2

分享

只是想是不行的,要抱著決心

6/22(二)
  端午節那週其實就回家了,我不敢講,自己也怕把疫情帶回去(但應該是沒有)。
  終於能回家,真的鬆了好大一口氣,煩惱迎刃而解的感覺。
  週間的時候偶爾上點課(多半都因為期末停課了)、週末和爸媽去爬山(走汐碇路的馬路)。下午會做晚餐給大家吃。剩下的時間旁聽我弟的課。
  國中生的課意外地蠻有挑戰性的,在那個年紀覺得困難的題目,到了大學並沒有看起來簡單一點。老師對待學生卻常常帶著酸溜溜的語氣、當面指出同學表現不佳,不把學生當作一個思想健全的人看。
  一樣不認真上課的同學,老師的應對態度卻天差地別。我爸說:「國中多少老師會救一點,把走偏的孩子拉回來;到大學就沒有人管了。」
  的確,多聽了幾天課,他們的班導雖然第一印象不好,看得出她是很努力地想改變班上學習不好的情況。就算學生常常回答不出問題,但,光線上上課能準時又無人缺席,對於大學已經是求之不得的表現了……難道真的是中原學生太糟了嗎?
  相較之下,大學老師的地位真是卑微,還要忽視台下遍地滑手機的行為、「求」同學交作業。究竟哪種方式比較好呢?(根據蘇友瑞的說法——現代化社會最終會邁向多元化、民主化,大學學生有自主選擇的權力也是必然的。)

室設概論期末作業

  蠻悲哀的,我覺得我在室設系什麼也沒學到,畫畫的技巧都是自己原本帶來的(那些在系上表現很優秀的學生,大部分都是繪畫底子很好的)。
  室內設計系,像在培養一個「設計師」、「作圖的人」,所以只是有興趣是不行的,「覺得室內設計很有趣,想知道會接觸到什麼事情?」「能不能學到一些背後看不見的美學概念?」「想知道怎麼做出設計感又符合人性的住宅?」只是想是不行的、只是有興趣是不行的,要抱著決心才可以。沒有來室設系,出去不想做室內設計師的;也沒有設計師是不聽著業主的話一意孤行的。每個人都像是魁儡,待在室設系就要聽老師的話、聽大家的話、聽前輩的話。
  偏偏這個產業又是早已被吃淨的大餅,你不想做,還有很多人候補著想做,不差你一個,甚至巴不得多走幾個。
  想學點東西,然而這裡只是幫你評分而已。

  算了,只是抱怨而已。

  最近的晚餐:

南蠻豆腐(可以再重口一點)、煎雞腿(醃紅椒粉、義大利香料,有外面賣的味道)、前幾天的紅豆湯、醃漬蘿蔔、荷包蛋、炒高麗菜、炒空心菜

荷包蛋、炒高麗菜、紅蘿蔔炒牛蒡、蒜蓉蒸蝦、剩一點的炒地瓜葉

海鮮蒜香義大利麵(蛤蜊、蝦子、透抽)

炒高麗菜、杏鮑菇豬肉炒蛋、炒木耳空心菜

煎雞蛋豆腐、炒空心菜、涼拌雞絲(木耳、小黃瓜、紅蘿蔔)

鮭魚蘿蔔味噌湯

雞肉咖哩(忘記加洋蔥)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懷念想去哪就能去哪的日子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