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龍馬天下(6)八極迷蹤

紹興酒 鮮魚 酒杯 東北 石門


正感嘆間,看到角落有一個塵封的書櫃,上頭貼著一張黃色標籤,寫著:「九淵密笈」錢天馭揮去書櫃上的蛛網及灰塵,拿起書櫃中的一本書來觀看,書中前半段寫的是各種謀略與行軍打仗的陣法,錢天馭一向對行軍打仗沒有興趣,翻到書的後半段,裏頭記載的是些易經八卦的武功心法,錢天馭覺得也很無趣,正要把書放下,但想到自己這一趟離家外遊,常常被惡人盜賊欺侮毆打,這次掉下懸涯還差點丟了性命,心想:「學武殺人是不對,但是學點武功防身,卻是應該!」
於是仔細讀著書中的武功法門,只見書中序篇寫著:「吾諸葛氏家傳武功,以外功入內功,乃至內外兼修,潛力通神,進境可謂快速;最可誇者,尚無走火入魔之弊。入門者當以「小回天功」開始習練,初時功力尚弱,外敵易恃強凌弱,欺上門來;此時當可修習「八極迷蹤步」防身,以防強敵。務必熟記八卦變化,腳踏易經方位,一舉一動,巧妙趨避;縱使身無絲毫內力,敵之刀劍皆可躲避,難以加害汝身。」
錢天馭按著九淵密笈,練了一上午的小回天功,但覺丹田隱隱有股熱氣發生,想去運行這股熱氣,卻瞬間消失無蹤,想是自己功力太弱太淺,無法運功的緣故。想起九淵密笈序篇說的,功力尚弱之時,要先學逃跑用的「八極迷蹤步」輕功,於是翻到書中記載處。
那八卦迷蹤步,以易經卦象來「走位」,錢天馭一介書生,平日熟讀四書五經,易經為四書五經之一,其中的卦象方位,他早已爛熟於胸,只是教書先生教他的卦象,是用來「占卜吉凶」,了解人生哲理;卻沒想到諸葛淵別闢蹊徑,竟然將易經的文理卦象,融入武學,並化為八極迷蹤步的輕功。
八極迷蹤步中的卦象方位,分為「六十四卦」方位,與六爻互相交錯,又可再變化為「三百八十四爻」方位,錢天馭看了幾遍,已懂了其中的卦象方位,當即腳步邁開,先踏明夷位,進復卦位,又迴轉大畜位,如此連踏了三十幾步,只覺得自己的身形翩韆,飄過來,搖過去,常常在料想不到方位,腳步發生變化。心中覺得這八極遊蹤步步法巧妙,心中暗暗讚嘆:「諸葛前輩這八極迷蹤步,變化多端,難以預料,使將出來,敵手頭昏眼花,必然摸不到我的影蹤。幾日前我被王剛和江十一等盜賊圍住,如果當時我會這八極迷蹤步,縱使賊人眾多,我也可用這巧妙步法,從容地逃走。」
轉念一想:「我昨日在小湖邊肚子餓,想捉些野兔和山獐來烤,卻怎麼也捉不到,如今我已學會八極迷蹤步,且讓我再去捕捉這些野兔和山獐,看看這輕功管不管用?」當即順著甬道來路,走出了石室,來到湖畔草地。只見幾隻野兔與山獐蹦來跳去,便施展起八極迷蹤步追趕。
錢天馭腳踏歸妹位,轉無妄位,才行不到十幾步,便覺得野兔與山獐的行動如斯緩慢,好似腳步故意放慢,等他來抓一般,於是不費吹灰之力,手掌左右伸出,抓下了兩隻野兔與一隻山獐。心中不由得竊喜,怎麼才學了一日武功,抓捕野獸就變得如此容易,對於諸葛淵密笈中所載武功,心中信服了起來。
但見兩隻野兔的眼睛咕嚕轉動,無辜地看著自己,錢天馭心想吃不了那麼多肉,便把兩隻野兔放生,然後將剩下的一隻山獐殺了,剝皮剖肚,生火炙烤起來。
獐肉烤熟之後,他掰起一隻獐腿咬食,吃得十分香甜。他邊吃邊說道:「前一日我還追不到這些野兔山獐,為何我使出八極迷蹤步之後,這些野兔山獐,便覺得牠們行動緩慢,容易捕捉呢?」
原來,這九淵密笈中的「八極迷蹤步」,深得八卦變化奧秘,腳步踏開,變化莫測,來去無蹤,錢天馭說使出八極迷蹤步之後,草地上的野兔和山獐,行動就變得緩慢;其實不是這些野獸行動變慢,只是他自己的腳步變快,讓他產生這種感覺而已。
過得幾日,錢天馭的小回天功雖然沒甚麼進展,但這逃命用的八極迷蹤步,已練得很熟。悠閒得待在山谷石室實在快樂,但想到風鈴仍然在五毒老祖手上,便急切得想離開。順著石室周圍察看,發現石室也是按照八卦方位所建,摸著摸著,便在東北方位的「外鬼方」,找到了出去的石門,用力轉下石門開關,只見石門轉動,一道刺眼陽光射入石室,走出石門之後,石門便自動關上。
錢天馭心想:「外面惡人太多,真是步步凶險,遠不如待在谷底小湖的悠閒快活,如果不是為了救人,我還想在裡頭待久一點呢!」
因為救人之事,錢天馭腳程極快,因為山野之地容易遇上強盜惡人,所以他盡量沿著有人聚集的村落小鎮行走,過了幾日,進入繁華熱鬧的南昌城中。
南昌城為南唐國南方重鎮,首府金陵城為北都,而南昌城則為第二的「南都」。只見護城河畔楊柳垂地,夕陽掩映;豪奢的亭臺樓閣,櫛比鱗次於道旁,來往行人有許多穿著絲綢的富人,人說五代亂世中,南唐國最為富庶,這南昌城為南唐國重鎮,果然是一派富貴氣象。
錢天馭找了一家酒樓,叫了一些上等的揚淮菜色和紹興酒,自斟自飲的喝了幾杯。正吃喝之間,忽然覺得有人在看著自己,轉頭一看,鄰桌一名高壯大漢,正打量著自己。這名大漢一張威武的國字臉,獅鼻闊口,眼神含光,清澈如水,一幅精明幹練的模樣。
錢天馭覺得此人舉止英武,表情神態之間,帶著一股凜然正氣,只覺得心中大有好感,於是舉杯相邀,說道:「這位壯士,如不嫌棄,請過來同桌共飲,如何?」
那大漢也不避諱,移過桌來,便理所當然地坐下。他吃了幾口醬肘子和鮮魚,便拿起酒壺整壺飲下,舉止之間極為豪邁。
錢天馭問道:「看壯士形容裝束,是北方人士,為何前來南唐國的南昌城呢?」
大漢嘿的一聲冷笑,說道:「司馬公子,你何必明知故問?」
錢天馭被大漢說得一頭霧水,問道:「壯士是不是有甚麼誤會?」
大漢站猛地站了起來,喝道:「司馬復,有甚麼高強本領盡管使出來,我岳之龍在此領教高招。」說著一筷子射向客棧的樑柱,篤的一聲,只見筷子已沒入柱子裡八分,只露出一小截筷子頭。此時客棧裡騷動,酒客紛紛奔逃下樓。
大漢露出一手筷子射柱的功夫,筷子材質脆弱,非是鋼鐵之物,要射入極為結實的樑柱之中,得有高強內功才行,這大漢的內功實在驚人,錢天馭聽他自稱岳之龍,並且叫自己司馬公子,分明找得不是自己,當下辯白道:「這位岳兄,在下姓錢,並非姓司馬,我剛學了十幾天武功,連入門都沒有,說高強本領是談不上的,您要找我較量,是不是找錯人了?」
岳之龍道:「原來你不是司馬復?我道這南昌城中,還有一個和司馬復一般,相貌俊雅,華貴雍容的人物,原來你是錢公子,得罪了。」
岳之龍把錢天馭錯認為司馬公子,他也不以為忤,仍舊笑著招呼岳之龍坐下。桌上酒菜尚未損壞,兩人舉起酒杯,繼續把酒攀談。
兩人談天之間,錢天馭把他和婢女小紅相戀,父親將小紅趕出家門,他離家出走,尋找戀人的事由說了;之後講到五毒老祖抓了風鈴,他和南唐士兵押送金銀贖金贖人,卻半途被盜賊打劫時,岳之龍突然啪的一聲,擊掌讚嘆道:「好漢子、好英雄,你為了救人,歷經艱險也不後悔,這般講義氣之人,我岳某只有一聲佩服!」
錢天馭捎捎頭,不好意思說道:「我武功低微,怎麼稱得上英雄二字!」
岳之龍豪邁笑道:「在我岳某眼中,只要熱心救人,急人之難,講義氣的仁德之人,就可稱為英雄,會不會武功,那倒是其次了。」
錢天馭聽岳之龍言語豪爽,開懷笑道:「岳兄見識與眾不同,這般開闊心胸,真是豪氣干雲啊!」
岳之龍覺得錢天馭聰明善良,大而化之,不拘小節,性格大合自己脾胃,兩人惺惺相惜,相識一笑,又豪飲了幾杯。
兩人暢飲,相談甚歡,忽見酒樓窗外,一枝炮仗沖上半空,於半空中爆出一個紅色的煙花;岳之龍瞧見後臉色一變,起身拱手道:「對不住,我的同伴有難,我得去幫手,失陪了。」
#紹興酒  #鮮魚  #酒杯  #東北  #石門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永遠對不出的下聯
  • 下一篇
  • 共同的財產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