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時家小鬼(13)


第十三章
陳錦聞手中的護身符散發著他自己看不到的淡淡黃光,酈桂移開視線,看了下小房間,問道:「你被關在這裡?還有床,他對俘虜的態度還不錯。」
「今天晚上就這間房間最安靜。」陳錦聞深深覺得自己像顆地裡的小白菜那樣可憐,沒人安慰還得自我解嘲,直到見著酈桂疑惑的表情,他才想起來要解釋。
「每天晚上這間房子都會上演不同鬼片,我已經看了二十幾部了,今天晚上是兩男大戰四女,然後被闖進來的大老婆砍死的劇本。昨天是群魔亂舞派對然後被革職的下屬帶機槍掃射,前天是兩男通姦被另一個男人分屍⋯⋯」
「我明明睡在床上,一起來就看到身邊多了幾具屍體,然後又被殺手追得滿屋子亂竄,感覺每天都在玩捉迷藏一樣。」
酈桂隱約察覺到甚麼,要陳錦聞繼續藏好後就打算離開小房間,陳錦聞卻像小媳婦一樣哭哭啼啼的跟在後頭。
陳錦聞表示自己好不容易看到個大活人,就算房外的殺人現場可怕,他還是想跟著活人走。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小房間,走廊上還可以聽見隔著牆壁的慘叫聲,又或者是音樂轟轟聲,還是呻吟的靡靡之音,每每聽到時,陳錦聞都忍不住抖了一下,看過去又見酈桂仍是泰然自若,他顫顫地開口:「小騙⋯⋯酈桂你沒聽到那些聲音嗎?你不害怕嗎?」
「聽到了。」酈桂突然轉身對著陳錦聞拔劍,嚇得陳錦聞站直身體,全身都在發抖地想要問酈桂怎麼突然想滅口時,就聽到後面傳來慘叫跟奔跑的聲音。
這種聲音他每晚都聽,熟悉到每個慘叫的頻率都可以幻化成逃生者的生命條,陳錦聞瞬間動作迅速的往牆邊一站,整個人被貼著牆壁,停止呼吸等著今晚逃生戲碼上演。
陳錦聞準備動作都做好後才發現酈桂還大剌剌站在走廊中間,他緊張的比手畫腳要酈桂快點躲開。
酈桂沒理會陳錦聞,冷靜地站在原地等著慘叫的被害者跑過來,穿過酈桂的身邊後頭也不回的逃跑。沒多久,拎著帶血的菜刀的兇手,一拐一擺的走過來,臉上帶著猙獰詭異的笑容。
「酈、酈桂我們、我們快逃⋯⋯兇、兇手沒、沒找到他殺、殺的那個人⋯⋯就會、會來砍、砍我們⋯⋯」陳錦聞撐著發抖的膝蓋努力想站起來逃走。
酈桂卻舉起長劍,看起來就像往前輕輕一劃,卻穩穩地捅入兇手的胸口,兇手詭笑的臉瞬間扭曲。
鬼氣護身的他竟然會被這柄看起來沒有任何靈光的長劍刺傷。
自他有意識以來,在這間陰宅裡是無所不能,每個來捉鬼的大師道士都被他反擒,他吞了那些個大師的靈體後,越發強壯,甚至還能影響到屋子外的人,可現在⋯⋯他竟然被一個嘴上無毛的小道師給刺傷。
本來看起來還挺像個人類的兇手,鬼氣順著長劍漸漸散逸,蒼白的臉變回不像人類的鐵青臉色,整張臉看似正常卻少了下顎骨,青紫色肥腫的舌頭在嘴邊滑動,看上去只有毛骨悚來的感覺。
陳錦聞老實的吐了出來,鬼體顯現時伴隨的還有濃厚到令人窒息的腐爛味。嘔吐聲不只聽到的人覺得不舒服,看到的時候也不爽快,所以酈桂伸手在陳錦聞的護身符上點了一下。
陳錦聞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他能感覺有種說不出來的溫暖從他戴著的護身符上頭壟罩全身,連剛才刺鼻噁心的腐臭味也散去不少。
酈桂見陳錦聞回復體力後,示意他跟著上來。
兩人在長廊上走了近一個鐘頭,早就察覺不對的陳錦聞戰戰兢兢的開口:「鬼、鬼打牆嗎?這屋子哪有那麼大,我們是不是走不出去了?」
「⋯⋯不至於。」酈桂突然停下腳步,像是發現了什麼,轉向陳錦聞綻開笑容,「所以我們可以早點把事情解決?我喜歡的對象等會兒要過來,我想整理整理一下,和他約會。」
陳錦聞先是被酈桂的話驚的愣了下,見酈桂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手中的長劍唰地劃出一道銀光,陳錦聞突然有股不好的預感。
「什、什麼⋯⋯你、你不會懷、懷疑我?我沒、沒被附身⋯⋯應該沒有⋯⋯是吧?」陳錦聞結結巴巴的想反駁,最後連自己也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早就像保羅一樣被附身,畢竟睡不好作惡夢那麼久,說不定真出了問題。
回答陳錦聞的是一道劍光,陳錦聞下意識閉眼等待死亡的瞬間。
淒厲的慘叫在耳邊響起,陳錦聞還配合的張口發出自以為的無聲慘叫,直到叫聲停止,他才回過神,睜眼看向面無表情的酈桂,問道:「我、我沒死?」
「起初我也以為是你,可惜不是⋯⋯」後面那句話藏著淺淺的嘆息。
酈桂抽回長劍,鐵器特有的冰涼輕輕在陳錦聞皮膚上劃過,讓他忍不住抖了一下,不過看到長劍上插著的東西時,他往後踉蹌退了好幾步,「那不是大師給的護身符?」
「哪個大師?」酈桂輕飄飄地看了陳錦聞一眼後,視線又移回劍上的紅色錦囊。
護身符被醒目的紅色錦囊包著,在國內大喜吉祥都習慣這個顏色,偏偏紅色除了吉祥喜事外,偶爾還有其他涵義。
屋內的作祟被酈桂捉住後,看不到盡頭的走廊瞬間回復正常,驚恐的陳錦聞剛準備詢問酈桂就被猛然打開的房門撞飛。
好不容易打開門的許袖喘著大氣,整張臉脹紅,原本帶著惱怒的眼神在確認走廊上只有酈桂兩人後,才稍稍掩飾了下,但還是按不下心中那股怒氣,低聲斥道:「這些鬼魅簡直無恥。」
「同感。」回應許袖的是打開對門的伍玄,他雖不像許袖那般氣惱,看上去卻疲憊許多。
「兩位大師,你們沒事真是太好了。」臉直接著地的陳錦聞還來不及生氣,看到許袖跟伍玄後反倒驚喜。
伍玄搖頭,「只是些鬼魅的戲法,沒想到竟能困住我們,還好陳少爺你福氣大,人沒事。」
「無恥下流至極。」許袖像是想到剛剛看到的畫面,低聲斥了句後才觀察周遭,疑惑地問道,「怎不見大荒學園的兩位同學?」
「我們在這裡。」
南宮兩兄弟神清氣爽地從房裡走出來,邊走邊把零食塞回帆布包,好像剛才不是被關在房裡,而是看了場電影那樣。
對此,不會說謊的許袖藏不住表情,皺眉看著南宮兩兄弟想說什麼,卻想到這兩人不是自己的師弟,話到唇邊又嚥了回去。
伍玄長年在富商二代間經營,對南宮兄弟怠忽職守的行為很自然的視而不見,反正付錢的少爺沒事,那萬事大吉。
伍玄走到酈桂身邊,視線沒離開長劍上的護身符,許久才長吁一聲:「原來還算的上是靈物,偏偏被人拿來利用,還沾上污穢,可惜、真是可惜⋯⋯酈小兄弟不知你⋯⋯」
南宮兄弟一左一右上前掛在酈桂肩上,笑吟吟地打斷伍玄的話,「師弟果然厲害,就讓你可憐辛勤的師兄們幫你把東西帶回去?」
「沒錯,師父說過這事辦完就讓你放個假。」
比起初次見面的伍玄,酈桂自然更信任自家打混摸魚、不靠譜的師兄。他當作沒看到伍玄渴望的眼神,乾脆把東西放在南宮兄弟手上。
把劍柄的帆布取下一抖,帆布瞬間變回包住長劍,酈桂把包背好,像個普通的年輕人,拿起手機滑開,然後露出燦爛的笑容。
他客氣地和所有人道別後,抓著手機腳步輕快地所有人面前離開。
被留下來的眾人突然有種難以言說的感覺,只有剛才聽到酈桂表明是要去約會的陳錦聞知道這是什麼感覺。
單身狗被閃光爆擊的感覺。
#BL  #耽美  #小說 
分類:藝文

歡迎入腐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