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同志回憶-台中公園2


「我要去那邊坐著 我有事情要跟你說」這名男子找了一個理由把我帶走。
「不好意思,我朋友有事情跟我說,我先過去喔」我終於找到一個理由可以離開斯文了....

「你怎麼知道我想擺脫那個人」覺得被解救後的我興奮地問他
「我看你一臉尷尬就知道你應該是第一次來」這個單眼皮男子冷笑外,不時放出阿姨的笑容,一臉寫著「哪裡來的鄉下姑娘來這玩」的表情
這個梳著小油頭,穿著白色襯衫卡其褲的男子,我就簡稱他為P,因為他當時在P牌的名牌櫃上班,但他手上都是拿著LV epi系列的零錢包,我還記得那時皮色的零錢包,被他用的色澤非常漂亮。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是在LV工作,是因為回來中部才到P牌。
P是我踏進圈內第一個朋友,他身高大概175,皮膚算還不是太差,單眼皮看起來有點歷練的臉孔,牙齒不是很好的關係所以他都是憋嘴笑比較多,他都會坐在神社區的階梯上抽著金色的萬寶路,煙盒就和那個Epi的零錢包不斷的在手中翻轉把玩。
在陰暗的公園裡,要有勇氣坐在有光線的地方的人,一定要有些自信,因為都會有人直接用打量的眼神看著你,從上掃描到下,而P坐的位置就是剛好那個區塊中唯一有光線的地方。
也難怪P敢坐在那個地方,畢竟在名牌工作,身材跟長相都是有被挑過的,才可以這麼有自信地坐在那邊。
如果問我,在圈內這十幾年來,最想念的人是誰,應該是P了吧。
因為是他,讓那個十幾歲什麼都不懂的我知道怎麼保護自己,雖然他都會嘴巴很賤的嘴我幾句,但到目前為止也是感謝他當年告訴我的圈內生態。
從那天開始,我運動完後就會背著運動的包包,而他就下班後回家洗個澡,我們兩個就會坐在公園買個啤酒坐在公園的階梯上聊天。
當年,公園裡有分兩個派系,一個派系是一個胖妹(男)帶著兩個很瘦的妹子,三個人都拿著女用肩背小包包,邊走邊唱歌,像是蔡依林 張惠妹他們都會邊走邊唱,在那個安靜的公園中,三姊妹走來時還會搭上有點手足舞蹈的樣貌,只能說 「很吵」。
而另外一派,是由一個很高的高妹領軍,他們一樣都會拿著女用肩背小包包,穿著流蘇的牛仔褲,邊走邊甩弄褲子的流蘇,這派的人比較多,大概有五六個人,都像是台妹一樣講著流利的台語,隨時都會罵三字經。
還記得那一年中秋節,我和P坐在神社前的橋上,橋上有一顆顆的石頭凳子,腳邊放了一些空的啤酒罐。
這時候兩派人馬在橋上相遇了(我們就在中間)胖妹對上高妹的戰爭就此開始
「我這個觀音媽今天出來還遇到你」高妹聲先制人的用蓮花指指著胖妹
「你觀音媽,我媽祖婆出來 你還敢出來亂」胖妹用他超大共鳴箱的聲音吼出來
然後兩班人馬就開始尬歌 (我和P兩個笑到一個不行)然後我不小心踢倒了一罐在地上的空瓶
「哎唷~是要引起我們注意力嗎」高妹往我這邊看,我整個嚇壞了,畢竟我的道行還不行。
一陣喧鬧後,兩班人馬結束了在橋上的大亂鬥,我和P也各自離去。
或許外界有些人對P的評價不好(我記得當時好像有聽到)但在我眼中,P是一個很正直的人,至少在我當年還秀色可餐時(?)他沒有把我拐上床外,還告訴了我很多事情。
最重要的是他是唯一一個認識時,用本名當朋友的人,他沒有華麗的藝名,也沒有絢麗的流蘇打歌服,就是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那邊抽煙。
說真的在那個陰暗的公園大家像是無主孤魂般的走來走去要找什麼,我也不知道,或許在那個時空背景下,只能用這種方式認識人吧。
我和P的因緣就在離開中部後沒有了,直到有一天他的家人打電話給我,問我知不知道他的下落,我才意識到,P可能已經離開了我。
#同志  #回憶  #交友軟體  #台中 
分類:日記

同志生活|回憶|生活分享|昭和臭男子

評論
上一篇
  • 同志回憶-台中公園
  • 下一篇
  • 同志回憶-台中公園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