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勇者的夢土》第四章:眾人聚集之境,高低立見之三

「站起來!」忍導師怒喊。
意識有些恍惚地汪蘋以為她聽到教練的怒斥,習慣性地從地上掙扎爬起,每次她不小心從鞍馬或高低槓摔下時,教練也都會這樣叫她站起來。
現在的她能做也唯一做得到的,只有「站起來」。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原創小說

汪蘋搖搖晃晃地撐著草地試圖站立,但發軟的膝蓋根本使不出力氣,然後,便眼睜睜的看著腫脹之女下半身的觸鬚朝她疾奔而至,吞沒全人。
黑暗阻斷了一切感知。
醒來後,汪蘋心想:原來真的不會痛。
但是有種記憶突然中斷的暈眩感,好像忽然有人朝腦後打下去似的瞬間斷片。
在青草地上坐起身的她,看著自己完好的手和身體,剛剛還在努力記憶手被咬斷的大腦,無法理解為什麼兩隻手現在都好好的,意識和現實出現無法拼上的亂裂歪斜,汪蘋的身體漸漸抖得像篩子,肚腹一陣翻攪,低頭乾嘔,但沒有吐出任何東西,因為她在夢土。
「蘋蘋姊姊,妳還好嗎?」在隔壁魔法籠中的輕飄飄關心著問。
一臉慘白地的汪蘋望向輕飄飄,對方魔法籠內沒有腫脹之女,她聲音乾澀的說道:「你……」
「我贏啦!哈哈,腫脹之女算什麼,被我附身後還不是得乖乖聽話。我可是輕飄飄啊輕飄飄!」小男孩幽靈歡欣不已的拋著手中的核心,杏仁狀的小小晶核剔透閃亮,毫無腫脹之女的猥褻感。
這時才緩過氣,明白自己剛剛死過一次的汪蘋,苦笑的抹去眼淚,望向仍困在同一個魔法籠子內的腫脹之女,覺得自己從沒這麼丟臉過,連個小男孩幽靈都贏不了,超慘的。
「蘋蘋姊姊加油,妳可以的!」輕飄飄小手握拳的對她揮了揮。
汪蘋含淚搖頭。「我好怕……」雖然不會痛,但是近距離看到自己的身體被啃食,被撕裂,被吞沒的恐懼,並非不會痛就能勇往直前再次嘗試的。
「汪蘋,不要放棄,我們隊伍不能再少任何一個人了。」在汪蘋另一邊的魔法籠中的烏木,滿頭大汗的鼓勵著她。
汪蘋看向被烏木用盾牌砸成泥的腫脹之女,再望向在烏木旁的晨星的魔法籠,對方正老神在在地躺在地上翹腳假寐,腫脹之女早就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她覺得自己真是弱爆了。
我,真的能成為勇者嗎?
夢土選錯人了吧?
「汪蘋,站起來。」忍導師在籠外說:「第一波攻擊要開始了。」
腦中閃過第一次被攻擊時那抹肉色的殘影,汪蘋打了個冷顫,死撐著面子站起身。
果不其然,下一秒,長滿尖牙的觸手再度襲來,這次僅來得及偏過頭的汪蘋,又被擊中,她的意識清楚,所以能徹底地感覺到自己不僅被打到,還因為觸手的力道過大而出現暈眩的感覺,所以第一次被攻擊時才會爬不起來。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她恍悟。「看來連碰都不能被碰到,怕不怕痛根本無所謂……」
汪蘋的低喃被觸手給吞吃了。
第二次的黑暗降臨。
她又死了。
第三次,汪蘋重生沒多久就爬起來,但她沒有採取站姿,而是貓著腰,兩眼緊盯腫脹之女的觸手,但很可惜,對方的攻擊實在太快,眼睛捕捉到時就已經打到她,所以汪蘋這次只有來得及側過身子而已,手還是被咬斷,整個人也被擊飛,撞到魔法籠才停下。
第三次的黑暗降臨。
她死了三次。
或許是愛面子,又或許是不甘心,更多的是不願去想死亡這件事情,否則,汪蘋怕自己會忍不住想逃避,而現在她的最痛恨的就是逃避,因為她不想再讓誰失望了。
現實已經難以挽回,難道夢裡也要嗎?
不,不要,我還不想放棄。
至少不是現在。
一直咬牙死忍著沒有喊說放棄,汪蘋不斷地死去復生又繼續和腫脹之女對打,直到第十次,才在看不過去的忍導師的介入下暫停個人練習。
之後的組隊練習情況也差不多,雖然汪蘋所在這隊幾乎都各打各,一下子就殲滅所有遺民,但當腫脹之女的數量增多,或是開始使出組合技時,他們便開始互相干擾,誰也顧不上保護汪蘋,第一個死的總是她,整個小組的配合度之糟糕,前所未見。
最後汪蘋只能待在魔法籠的角落,抱著膝蓋,束手無策的看著其他三名隊員大展身手。
等不及課程結束的忍導師,和慈導師提了聲,直接領她前去圖書館找瑪蘇米領主。
「她是歷屆以來最弱的勇者,連腫脹之女第一波攻擊都撐不了。」忍導師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足足死了十次。」
覺得自己的臉頰變得火辣辣的汪蘋,非常慚愧地低下頭。
正在端詳巨型沙漏的瑪蘇米,收回注視星砂的視線,轉為看向汪蘋。
「妳要放棄嗎?」她問。「放棄當勇者。」
汪蘋猛然抬頭,杏眼大張。
「不行,這一屆只有她一個從地球被招喚來的勇者,她若放棄,在地球的遺民誰能消滅?」忍導師激動的反對,毫無平時的冷淡自持。
瑪蘇米對忍導師一個揚手,他一凜,動作僵硬的退後數步。
「汪蘋,我問的是妳,妳還願意當勇者嗎?」
「我……」方才忍導師的話提醒了汪蘋,害怕得很想放棄的自己,和不甘心想重拾自信的自己,但一直死掉真的好可怕,攻擊別人也好可怕,儘管只是夢,但生於和平的她根本無法出手傷害生命──無論是怎樣的生命。
各種複雜的想法和情緒在心中左右擺盪。
最後,汪蘋只能回答。「我不知道。」
瑪蘇米揚起唇角。「妳不知道還有誰能知道呢?這話很狡猾啊!但罷了,看樣子妳們所在的銀河系真的很和平。」
汪蘋的臉更紅了。
「妳曾想過未來嗎?」
此話一出,汪蘋的腦中便浮現教練的臉,說她今年已經高三了,有沒有感興趣的體育學校。
那時雖然回答會找時間查看看,但是……汪蘋腹誹:其實她根本沒看。
因為那陣子的自己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努力練習,提升成績,好贏得比賽資格。
其餘的念頭通通都被抹煞,否則那些不安和消極的想法,將會讓那股一直以來支撐著自己努力練習的毅力被中和掉,這是汪蘋絕對無法接受的。
可是,她還是敗給學妹了。
「……不甘心。」汪蘋覺得自己真的是超沒用的,到這種地步了還是不想認輸,可是,她就是這樣的人啊!「我不甘心!我在現實已經被教練放棄了,難道在夢裡都要被放棄嗎?可是,一直被打被殺真的好恐怖、好可怕。」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原創小說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宛若琥珀糖般剔透的透石膏》
  • 下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四章:眾人聚集之境,高低立見之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