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鯨魚


23歲在東區咖啡廳打工,侯孝賢導演是店裡的客人,偶爾會出現,雖然是真人,卻很不真實,那是一種見到電視裡的人出現在現實生活才會有的感受。我努力不讓自己像個難掩欣喜的土包子,有點可笑,因為我連影迷都稱不上。
好像有攀談過吧,跟他請教編劇的事,不知道為什麼那年紀很想拍電影,把一切都想很簡單,有時候開始並不難,難的是持續,還有後頭的路遙與馬力。
「海水退了就知道誰沒穿褲子」這句話,一開始聽到覺得很逗,輕鬆的表皮底下有濃濃的殘酷,誰敢保證大浪底下的那條褲子,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人生不停地去水高過腰的地方,長年浸泡,漂浮感讓人忘了低頭檢查褲子到底在不在,如果海水退了,沒穿褲子,該待在原地嗎?還是走回岸上好好反省再躍入海裡,一遍又一遍,直到海水帶不走屁股上那件驕傲的短褲,不再拖著失落返回沙灘,撿起被浪打散的所剩不多的自信心。
鹹味在我臉上身上來回輕撞,像在對我說:你要停在這裡,還是眼淚擦擦繼續走下去?人生是可以簡單的,只要你明白一些道理,只要你不再苛求自己,你也可以,站在水裡,躺在海底,變回那頭鯨魚。



分類:日記

一邊實驗/一邊問答/一邊存在

評論
上一篇
  • 後人生
  • 下一篇
  • 最壞的時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