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楊先生

這次是第二次夢見你的名字;
沒有人,就只有名字。
明明就存在手機的通訊錄裡,卻一直找不到,直到醒來之前都找不到。

心裡很不安。
也很奢侈地希望能在你身邊睡著、能在你身邊起床,這樣就不用去夢裡找你了。

醒來以後想你與星星。
出生地在台南市,短暫住過名為佳里的家,外婆家則在同是台南縣的後壁鄉,是一個非常鄉下的地方。
可能因為小時候沒有光害,後壁的每個晚上都可以看見星星,不是零散的兩三顆,經常是一整片的,點點星火一般的星星,密集且緊靠彼此,如果用手去測量,一顆星星與另一顆星星的距離,不會超過一截的手指。
想念會否即是如此?無論在外人眼中多麼親近的兩個人,都如同星星一般,像是非洲大陸上的三隻蜜蜂,遼遠而寂寞,各自反射星系之光,努力地公轉與自轉,然而,靠近不了,用盡全力反射星系的光,仍是徒勞。
兩顆星如果太靠近,轉動的力量會使他們之間形成巨型的風暴,最後引力拉扯,較弱的那顆星球就會先碎裂,另一顆星球如果沒有崩毀,也必然重傷,逐漸失去轉動的力量,變成死亡的星土,星系壓力波動會讓它瞬間化成塵埃,墜散在無盡黑暗中。
這些日子愈來愈相信這樣的距離,想念就是用盡全力,依然無法靠近的靠近,若是靠近了,必然會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自傷或者傷人。
但,想念就是一種光,我們除了反射外,無法再做任何其他的假設。
我想念你,如光如星,無窮無盡。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