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

分享

淺聊敘述性詭計

推理小說 懸疑驚悚 小說心得 書評 書籍

綾辻行人在《文豪野犬》中的漫畫形象

當我們習慣了日常看待事物的角度時,往往會錯置一些刻板印象、忘了更換視角,就像看見「泉鏡花」會以為是女作家的筆名,或是對於一場戲劇演出,會反射性認為「旁白」就是劇外的無關角色一般。但敘述性詭計就是巧妙運用了這一點,藉由「文字」、「讀者視角」、「習以為常的世界觀」埋藏盲點,讓讀者難推斷不出結局的真相,詐欺了書迷們對劇情描述的「信賴」,而使作品的創作有了更多發展的可能。以下就藉幾部小說、動畫來分享一下敘述性詭計的有趣。

爆雷慎入!!!

《殺人十角館》
最先將此手法活用並遠播的作家便是綾辻行人,此作也是敘述性詭計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故事講述一群推理研究社的大學生來到孤島上的別墅活動,島上卻發生一連串殺人事件,劇情推演的過程中,故事也會穿插到沒跟去參加活動的人,留在國內慢慢了解「十角館」黑暗歷史的故事。除了要了解謀殺的犯案手法、島上的各種謎團外,揭開謎底的關鍵是要知道留在國內的「角色A」,其實與島上參加活動的「角色B」是同一人。作者巧妙利用了角色之間以「暱稱稱呼」的盲點,讓讀者難以意識到國內、孤島上的角色有重疊的可能。因為單從文字,你無法「看見」、「聽見」角色的樣貌與聲音,而成為了一個陷阱,這就是典型的敘述性詭計。
《Another》
有看動漫的人應該都對一位戴著眼罩的短髮少女印象深刻,這部故事主角所念的班級受到詛咒,此班每屆都會有一位「過去就讀該班的已故學長姐」混入班中,沒有人知道多的人是誰,因為受到詛咒影響一切記憶與紀錄都會受到竄改,但不找出「死者」,班上同學與導師及其相關親人會慘遭詛咒所產生的獵奇意外而死亡。主角與其同校畢業的阿姨討論非常多校園的詛咒事件,期望與班上導師、學生共同找出真正的「死者」,但沒想到真正多出來的人其實就是與主角同居,卻也在其班上擔任代理導師的阿姨。此作是透過「詛咒的規則」微妙的詮釋,再加上讀者視角的受限,隱藏了阿姨是「死者」的可能。

《愚者的片尾》
米澤穗信《冰菓》系列作的第二集,主角遇到電影社的委託,希望幫忙完成因導演退出拍攝,而不知道結局該怎麼拍的懸疑電影。主角透過已拍攝好的毛片鏡頭,推理出全片並非以「第三人稱」進行拍攝,而是「攝影師」本人亦為一個角色的「第一人稱」電影,進而推演出完整的劇本。雖然小說中這還不是真正但謎底,但這也是我第一次在書中讀到「敘述性詭計」的介紹。

《彼方的阿斯特拉》
科幻懸疑融合搞笑日常的神作動畫,劇情講述一個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後,人類為求和平消除國家、民族的界線,統一由世界政府管理後,科技發展神速的未來。講述主角群搭乘太空梭,到宇宙中少數成為國際自然公園的星球露營,卻遇上蟲洞拋飛到遙遠星球的生存故事。在返回家鄉的途中,主角群撿到另一名在偏遠星球倖存的太空人,透過兩邊的交流,才發現主角群的家鄉是一顆名為「阿斯特拉」的藍色星球,而「地球」早已被隕石所毀滅。這段很難用簡短的介紹說清,但動畫裡可以了解道世界政府如何透過虛構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更改過的年份」來讓生存於新世界的人類一直以為自己所居住的阿斯特拉就是人類最原始生存的星球,只為了人類之間的和平。

其實每部作品的劇情都還有很多可看的精彩點,但因為敘述性詭計的善用,擴張了「我還真想不到」的意外性,每次遇到這種手法都可以說是毛骨悚然、起雞皮疙瘩的不得了。雖然可能很難理解,但還是想跟大家分享這份專屬小說、動畫才難得能夠體驗到驚喜~。

想要親自體驗的話,當然還是推薦大家自己去把這些作品翻出來啦。
#推理小說  #懸疑驚悚  #小說心得  #書評  #書籍 
分類:藝文

生命或許就像攝影,是刻意的構圖與自然不經意的總合。日常或許就像小說,每一個當下都有許多的故事可說。

評論
上一篇
  • 生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