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勇者的夢土》第四章:眾人聚集之境,高低立見之四

瑪蘇米和忍導師默不作聲,汪蘋知道,她得在這裡好好說清楚自己的想法,否則這場夢就真的只是夢了。若是如此,誰來消滅那些出現在校園中的觸手?她的弟弟和同學們是不是也會被傷害?
她不想看到任何人受傷。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原創小說

她希望大家永遠都不知道夢土和遺民的事情,永遠都活得那麼和平安康。
微微上挑的眉眼痛苦的閉了起來,等再張開時,汪蘋坦白的說:「我承認,我沒打過怪也沒殺過任何除了小強之外的東西,但我也不是沒有吃過苦。」
「每次從單槓和高低槓摔下來,都得不斷自我訓話才能上槓挑戰,重新練習直身或半身旋轉的恐懼,你們以為很容易嗎?還有,每次壓腿都超痛的,每次我都想著不行了,這次真的拉不開了,但教練和前輩還是會毫不留情地直接從背上坐下去,每次都痛到哭,可我還是咬牙忍過去了。」
「放學後同學找我去逛街,我都得拒絕,因為我要練習,我不知道聽過多少次「不要找汪蘋啦!她和我們玩不在一塊。」,其實我也很想去的,可是,沒辦法,和這些比起來,我更喜歡體操,喜歡的不得了。」
汪蘋用力抹去淚花,挺起胸膛對瑪蘇米和忍導師說:「不要瞧不起我苦練出來的體操!當勇者有什麼了不起,我可是十多年來,都把自己逼到極限,贏得出賽資格的競技體操選手!只不過是死十幾次而已,我從地板上不知爬起來幾千次、幾萬次過了!妳們能把腳放到頭旁邊嗎?能嗎?」
瑪蘇米和忍導師互視一眼,瑪蘇米點點頭。
忍導師說:「演練一下體操。」
重新振作的汪蘋,深吸口氣,開始暖身,然後照著平日練習的順序一一展示,甚至連小時候學的韻律體操也盡可能的跳出來,過了好一會兒才演練完畢。
白皙的手指點著臉頰,瑪蘇米思考了片刻,她要汪蘋說出她拿手的事物有哪些,地球現有的武器又有哪些。
所謂巧婦難無米之炊,至少得先讓汪蘋學會怎麼保護自己,才能反擊,畢竟單方面的虐殺只會過度打擊基礎為零的汪蘋。
更何況,若太過習慣在夢土中死亡,對日後去到別的星球出任務沒有任何益處,反倒容易因著習慣假死,而在現實中輕忽大意。
但是當瑪蘇米明白什麼是線上遊戲,什麼又是臉書和煮泡麵後,美麗的臉龐也撐不住笑了,尤其後面汪蘋提出的什麼核子彈、生化武器等她不僅不會,平日也接觸不到,無從練習起也無法在夢土製造出來後,秀氣的眉頭也為之緊皺,陷入沉思。
「這下難辦了。」瑪蘇米的話將滿懷期待的忍導師和汪蘋打入深淵。
「不過……」
兩人同時揚起頭,滿臉期待。
「我有好辦法。」瑪蘇米笑咪咪地豎起手指,抵著柔軟的豐唇。「不可以說出去唷!」
玉白的手一個翻腕,一柄細長的金屬棒狀物出現在掌心。
忍導師掩蓋在斗笠寬帽後的雙目爆出精光,欲言又止半晌才決定什麼都不說。
汪蘋仔細端詳棒子,長約兩長,寬約一公分,古銀色澤,沒有鑲嵌寶石也沒有雕刻花紋,表面略有鍛造時造成的鋸齒狀紋路,除此之外實在看不出有哪裡特殊。
瑪蘇米解釋道:「此棒子的名稱為了保密,就先不告訴妳,就叫它棒子吧。雖然已不復遠古的威力,仍有些許能力,但能不能開發這些功用,又或者在妳的手中只能當一根普通的棒子,端看汪蘋妳如何練習使用。我只能給妳一個提示,妳的前輩大禹就是用它擊退遺民,現在借給妳使用,也不算作弊,不是嗎?」
汪蘋接過棒子,溫熱如活物般的觸感令她大吃一驚,。
「妳的身子太差,沒什麼抗打能力,幸好閃避的能力不錯。棒子使用得宜再配合體操技巧的話,應該可以做個遠距離攻擊手。不過,這都得看妳和棒子的契合度如何,多多和它培養感情,不僅在夢土,醒來後嘗試在現實世界把它叫出來。」
「怎麼培養?叫得出來嗎?」
瑪蘇米露出一抹神秘又調皮地微笑。
「試試看吧,先從取名字開始,人與人互相認識總是從名字開始,不是嗎?」
仍摸不著頭緒的汪蘋,長久受教練培訓所養成的聽話習慣,令她沒有繼續追問,就這樣點點頭,打算等嘗試過,有什麼疑問或想法再提出。
告別瑪蘇米,離開圖書館,忍導師在走回大草地的路上,詢問出現在校園裡的白色觸手的後續情形。
汪蘋立刻告知,並詢問是否有避免白色觸手附身的方法。
忍導師提出當年他與陰陽師合作時看到的作法,汪蘋非常認真地一一記下,並動腦筋該如何以現代的手法包裝,就這樣陷入思索中,彷彿已經忘記方才在眾勇者的面前死得很慘的挫折,注意到這點的忍導師,在帽簷下露出稍感放心的笑容。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原創小說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四章:眾人聚集之境,高低立見之三
  • 下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五章:猶豫招喚之心,終將醒悟之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