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夢到的故事-4

小如下意識想要拔腿逃回自己房間,但雙腳像是生了根似的完全動彈不得,腦中閃過無數想要對即將走上來的男女說的話語,但無奈只有破碎不成形的字句,就這樣發愣的看著樓梯,看著上樓的一對男女。
三個人一對到眼,小如就下意識地直接轉身上樓,走在前面的小傑衝上前去一把抓住小如的手腕。
"你放手"小如從齒縫間說出。
"等等,你聽我說......"小傑焦急地說。
"都把人帶回來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小如背對的小傑,眼眶泛紅,忍住不讓眼淚流出來。
"林林,你先到我房間,小如,到你的房間說"小傑說的同時,小如轉頭望向林林,發現林林居然微笑的看著她,笑的小如心裡發寒。
小如跟小傑一進房間,小傑坐在床沿,小如刻意坐在離他很遠的角落地上,雙手環抱弓起的雙腿,試圖武裝自己,可惜一雙紅腫的眼睛出賣了她。兩人沈默許久,尷尬的氣氛瀰漫在空氣中。
"說吧!你想說什麼"小如先打破沉默。
"小如,對不起"
"現在說對不起會不會太遲了,你跟她早就互有好感了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我就欺騙自己繼續相信你還是喜歡我的,結果......但我很不甘心,到底我做了什麼讓你要這樣對我,我們才分手一個星期!!才一個星期你們就忍不住了,尤小傑我恨你!!"小如越說越大聲,甚至用吼的,想把一年多來內心的苦悶隨著眼淚全部宣洩出來。
"小如,對不起,我曾經真的喜歡過你,只是我覺得我們不適合......."小傑語帶哽咽的說出這些,但就沒有其他的解釋,小如了然於心。
".......是啊,我也覺得,跟你在一起後,我越來越不像我自己,我變得越來越黏你、變得事事都想到你,以你為主、任何時候都想看見你、任何事情都想跟你分享,誰知道反而變得患得患失、疑神疑鬼,其實我也累了"嘶吼過一陣,小如情緒稍稍穩定了,揪著一顆心說。
"那你可以不要怪林林嗎?她是無辜的。"小傑似乎放下了一顆心,急切地問道。
"我怪不怪她對你來說重要嗎,你們管好你們自己就好"聽到那兩個字從小傑口中說出,而且還在幫她求情,小如剛熄滅的火苗又瞬間冒了出來,冷聲說道。
然後又是一陣沈默,見小傑不再說話,小如扯扯嘴角苦笑。
"說完了嗎?說完了那你可以走了,我要出門了"強裝鎮定地起身,抓起包包及鑰匙,小如下了逐客令。
"你要去哪?"小傑有點慌地問道。
"你好像關心錯人了,尤小傑"
"我說過要照顧你的....."
"那是今天之前的事了,現在你有女朋友,過度關心我這個前女友好像不太妥當吧,慢走不送"
小傑離開後,小如立刻出門,踏上機車,油門一催,向黑暗的夜色中騎去。
農村的七八點,就像夜深般沒有人煙,小如騎在無人黑暗馬路上,終於忍不住的放聲大哭,哭得撕心裂肺,眼淚鼻涕齊飛,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原來分手也可以這麼的痛,小如邊哭邊喊,王八蛋尤小傑、我恨你.....好恨你.......
從隔天起,小如就沒有跟小傑一起上下學,也沒有跟原本同團的朋友一起行動,而是跟小涵一起出入,起先大家都用錯愕的眼光看這一切,直到八卦蔓延至全班、甚至是全系上的人,大家開始議論紛紛,大多數人其實比較不諒解小傑跟林林,畢竟林林搬弄是非及始亂終棄的傳言隨著大家的嘴巴傳出,都對小如抱著同情的心,私底下譴責林林,最終林林受不了就先辦理休學準備轉校考試,而小堯也因為想離開這個傷心地而也再辦理轉校考試手續,兩人前後不到兩個月就離開了。
林林走後幾天,某日半夜,小如半躺在床上趁睡意襲來前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電視,突然門外響起敲門聲。
"誰啊....這麼晚不睡是要約吃宵夜喔...."小如邊murmur邊起身開門。
門一開,小傑站在門口,手裡拿著一支清酒。
"有事嗎"小如愣了一下,隨即冷冷地問。
"我買了一支新酒,想說找人一起喝,所以就看你睡了嗎,要不要一起喝喝看?"小傑臉色潮紅,吐出的話有些許酒氣。
王八蛋,是當之前的事情都沒發生過嗎?怎麼好意思來找我。小如心裡犯啼咕。
"我要睡了,你去找其他人喝吧"語畢,正要把門帶上。
"不要拒絕我好嗎?"小傑把門擋住,直接進門。
"喂!!你不要太過份了"看著小傑的不請自入,小如憤怒地低吼。
小傑熟門熟路的拿起兩只酒杯,一屁股坐在和式桌前,自顧自地開起酒來,還不忘對小如招招手。
"來吧!一起喝"小傑對小如漾起好久不見的溫柔微笑,讓小如心裡一緊,小鹿亂撞。
唉!算了,管他的,反正剛好我也睡不著,這好可以藉由酒精的幫忙。小如邊想邊乖乖的坐在他對面,拿起酒杯,跟小傑乾了一杯。
"妳最近,好嗎?"放下酒杯,小傑用低沈又有磁性的聲音問。
 "你是明知故問嗎?發生那件事情,你覺得我會好嗎?"小如故作輕鬆地說道,還直接對小傑翻了個大白眼。
小傑噗嗤笑出聲音,讓小如更火。
"這樣你還笑得出來,心肝是被狗吃了嗎?"
"不是,我是笑妳,妳還是一樣的妳"小傑忍住笑意說道。
"是在繞口令嗎,什麼我還是一樣的我"小如一頭霧水。
氣氛似乎輕鬆許多,小如跟小傑邊喝邊聊,像是回到剛交往的那段時光,除了避開分手那段不堪的回憶,其他就像沒事似的ㄧ樣談天說地,好不開心。
酒瓶空了,夜更深了,小如領著醺醺然的身體開始收拾桌面,準備結束這段短暫且美好的夜晚。
"小傑,謝謝你的酒,我早上還有課,先晚安"小如背對著小傑在洗手台前邊洗杯子邊下起逐客令。
小傑不語,用因酒精熏染成墨黑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著她。
小如沒有聽見回答,以為小傑睡著了,收拾完,一轉身看見小傑正在看她,嚇了一跳。
"你想嚇死人啊!!為什麼不回話,你該走了吧,回去睡覺"以為小傑喝醉了,小如邊說邊要把他扶起來,卻反被小傑扯進懷裡。
"喂!你.....放開......"小如緊張不安地扭動身體,試圖掙脫,無奈越掙脫小傑抱得越緊。
"小如....你好香喔......"小傑將臉埋進小如的頸窩間,肆無忌憚的聞嗅,還伸舌舔了一下,小如輕顫,唇間不自覺發出低吟。
"呵呵.....妳還是一樣敏感"小傑輕笑,在小如耳邊用低沈的氣音說著,熟稔的對小如上下其手,唇舌並用。
"你....你喝醉了啦.....我們已經分手了...."熟悉的觸摸感讓小如既羞赧又難受,邊掙扎邊喊。
"我知道....但是我想要妳............."不知道為什麼,分手這段時間,對小如的思念是與日俱增,想得快要發瘋了,只好藉酒裝瘋來面對。
腦袋轟地一聲,酒精似乎這時才開始發揮作用,小如想要繼續抵抗,但身體卻誠實的迎向他,小傑眼神一凜,又瞬間柔和下來,嘴唇覆上她的,夜更深了,而他們的夜才正要開始.............(待續)

嗨嗨~沒什麼耐性的我居然可以寫到第四篇,而且夢中的畫面源源不絕的湧上來,像是催促著我不寫不行啊!!因為夢是斷斷續續的,而夢的時間也有點冗長,所以就需要更改時間軸及拼拼湊湊,但已不偏離原意太多為原則,而為什麼要用言情小說的方式寫呢...因為,這是我的地盤,我說了算,就這樣,掰。
#大學生活  #男女關係 
分類:日記

紓發個人生活,好事、壞事、爛事。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