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5

分享

閱讀孤獨


前陣子在公車上見到一位男士手上拿著兩本書,書上貼著的是圖書館的標籤,而公車行駛的方向會經過圖書館,所以猜想對方應該是在還書的路上。也因為如此,我赫然想起對啊!我也有圖書館卡啊!怎麼不去挖看看有哪些書可以看呢?
以前高中、大學的時候,最喜歡往圖書館跑,借一堆書慢慢啃,特別喜歡在睡前閱讀一番。後期因為課堂上開的書單就已經夠硬,休閒的時候就改跑漫畫店,就變成睡在漫畫或小說旁了。出國後也很常想念家裡的書櫃、恨不得全部都扛過來,但轉念一想,都扛過來了我回家後可能又想念哪一本了,還是作罷。
前一陣子處在莫名的低潮期,可能是因為畢業了的緣故,原本填滿生活的學業,一下子完成了,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像是解脫、又像是失去一個重心,所以特別感到孤獨。剛好,被提醒了圖書館的存在,因次我隔兩天就興沖沖的跑去圖書館了。
我家附近的圖書館有一小區都是中文書籍(無論繁簡),我花了40分鐘把該區都掃描一遍,挑出我想看的書。在那樣的心境下,我借的書都是跟孤獨有關的,包含《孤獨六講》、《一個孤獨漫步者的遐想》、《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
閱讀分享 母愛 孤獨

Photo by Blaz Photo on Unsplash


拜讀蔣勳先生的《孤獨六講》時,我第一個想法就是:相見恨晚!這麼經典的一本書我居然錯過它11年!
(是說我借到的是簡體字的版本,閱讀上我沒有障礙,不過覺得神奇的是它竟然可以出版?裡面可是有「革命孤獨」耶...)
這六講的每一講都深深的引人省思,有時候我不得不停下來思考,然後再繼續看下去。無論從思辨的角度或文學的角度,這都是一本非常值得閱讀無數次的書。許多論點時至今日也沒有過時!我便想:原來十多年過去,台灣社會的許多面貌還是依舊,尤其在思維思考的部份,還是有許多人的觀點陷入框架與僵局,既沒有辦法容忍更多聲音,也沒有辦法關注不同的聲音。只要有人不認同A,那他就是認同B!這種非黑即白的二元分法至今還是無法跳脫,即使再怎麼發聲,也會被群體的力量壓下去。現代人還是一樣,多麼的孤獨啊...
我非常喜歡蔣先生提到的,和聲之美在於許多不同的聲音一起創造出來的和諧,而不是僅僅只有一種聲音。確實如此。而我想「正反合」不僅是存在於哲學或邏輯學,它是思考、辯論溝通、以及共同創創新的過程,可惜如今我只看到「正反」,或「為反而反」,沒有看到「合」。

而另一方面,還有一點吸引到我的是關於暴力孤獨和倫理孤獨,蔣先生提出一個問題,母愛是否存在暴力?我閱讀到哪一段時,很想跟他說:是的!有的!
2010年許常德先生出版的《母愛真可怕?: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媽媽都不是專業的教育者,但卻很用力的教育著孩子》就是我第一本想起的書。這本書同時也是貫穿我大學畢業製作與論文的核心參考書籍。
舉幾個切身的例子來表達為什麼我認為有母愛暴力這件事情。
記得當年我考上了我夢寐以求的學校時,極度興奮地打電話給我母親報喜,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之後,只聽見她一聲嘆息,說,好吧,看來該是你的還是你的,考上了就讀吧,好歹是國立的...。當下的心情說是一桶冰水澆下也不為過。
大一的寒假我從台北回到台中,母親嚴肅的把我叫到她的房間,我一頭霧水的坐在床角面對著她,想著回家這幾天是不是有做什麼惹她不快的事情?我還找不到任何緣由,就聽她說,你知道嗎?你是一個非常壞的孩子,真的很壞、很壞。(我一臉問號)
她說,讀大學有什麼了不起?你以為讀大學就是翅膀硬了可以飛了嗎?我告訴你,讓不讓你讀只是我想不想而已,你有什麼好囂張的!
我還是一臉問號! 完全不曉得她這一番沒來由的教訓是為什麼?我只要課業不忙一定會回家,也沒有任何奇怪的行為舉止,大學也忙得不夜衝不夜店,到底哪裡惹她了?
當時我正忙著一檔戲,對於身為大一新鮮人的我,能夠接到大四畢業生的對外公開畢業製作、擔當劇組重要管理職位的工作,是相當戰戰兢兢而且壓力很大的。二月底在校演出、三月還要將戲搬到台中演出。頭一次接手就要挑戰許多已知和未知的難題,我每天都是一個頭兩個大,深怕想得不夠多或者想漏了什麼關鍵要準備的事情。也因此寒假我是台中台北兩邊跑,回家沒幾天就又要進劇組看排戲與開會。
在這種壓力下,我瘦了不少,頭髮也被我扯掉了不少。我的母親不聽我說明且不體諒之外,還莫名的把我罵了一頓。後來在台中準備演出的時候,我就「請」我母親帶點食物來「探班」,就是為了讓她親眼看看我到底在「忙」什麼。(我連做夢都夢到開放觀眾進場了,但是整個舞台還沒有搭建完成。抖。)
接下來大學期間的寒暑假,只要有劇組可以接,我就接!就是為了避免不愉快的衝突。
閱讀分享 母愛 孤獨

Photo by antonio molinari on Unsplash


對我而言,「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句話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說出來的,還傳得人盡皆知,是以愛之名行暴力之實的父母最好的擋箭牌!如果真的是這樣,社會新聞娛樂新聞也就少了許多頭版了,不是嗎? 
正如同蔣先生的「倫理孤獨」所說的,我們或許已經擺脫了君臣倫理,但是對於父母,像是一個難以掙脫的枷鎖,還沒有辦法找到合適的方法。因為長久以來的儒家思想已經刻在許多父母「觀念」裡。什麼「百善孝為先」、什麼「父母在、不遠遊」、「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信手拈來就是一頂頂「孝順」的帽子,扣在孩子的身上。
有些人會說,當父母也是要從孩子身上學習的,我很同意這點。但有些父母,好似他們的人生從成為父母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成長了。即使孩子一天天的長大,他們卻沒有相對的一起長大或學習,也不視孩子們為獨立的個體(人),而是當成自己的延伸品(物),因此如果不是長成自己想要的形狀,就必須用自己的方式修剪,無論是否暴力、無論是否合乎孩子的性情。只因為「我是你爸媽,生你養你供你吃穿,你永遠都是我的小孩,我都是為你好難道我會害你?你要聽我的不然就是不孝!」
當然,不是每個父母都是這樣霸道的,這世上也有許多和樂的家庭、開明且理性的父母。願意聽孩子的想法,願意平等且理性的溝通,也願意成為孩子們的夥伴、一起面對成長的痛。只是這樣的父母還算少數。遇到了請珍惜。
閱讀分享 母愛 孤獨

Photo by Bermix Studio on Unsplash


說了那麼多,其實是想分享閱讀的喜悅。能從閱讀中得到反饋與思考,是很愉快的事情,讓大腦再度活躍活躍,解一解精神的渴。我很期待接下來看另外兩本書,有機會再分享心得。
#閱讀分享  #母愛  #孤獨 
分類:生活

寫些生活,寫些回憶,寫些想像。

評論
上一篇
  • 活在疫情蔓延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