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

分享

睡夢中的死亡體驗

最近跟兩個朋友話家常,很隨便的就說出我很想要睡著後,就不要再醒來的想法。聽到的朋友們認為我實在最近活得很負面,工作壓力很大,一次性再跑好幾個案子,再加上又碰到"人和"的關係,搞到我整天都要小心翼翼。
這兩天我則是作夢都夢到關於"死亡"的夢,第一次是我夢到一群在我這生中所認識的同學們,大家陸續去打疫苗,又或著還是在等待疫苗的人們,竟然一直有消息傳出有我認識的同學不是染疫,就是死亡,而在夢中的我沒有感到一絲害怕,我只是默默接受那些訊息。
工作壓力 純白色 死亡

Photo by Brett Jordan on Unsplash

然後這個半夜我做了一個關於自己死亡的夢境,真實到我醒了過來,甚至很想睡的狀態,我都還能思考剛才在夢中所經歷的一切。
是這樣子的開始,我待在一個純白色的病房內,而在這個夢境裡唯一的顏色是我露出的皮膚跟黑色髮。我看見我在跟一個女人聊天,但實際上我並沒有看過這個人,但她就坐在我的床邊跟我聊天,然後我看到我正吊著點滴很平靜。她說她是接著我等待接受死亡的人,她認為她要在我的最後時間陪著我。我只有看著自己跟她,然後我的面容帶著淺淺微笑。沒多久時間我看到一個類似醫護人員進來,身穿著純白色的衣服,帶著銀白色的口罩,忘記是男還是女,但沒有說甚麼話,手上拿著一隻小小的針筒,眼神示意著我準備好了,便把針筒內的透明液體注入我的手臂內。而在一旁的女子我看見我們彼此的雙眼看著對方,我聽到有人說慢慢地你會開始無法呼吸,雙手則會緊抓著後離去。
就這樣子被打上一針不知道是什麼的我,瞬間我發現我不再是個旁觀者,我變成就是躺在那個床上的我。就在意識逐漸模糊時,所有的事情都在我眼前快速跑過,我看著眼前的螢幕就像看電影一般,,但我的內心卻很平靜。時間過去多久我沒去想,但我開始感受到一股壓力湧上來,我感知自己的肺開始沒了氧氣,我的雙手如同剛才為我打針的人說的一樣,我奮力的抓著純白的床單,我的胸口感到無比的緊縮,我似乎身體整個拱起來的想要奮力吸氣,但剎那間的我已經要離開這個我不留戀的地方。就在我的雙眼整個要合起來的那刻,坐在一旁的女子仍在床邊看著我,這次她握著我的手。我很清楚我的靈魂即將脫離這個軀殼,然後就這樣我死亡了⋯⋯
很怪的是我死亡後,我又回到第三人視角,我看到旁邊的那個女子也正在接受我剛剛的儀式,然後我卻在瞬間看到本來躺著的我,卻坐起身然後從嘴巴很用力地咳出一堆褐色液體,把整個純白色的床單都給弄髒,我正在很痛苦地活過來,但一旁有聲音跟我說你很快又會死亡。
最後是我竟然好像救了一隻受傷非常嚴重的流浪貓,然後我把那隻貓抱給某個人,然後不停哭喊我就是要死掉的人了,請你救救牠吧~我把我身上所有的錢都留給牠治療的費用,然後這次我真的死了,我也從夢中醒了過來。
工作壓力 純白色 死亡

Photo by Arnaud Weyts on Unsplash

#工作壓力  #純白色  #死亡 
分類:心靈

很喜歡貓之外,也很喜歡文字的力量。有時候也會畫個小插畫來增添歡樂。沒事就愛外出走走來放鬆心靈,也能找到更多想要表達的內心情感。最近還在自己摸索烤箱料理,想做甚麼就試著做做看。

評論
上一篇
  • 自主封城下的人們
  • 下一篇
  • 順其自然的智慧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