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就別再為它胃食道逆流

圖1學期倒數計時器


「好,我們就繼續保持聯繫,直到大家把你們的作業些改完投稿出去。」
這學期的一切暫時在教授囑咐小論文要如何修正後劃一個休止符,原本我以為自己會欣喜若狂大醉一場,卻沒想到帶來的是深深的惆悵感。
每個階段的自己似乎都在嘗試如何把自己逼到極限,而這學期無疑是截至目前為止最為成功的一次(?):一份全職工作(疲憊程度大概是之前的1.5倍)、五堂研究所的課程包含兩堂大學部以及三堂碩班(其中自己Boss的課佔了三堂,這個有深遠的影響我們稍後再談)、一份兼職實習得去新的場域擔任實習生。
所以整理後,這學期的行事曆如下圖2

圖2本學期行事曆

灰格上班、淺藍色實習、其他顏色上課。乍看之下真的是時間管理大師,把每一分每一秒都巧妙地填進各類自己目前生涯的目標:工作、念書、實習,以及下班後小小的零碎生活。不知不覺也這樣度過100多天的日子,現在已經很難回想起到底是怎麼熬過的,但至少到了四月底左右,還認為自己尚在可以掌握的節奏──這一切要歸功於體貼的辦公室同事們、課堂上知情願意扶持的同學們,還有給予很大彈性跟體諒的實習單位。而所有的課程要求整理如下圖3:

圖3所有課程要求

其中Boss的三堂課真的是將人折磨的半死不活求死不能,簡言之就是Boss的課程通常希望學生能稍微領會實務工作現場的狀況是什麼,作業要求也會以實際工作狀況的條件來介紹,但並不會要求學生要做出跟工作現場一樣水準,只是希望能大概體會──但對於有過實務工作的我、其他在職學生而言,就是會一不小心一發不可收拾做成符合業界水準的程度。
好比說原本只是希望能大概設計一份完整方案,但後來卻來詳細的執行計畫、經費概算、活動主視覺以及衍伸視覺設計都做完;又或者原本只是希望寫份精簡的小論文,後來卻連完整的訪談、分析、研究步驟都完成了;又或者是原本只是希望簡單設計一份輔助教學的桌遊,後來卻做成一份可以上架販售、甚至有線上版本、有整套設計跟遊戲架構的桌遊(圖4)......

圖4生涯桌遊線上版本

五、六月份大概每天以淚洗面熬夜到半夜、轉成線上上課的備課時間跟疲憊程度又比實體上課更甚(這個值得再開一篇網誌書寫)、周末工作時間比平日上班時間還長、累到想像個小孩一樣發脾氣想著「我什麼都不想要了啦」、和組員討論時不斷地察覺自己好像快發脾氣了但又得耐著性子繼續溝通,到這一刻暫時可以喘口氣來回想還有點餘悸猶存。
另外一件餘悸猶存的事情是車子。從年初開始,交通工具頻頻故障,時不時怠速熄火,到後來甚至已經可以掌握車子即將要熄火的節奏,能預先切換車道到路邊停下再重新發動──由於已經在平面道路、高速公路交流道等等危險路段熄火,而且也反反覆覆跑了無數間修車廠,最後只得再換一台新車,但殊不知開了兩三週後某個禮拜一我從學校提早下班,要驅車前往隔壁縣市上研究所的課程,就在快下交流道時──
我的車子,剛買不到一個月的新車

爆 胎 了


花惹發我到底招誰惹誰我只是想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的去上課啊啊啊啊!(圖5)

圖5爆胎

但說來奇怪,在車子搖搖晃晃、輪胎感覺已經爆破剩下輪框在孤軍奮戰、還聽到好幾聲爆破聲響的當下,內心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太過驚嚇的感覺,就是一種「好喔,又來了」的平靜感。於是我打起故障燈,慢慢地從內側切到外側,再切到下交流道前的路肩停下來,然後坐在車子裡打完該連絡的電話,再慢慢走出車外到後車廂拿故障警示三角錐,然後估算一下距離放到車後──感謝交車時業務有仔細說明故障警示三角錐放在哪裡!
甚至還冷靜地拍了幾張不同角度的照片傳給上課的同學要他們幫忙請假、傳給家裡報平安、傳給車廠業務詢問他該怎麼估價。現在想起來我真的是對於這種意外駕輕就熟了呢(?
過程唯一的意外是尿急。上車前我買了一杯綠茶,邊開車邊喝想說可以提神,卻沒想到遇到意外的此時此刻讓胱爆炸到不行。我看了看路肩圍牆以外的斜坡,心裡盤算要是翻牆出去解決會不會路過的汽車看到、斜坡外的住家什麼會不會看到、會不會隔天因此上社會版新聞。後來我決定回到車上利用綠茶的飲料杯,忍痛跟喝剩下的綠茶說再見。
確認過拖吊車還要再半小時才會抵達後,我鑽進後座,費力地在狹小的空間內試圖要解決生理需求,但就在我邊努力的解決、邊往後看深怕被不長眼的汽車撞時(內心覺得要是這樣被撞上也太慘烈)

ㄊㄇㄉ 拖 吊 車 緩 緩 開 過 來 了


乾現在是在拍什麼黑色喜劇嗎?為什麼我的人生不只衰還很荒謬!說好的半小時呢!大哥你陰我!
危急時刻膀胱就是不肯結束,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拖吊車開到定點停下、車上下來兩位工人走到我車前等待我走出車子。我艱難的一手拿著「透明的」塑膠杯,裡面裝滿了膀胱的產品八分滿(放在車上深怕翻倒,又會是另一場悲劇),強作鎮定地跟工人說明狀況以及如何處理,並且機智地說自己要去收三角錐,快步跑向車後(還要小心不要翻倒「飲料」)並且俐落在路途中將「飲料」傾倒在路肩圍牆外的草皮──我真的是忍不住要為自己的反應力喝采──然後快速地收回三角錐、把空的飲料杯放回車上飲料架(不能亂丟垃圾)、假裝冷靜地爬上拖吊車啟程前往修車廠。
總之一切有驚無險地結束了,一樣是花錢消災換輪胎,千幸萬幸輪框沒有壞掉,過程中我個人最驚慌的時刻就是看到拖吊車開過來的時候,人生真的是遠本劇本來得更為荒謬,後來甚至還為此求助朋友祭改一番,因為當我仔細地跟他討論這幾年各種大小鳥事後,才發現自己的狀態真的是衰爆了

真 心 衰 爆 了 ! ! !


甚至已經到了覺得自己不是衰,是太負面了,自己應該要好好看待人生中的正向經驗,又或者是當人生難得順利的時候,會開始提心吊膽深怕緊接著就要開始走霉運了。不過謝天謝地目前為止,祭改後的人生都還算順利,希望繼續保持下去。自費諮商的部分,開始談到自己願意給自己一些「任性」,還發現在這樣情緒爆炸自己得不斷往內壓縮的狀態下,發現自己長出了可以看待與他人關係的能力,發現在大部分的關係中自己似乎是比較習慣遷就情緒的一方,開始希望將來如果能進入親密關係,會是一段更為自在的狀態。
回到惆悵感的部分,可能是覺得這麼轟轟烈烈、爆炸的一學期,好像就這樣結束得悄然無聲,因疫情沒辦法外出找友人慶祝一番而覺得可惜,也可能是累積一個學期的情緒,到了一個可以宣洩的時機──
這學期累積的一切其實都用身體病痛的方式呈現,學期初先是失眠、肩頸痠痛;學期中扁桃腺發炎,再到學期末胃食道逆流,心理師再三強調:

「你的身體比你的意志還有求生慾,一直在提醒你欸。」

我想我真的得好好聽聽身體想說的話,好好善待自己,畢竟也到了不能隨便折騰身體的年紀ㄌ......
雖然接下來還得把學生的成績登打完畢(這又是另一個艱鉅的任務)、還得準備跨組考試、完成一些瑣碎的事情,但至少至少,可以把牆壁上這張作業清單拿掉(圖6),然後大聲說:

圖6終於結束所有課程要求


     放 暑 假 啦 ! ! !

    我 活 下 來 了 ! ! !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關於論文的二三事
  • 下一篇
  • 從0開始當直播主之線上教學心得分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