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冬日的向日葵 EP01

「恩田くん、恩田くん。」
「是的,山本先生。」恩田是社會新鮮人,大學是文科三類文學部畢業的他,進入了某個出版社的編輯部,剛開始只能從助理開始做起。
恩田最想做的工作是校稿,不過,目前僅被分配到一些打雜的工作。
「你可以幫忙去獄門老師那邊收回原稿嗎?」山本算是恩田的前輩兼上司,但由於編輯部的助理流動率很高,做最久的人也只能撐半年,所以山本對恩田的態度一直不冷不熱的。「原本應該是我要去,但我今天真的沒空。」
「獄門老師…」恩田的眼睛稍微瞪大了些,「是獄門憲二老師…嗎?」
他寫的小說都超色!!!!!! 恩田在內心吶喊,但不敢表現在臉上。
「嗯,這是地址。」山本將一張紙條遞給恩田,「你只需要帶自己的公事包,其餘什麼都不用帶。交通費可以核銷,但我建議你不要搭計程車,搭電車過去。不要帶任何吃的東西,獄門很挑食。」
「呃…」恩田露出了躊躇的表情。
「想問什麼?」
「我還需要注意什麼嗎?」恩田有點怕生,沒和獄門接觸過,內心些微緊張。
山本有菸癮,但辦公室不能抽菸,他把筆叼在嘴裡道:「你會泡茶嗎?泡咖啡?」
「大概會…」其實很少做這種事的恩田,也只能這樣回答。
「去獄門那裏,他不會招呼你,你必須泡茶給他喝,如果他說想喝咖啡,你也要用手沖。」山本朝恩田瞄了一眼,似乎有些同情,「不要擔心,獄門老師不會隨便罵人。」他不開心只會把你趕出去。後面這句山本沒說。
「我知道了。請問是現在過去嗎?」
「下午三點前抵達就可以了,記得,三點整才能按門鈴。」山本再度朝恩田瞄了一眼,恩田總算理解自己沒會錯意,山本先生這絕對是同情的眼神…
獄門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交稿了,先前的連載中斷之後就沒有再繼續產出新稿。山本曾經拜訪他好幾次,但獄門都表示「沒靈感」、「我不缺錢」、「別來煩我」之類的說詞,十分任性。
估計恩田是拿不到任何東西的。
──────────────────────
叮咚───
恩田找了一下才找到獄門住的地方,是一棟看起來有點古老的獨棟二樓日式房樓,連門鈴的按鈕都很有年代感。
沒人應門。
按了兩次之後不敢再按,恩田拉了一下門把,門竟然沒鎖…
「不好意思,請問…獄門老師…」恩田覺得自己聲音有點小,站在玄關些微緊張。他深吸一口氣,提高音量:「獄門老師在嗎?」
從玄關看進去走廊,屋內十分乾淨,也還算明亮。一點雜物都沒有。
裏頭走出一個身著羽織外套的男子,比想像中年輕很多!…怎、怎麼會是他!恩田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嘴巴張得開開的,好像看到什麼嚇人的東西。
「你是誰?」屋內的男子皺起眉頭,「推銷賣藥的嗎?」
「啊!」回過神來的恩田,趕緊拿出自己的名片,「我、我是○○社派來的,是山本先生的助理,我叫恩田…」他發現自己的手在抖,等男子接過名片之後,他趕緊把手藏在身後。「不好意思,剛剛因為按電鈴沒有回應,所以擅自進來…」這個人就是獄門老師嗎?天啊……
「謙司(KENJI)叫你來的?」男子瞄了一眼恩田的名片,隨手就擱在鞋櫃上面。「進來吧。」
他…他似乎沒認出我…是說…謙司是誰?啊!好像是山本先生的名字。「是、是的,山本先生請我來拿原稿…」為什麼這麼多 KENJI…(*憲二的讀音也是 KENJI)
恩田跟著男子走到了廚房。「去泡茶。」男子看起來似乎心情有點不好,說話也淨是使喚的語氣。
雖然恩田不太會泡茶,但還是硬著頭皮沏茶。沏好之後,他不曉得要送到哪裡?只好端著茶一間房、一間房找獄門。
大部份的房間都沒人。直到後面採光最好的房間,獄門坐在窗邊寫東西。
「老師,我,我泡好了…」
「放著吧。」獄門沒什寫作靈感,旁邊有一個紙簍,裡面放了不少被撕碎的原稿。
恩田坐在旁邊,不敢發出聲音。
過了一會兒,獄門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頓了一下,不過沒說話。之後又喝了幾口。
這個人…之前還在空無一人的暗巷裡面,求我幹他……恩田手心都是汗。獄門看起來是完全不認識他的樣子,那時候很暗,獄門的確有可能不記得他的臉。但是…五…六…日…一…二…今天才過去四天欸,連聲音都記不得嗎?
「你很緊張嗎?」
「咦!」恩田發出怪聲音,「啊、呃…」
「我看你坐立難安的樣子。」獄門對自己寫的東西不滿意,直接把筆收起來了。
「老師,您、您不記得我了嗎…?」恩田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上個星期五…在奧羅拉…」
獄門面無表情盯著恩田看。恩田被他看著,說不下去。
過了一會,獄門才說:「你那個時候知道我是誰嗎?」他不曉得想掩飾什麼,打開抽屜、點菸來抽。
「不、不知道…」恩田覺得自己是笨蛋。獄門老師不記得他,他裝作沒這回事不就好了!現在超尷尬的!
「那你現在可以抱我嗎?」獄門邀約道。
「咦!!」恩田倏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不小心撞到茶几,害得茶杯翻倒了。「啊…」
獄門走到一旁拿了一條抹布丟給恩田,他一邊擦桌子,一邊額頭冒冷汗。
恩田什麼都還沒回答,獄門說:「不行的話就回去,今天沒稿子可以給你。」
「老師…」恩田感到十分為難。因為是工作的對象,他覺得自己可能沒辦法…
又來了。獄門又用那種「面無表情」的臉盯著恩田看。
老實說,獄門老師的臉是我最喜歡的類型。恩田心想。要不然,上禮拜五本來是要去開房間的,但兩個人等不及,直接在酒吧後面的巷子…
「快點插進來…」哇…恩田回想起在暗巷裡的獄門老師了!光是用想的…就差點起反應…
當時的獄門老師,和現在眼前的人真的是同一個人嗎?為什麼態度差這麼多…
「回去吧。」獄門下了逐客令。
***
恩田走在前往車站的路上,覺得十分喪氣。看了一下手錶,他剛剛只待了半個小時!什麼東西都沒拿到!太慘了吧…
「快點…」恩田回想起上週五的那個陌生男子,連名字都不知道,卻用臀部一直摩擦他的性器。「快點插進來…」
「咦?可是…沒有潤滑…」恩田將手指探入,發現裡面濕成一片。
「我弄好才過來的,你快點…」男子等不及,直接撕開保險套幫他套上去,興奮得連手都在抖,呼吸紊亂到不行。「一口氣插到最裡面!」
「等一下,好緊…喂!」恩田稍微回想一下,已經幾乎要半勃起。上個禮拜那個淫亂的人真的是獄門老師嗎?好難想像…
他無法控制自己,腳步已經往回走。
──────────────────────
叮咚───
這次獄門有應門。「不是叫你回去了嗎。」他微微皺著眉頭。
「獄門老師,我們進去再說…」恩田大膽地推了一下獄門的肩膀讓他往裡面走,發現獄門身上傳來淡淡菸草味,另外還有一股好香的味道…
一進到那個採光很好的房間,恩田立刻跪了下來:「老師!對不起,我…我沒辦法抱您,我、我用嘴可以嗎…」
「什麼?」獄門完全沒想到恩田會出此下策。等他回過神來,恩田已經拉下他的褲頭…「不、不用了…你…你回去…」
恩田的嘴裏溫度很高。獄門幾乎是立刻就硬了起來。「老師…」恩田知道要怎樣才能取悅男人,舌頭要怎麼纏繞、嘴唇要如何套弄…
獄門除了喘息已經說不出話來。他兩隻手緊緊抓住恩田的肩膀,把那裏的衣服都抓皺了。
一連串的快感從胯間往上竄,沿著背脊直達腦門,「哈啊……嗯…」獄門只聽得見自己的嗚咽與激烈的心跳聲,彷彿耳鳴般在太陽穴附近迴響。
隨著興奮程度升高,獄門想射在恩田嘴哩、可是又想射在他臉上。不過,後穴一直顫抖收縮,那裏也想要有人愛撫…
「等、等一下…」獄門將完全勃起的陰莖從恩田口中抽出,上頭沾滿大量唾液,看上去十分淫靡。「那邊的盒子打開,裡面有凝膠…」
在恩田照著他說的話去拿凝膠時,獄門躺在一旁的坐墊上面,用力掰開自己的後穴,帶著些許哭腔說道:「手指…插進來…」
恩田沒想到獄門會如此大膽引誘,彷彿又像上週五那樣,全身都要興奮燃燒。他擠了凝膠在手指上,先塗抹在入口處,獄門已經開始扭腰。「嗯…嗯!」
甜蜜的呻吟從獄門的嘴唇溢出,他咬住自己的手,流下歡愉的淚水,肌膚被汗水浸溼。恩田只是稍微按壓一下後穴的入口,獄門就全身發燙、顫抖不已。
無法抵擋快感的獄門老師…這種模樣…還有別人看過嗎…?恩田的喉結上下滑動了下。
「插進來……啊!!嗚!」獄門忍不住發出哀鳴。
藉著凝膠的潤滑,恩田一開始就直接插入兩根手指。那個緊窒感真不是蓋的…
獄門的陰莖前端開始流出體液,滴垂在龜頭外,還牽絲…恩田毫不猶豫將獄門的性器再度含入口中,這次用喉嚨深處幫他套弄…
老師…好硬…恩田心想。
「啊!不要!啊…」獄門直接哭了出來,「等、住手…嗚…」他開始搥打恩田的肩膀,想推開恩田,但是恩田緊緊抓住他的腰不放手,將頭埋在他的胯間,越吞越深。
獄門覺得自己的體內似乎有什麼即將湧出,全身的神經好像都集中在後穴與性器上面,他很快發現恩田又加了一根手指…恩田模擬性交的姿態,手指在他體內猛烈抽插,交合處傳來水聲。
不知為何,獄門開始覺得羞恥。「啊……嗚……」他不想發出淫穢的叫聲,只好用手緊緊掩蓋住自己的嘴,但呻吟仍舊持續從唇邊傳出。「嗯啊…唔……」
後穴被完全撐開的獄門再度回想起上個星期,在暗巷被插射了兩次。恩田的性器跟他很合,一直戳在他最有快感的地方,而且堅硬的程度完全符合他的需求。
應該沒有人能抵擋這種快感吧?恍惚之中,獄門的腦海一瞬間浮現這樣的想法。
「不行了…要、要射了……」恩田聽了就抬頭望向獄門,發現獄門已經狂亂到滿臉淚水,雙腿不由自主抖動,濕透的瀏海黏在額頭上,看起來十分可憐。
獄門和他視線對上的瞬間,恩田在腸壁某處狠狠按下,本來還一直呻吟的獄門瞬間噤聲,全身顫抖地在恩田的口中射出大量精液……
──────────────────────
獄門的膝蓋後方流了很多汗,恩田的襯衫幾乎都被弄濕了。
獄門想去洗澡,但是腰以下完全沒力,爬不起來。最後他只好請恩田幫他弄一條濕毛巾來。
恩田遞來毛巾的時候,獄門發現毛巾是溫熱的,恩田用了熱水。獄門心想,可惡,在這種地方顯得細心有什麼用啊!
獄門擦完身體之後,才看到恩田的襯衫又濕又皺。「你換件衣服再走吧,隔壁房間的衣櫥裡面,隨便拿一件。」
「老師,原稿…」恩田不知道要說什麼,竟然脫口說出原稿二字。
「今天沒稿子可以給你。」獄門盯著恩田,看了一會,又說:「你明天下午再來拿。」
等到恩田換好衣服離開,天都已經黑了。恩田剛剛其實硬到不行,但他心裡有障礙,沒辦法對著工作的對象,將性器插入…
如果做到那種程度,不就是陪睡換工作了嗎…恩田心想。但是…用嘴好像也沒好到哪裡去……
他回想起剛才不停哭喊的獄門,覺得手掌都是汗,心跳開始加速。
居然有這麼色的身體…真是太犯規了。
(未完待續)
#冬日的向日葵  #恩田  #獄門  #山本  #情色小說家 
分類:職場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