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FF14】黎明之前

自家光戰X阿爾菲諾
水晶義勇隊總帥、名門萊韋耶勒爾少爺、路易索瓦之孫……集世間所有目光於一身,精靈族少年仍然無懼於前。他毅然決然地扛起常人不敢擔負的重任,為了祖父與自己所愛的這片土地。阿爾菲諾一直以來總是冷靜的應對大小事物,軟弱一詞彷彿從未存在過。
因此看他泛紅的耳尖甚至成了一種樂趣。
少年在懷,纖瘦的身子顫抖著。鼻尖埋進他柔軟的銀髮中,剛沐浴過的皂香立刻覆蓋了所有嗅覺細胞。貓魅族的男性瞇著眼神情愉悅,身子正好足以覆蓋住精靈族少年。阿爾菲諾漲紅著臉,一動也不敢動。
兩人未著寸縷,隨便一個動作都像是在撩撥情慾。「莫德雷德……」阿爾菲諾小聲喚著,被呼喚的人乖巧地把頭靠到他肩上,貓耳朵還跟著抖了抖。面對乖巧的大貓,阿爾菲諾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失去了對局面的掌控,儘管這是他自願的。
莫德雷德,守護愛歐澤亞的英雄、光之戰士,儘管不如其他種族一般高大,卻有著一身精實的肌肉——此時貼著他的背脊,感受十分鮮明。環抱著阿爾菲諾的手臂相當有力,與他白淨的手臂不同,上頭交錯著許多傷痕。他伸手撫摸,好像這樣就能感覺到曾經那些性命交關的戰鬥般。
「啊!」毫無防備的阿爾菲諾驚呼,耳廓傳來濕潤的感覺,更多的是某種搔癢感。貓魅有些尖銳的虎牙擦過他耳尖,一邊吸吮著,阿爾菲諾不自覺地抓緊了對方的手臂,然後發現自己有了生理反應。
他們明明有著更重大的使命,卻忍不住貪戀這一時的溫存。
阿爾菲諾被翻過來,壓倒在床上,也因此被迫正面對貓魅男性的臉。羞恥令他想別過頭去,但那雙貓眼正緊盯著他。如同狩獵者打量獵物的眼神。那雙燦金色的眸子總是表達出比話語更多的情緒,深思、堅定、以及看向他的溫柔……
如同其他因為英雄之名被吸引而來的人們,阿爾菲諾感覺到自己似乎也被他深深吸引著。
逃離了烏爾達哈,只有他還陪伴在自己身邊。明明是自己做出了那麼多錯誤、狂妄的抉擇,才害大家落到這種地步……貓魅族的青年仍然在他身後默默支持著他。一向寡言的英雄,金色的貓眼無比堅定地看著他,重複了敏菲莉亞曾說過的話:「希望之火會延續下去。」
是那雙帶著薄繭與傷痕的手,將他從自責與懊悔的淵藪中拉出。
見阿爾菲諾遲遲沒有反應,莫德雷德不禁有些擔心。「不想要嗎?」他湊近阿爾菲諾的臉,眼神宛如無害的幼貓一般,耳朵也向後壓平,顯得無辜又可憐。
阿爾菲諾回過神,看著莫德雷德的樣子有些忍俊不禁。他在外備受誣衊也沒示弱過,卻在自己面前露出這樣的神情。阿爾菲諾環住他的頸子,點了點頭。
沾著潤滑劑的手指侵入時,阿爾菲諾忍不住叫出聲。他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居然發出這種女人般的聲音,但很快的,莫德雷德的親吻堵住了他的嘴。貓魅靈巧的舌頭探索著他的口腔,與他舌頭交纏,令他無暇分心下身的異物入侵感。
第三根手指的進入使得阿爾菲諾咬了下莫德雷德的唇,幸好他還有些理智不至於見血。他有些緊張,真的進得來嗎?那可不是用來進入的地方。他再度無法思考這些問題,莫德雷德轉移了陣地,玩弄起他的乳尖。他用舌頭挑弄著,粉嫩的小點被他弄得挺立,濕潤的光澤更增添色情感。
阿爾菲諾不敢想像現在自己是什麼樣子。
異物在體內的感覺如此鮮明,莫德雷德在他臉上輕輕落下一個吻。「別怕。」他說。他低沈的嗓音總是有種讓人放心的力量,一如他在戰鬥中唱出的激昂戰歌。阿爾菲諾感覺到身子放鬆了些,與其說難受,不如說他對於被進入這件事感到害怕。
莫德雷德也沒有急躁,沒有更進一步,只是等著阿爾菲諾適應。他輕輕按壓著,小心不讓指甲刮到脆弱的腸壁。最終,他將手指抽出,懷裡的少年打了個顫。莫德雷德將阿爾菲諾筆直的雙腿抬高,跨在自己肩上,早已蓄勢待發的陽具在穴口摩挲著。
阿爾菲諾緊閉著眼睛等待對方的動作,卻遲遲沒有出現預期的不適。他睜眼,才發現大貓一臉委屈的看著他,像是要得到他准許才敢動作。阿爾菲諾無奈的點了點頭,大貓立刻眼睛一亮,挺直了腰桿。
或許是莫德雷德做足了前戲,進入的那一刻並沒有想像中不適。體內被拓展開來的感覺還是有些奇妙,稍微低下頭還能看見兩人結合的地方……阿爾菲諾紅著臉,用手臂擋住了臉。莫德雷德拉開他的手臂,在他臉上親吻著,身下一邊開始動作。
反覆的抽插漸漸開始產生快感,從被頂弄的地方開始蔓延至全身。如同細密的針輕扎著,有些麻癢卻不至於令他產生排斥反應。他的身體在渴望他。濕熱的甬道從被拓開到主動絞緊陽具,迎合著男人的節奏。
「阿爾菲諾……」莫德雷德低著的腦袋埋在阿爾菲諾頸邊,呼喚著他名字的聲音和他粗重的喘息因此而更加清晰。一個挺腰,脹大的陰莖更深入了一些。突如其來的插進讓阿爾菲諾叫出了聲,白濁的液體也跟著噴發。「第一次就幹到射了?嗯?」男人的聲音少見的輕佻,只有這種時候才顯得他像驕傲的貓科。阿爾菲諾羞恥的想乾脆裸著逃出凍死在外頭冰天雪地,最終也只是握緊沒什麼殺傷力的拳頭垂了對方一下。
但他還是很喜歡這種只有他看得到的一面。
總是寡言而穩重,被人人歌頌著,屬於所有人的光之戰士;偶爾輕佻喜歡惡作劇,則專屬於他的莫德雷德。
或許是因為高潮,阿爾菲諾繃緊了身子,連帶著甬道也跟著絞緊,把莫德雷德一同帶向高潮。在射精前一秒,理智尚存的莫德雷德立刻抽身,白濁的液體噴濺在阿爾菲諾大腿內側與腹部,緩緩流下。
莫德雷德躺在阿爾菲諾身側,將少年攬入懷中。「別怕,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我的小少爺。」他低聲說著,收緊了環住阿爾菲諾的手臂。阿爾菲諾靠著對方的胸膛,規律的心跳聲與自己有些加速的心跳成了對比。
黎明之前,只要有你在旁,無論多麼漫長的黑夜我也能熬過。
分類:健康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