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承花】FF14 paro

  房裡的空氣蒸騰,他感到自己身上的衣物在減去……他有些不知所措。花京院的身子有些僵硬,他以為他已經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驕傲的護月之民此時幾乎赤裸地被人壓在身下,曖昧的氣氛卻還無法突破他的羞恥心。
  花京院的對象似乎有著跟他相同的緊張,脫他衣服的動作更像本能地順勢而為。承太郎湊過去親吻他,冰涼的龍麟貼上,而後是生澀的吻。兩人放鬆了身子,遵循本能的行為成了催化劑,唇舌交纏間終於讓尷尬的空氣多了幾分旖旎。
  花京院可以感受到承太郎的慾望緊貼著他下身,他有些不熟練的握住那雄性象徵。好大,花京院嚥了口口水,這種東西進去他會不會死掉?他開始胡思亂想。「專心。」承太郎的聲音落在他耳邊,呼出來的熱氣搔得他發癢。
  他的身子被稍微抬起,逼得他只能放開了手,放棄研究那將進入他身體的兇器。包裹著冰涼液體的手指緩緩探入他後穴,小心翼翼地被開拓著。花京院垂著耳朵,臉灼燒著——他全身的血液大概除了往身下集中的部分就是往臉上去了。
  姿勢的關係,他只能選擇環住承太郎的頸子。他仰著上半身,卻沒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就是在往人嘴裡送。
  他胸前兩點嫣紅在承太郎眼裡就好比他最愛的果物,花京院太過專心在異物入侵的感覺,以至於他根本沒發現承太郎的意圖。後者舔了舔唇,輕咬上花京院的乳首,滿意地聽見對方的驚呼。沒等花京院呵斥,承太郎又加了一根手指,沒來得及出口的怒氣再度成了短促的呻吟。承太郎因此迎來對方的瞪視,或許他的尾巴還正如初次見面時一般炸著毛呢。
  承太郎比花京院想像的有耐心在給他做前戲,只因為怕弄傷他,或許這就是承太郎表現溫柔的方式吧。甚至連接吻時,都能感覺得到他很小心地在避免頭上的角去戳傷花京院。輕撫著承太郎頸間的鱗片,冰冷僵硬的龍鱗之下,是與自己相同溫熱而柔軟的血肉。或許正因為這樣的溫柔,此時花京院才甘願在人之下被擺佈。
  承太郎感受到手腕被毛茸茸的尾巴圈起,抬頭卻看到紫色的貓眼微微瞇起又張開。
  等確定花京院的身體應該足以進入了以後,承太郎將陰莖頂在他穴口磨蹭著。「要進去了。」花京院聽見他說道,深吸了口氣,點頭。雖然做足了心理準備,但真正進入的瞬間還是令花京院失了聲。比手指更為粗大的陽具一點一點擠進他的身體,摻雜著些許痠處的疼痛蔓延開來。
  承太郎有些擔心的停下了動作,他搖了搖頭,咬著牙說道:「繼續。」身體的感覺稍微反應了部分在承太郎的身上,貓魅有些銳利的指甲深深陷入他的肉裡,帶出無數紅痕。
  一開始總是有些艱辛的,但隨著快感襲來時,兩人一下就把其他情緒都拋諸腦後。承太郎抱著花京院的腰深深插入裡頭,被腸壁包覆的陰莖在得到短暫的饜足後又渴求更多。花京院仰著頭親吻承太郎的唇,儘管他的動作更像撕咬。放著光的貓眼似乎宣誓著他仍未失去狩獵者的身份。耳邊只剩下彼此的喘息聲、肉體撞擊以及濕黏的水聲。
  花京院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感覺。若承太郎退到穴口他會有種空虛感,被填滿的瞬間愉悅地無法用言語形容。他們交合,甚至一低頭就能看見連接在一起的部分。花京院不得不承認有時承太郎的肉棒頂到某個點時他差點就要高潮了。他的理智與羞恥心似乎都在承太郎進入的一瞬間也一起被突破。他想要更多,他細碎的呻吟試圖傳達著這一念頭。
  有些忘情地,花京院抓住了承太郎的角。這對敖龍族來說是帶著挑釁意味的動作,微微瞇起的貓眼像是對承太郎說著:放馬過來。互不相讓——比起性愛或許這更像兩人間的較勁。
  或許是受到了刺激、又或者是接受了挑戰,承太郎挑了挑眉,加大了動作。他猛地退出令貓魅發出了呻吟,故意忽略那責怪的眼神。有些粗魯地壓住花京院,使他只能趴在枕頭上,高高翹起的臀部完全呈現在承太郎眼前。面對一片春光,承太郎如何能忍受,自然是提槍就上。
  「好深……」花京院把臉埋在枕頭,有些悶悶的聲音傳了出來。承太郎的存在感太過強烈,即使只是小小的摩擦也令花京院難以忍受。
  腸壁的軟肉緊緊吸附著陰莖,擦過某些地方時還會特別絞緊。兩人都沉溺在快感中無法自拔,承太郎低頭輕咬著花京院白皙的頸子,手也不安分的在他胸前揉捏著。蒼白的肌膚上滿是紅痕,他很滿意自己的成果。
  率先敗下陣的是花京院——儘管他在事後氣憤的表示承太郎耍詐用手幫他打了出來——那雙帶著薄繭的手摸上他的分身,大手一握就套弄了起來。承太郎對力量的控制實在是太過精細,時輕時重把握的恰到好處,花京院也只得繳械投降。白濁射出的同時後穴也跟著緊縮,突如其來的緊窒令承太郎也跟著射了出來。
  最後的景象是房間一片狼藉,床上床下都是他們亂扔的裝備衣服。花京院維持著被後入的姿勢趴在枕頭上,屁股翹起而雙腿微微張開,穴口一縮一縮地流出白稠的液體。本人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此時是如何地色情,體力偏弱的護月之民已然睡去。
  看著眼前春色又隱隱有想再來一發的承太郎則在內心糾結了一下,究竟是該把人叫起來再幹一炮還是乖乖善後……想起明天的討伐,他只好乖乖壓下性欲,以免害其他人失去一個戰力。
  承太郎努力放輕動作把人抱去清理乾淨再放回床上,克盡戀人職責。而後輕輕地貓耳上落下一吻,那對耳朵抖了抖,卻沒有其他反應。
晚安,祝你有個美夢。
分類:娛樂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