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里修】temperature

  電話鈴聲與交談聲混雜著,里斯揉了揉隱隱發疼的太陽穴,按下了咖啡機的按鈕。沖泡完成,里斯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廉價即溶咖啡的苦澀將他的睡意沖掉大半。
  「喲--里斯,昨晚又熬夜寫報告了啊?」身後剛傳來了聲音,便有人大力拍了下他的肩,差點害得馬克杯裡的咖啡灑出來。里斯穩住身子,沒好氣地回道:「到底是因為誰啊。」他轉過身子,只見同事迪諾爽朗的大笑了幾聲:「謝啦,你知道本大爺只會抓人,不擅長寫那種東西。」
  「那你去拜託出葉寫啊。」
  「算了吧,那傢伙。」
  兩人一邊拌嘴一邊回到各自的位置上,這時一名女性一邊伸著懶腰一邊走來,朝兩人招呼道:「早安啊,還真有精神啊你們倆。太吵可是會被罵的喔。」里斯擺了擺手,轉頭去整理自己桌上散亂的文件,看起來毫不在意,「早啊,娜汀。還不都是這小子在吵。」
  娜汀撇了撇嘴角,無視一旁鬼叫著來打架啊本大爺這次可不會輸你的迪諾,說道:「聽艾茵說今天有新人,可別丟臉了。」才剛說起,三人就看見一名青年搬著箱子從眼前走過。
  明明才剛入秋,他卻圍著一條圍巾。除此之外,東方血統的臉孔在這裡顯得十分特殊,也讓人無法從外表判別他的年紀,只能從氣質上感覺到似乎經歷過許多事。里斯注意到,那雙直視著前方的褐色眸子沒有任何一丁點溫度。
  經過里斯等人時,青年瞥了他們一眼,眼神似乎對於他們聚眾聊天的行為有些不屑。但他不發一語的走到另一頭的空位上,整理自己的東西。
  「……怪人,感覺他跟出葉可以很合得來。這傢伙什麼來頭?」迪諾撐著頭,斜眼看向新人的位置。「蛇目,原所屬是人類的單位。」娜汀歪著頭想了想,似乎也不清楚詳細。人事的部分與他們無關,而且成員的詳細資料只有他們的上司有權限閱讀。
  這倒是挺有趣的。聽著兩人的對話,里斯喝了口咖啡一邊想著。他們與一般人類執法部門不同,是專門處理『斑類』事務的單位,成員也都是由中間種以上的斑類構成。斑類是擁有著猿猴以外動物特徵的種族,里斯便是貓又,擁有貓科動物特性的斑類。與人類不同,他們有著特殊能力,因此需要特別管理。
  斑類又分為輕種、中間種、重種,擁有的力量也不同,是金字塔型的社會。一般來說,中間種以上的斑類如果想進相關執法部門,基本上都會經過他們單位分發,或是直接選擇進入軍校。畢竟即便是輕種,在體能方面也比人類強上許多,沒必要與他們視為弱小的猿人為伍。
  「抱歉打斷你們,不過有案件進來了。」溫和的女聲插進了他們的談話,如同某種提示般將他們一切行為中斷。紫色長髮的少女瞇著藍眼微笑,揚了揚手中的文件後就走向新人和一直沒加入對話的出葉。
  里斯將桌上的檔案夾隨便往旁邊一放,起身就往會議室走,一旁的娜汀與迪諾也停下了討論新人跟著一起動作。
  打開會議室的門,部長米利安已經在裡頭了。待所有人依序入座後,米利安率先開口:「新成員阿修羅,這邊是里斯、娜汀、迪諾、出葉,那邊的是艾茵,基本上負責對外聯絡。其他人有見到再介紹。」簡略的介紹完後,示意艾茵繼續。一份份影印好的資料被放到每個人面前,艾茵拿起遙控器開始放映簡報。
  「艾倫.勒克,8歲,蛇目中間種。」布幕上出現男孩笑得開懷的樣子,緊接著艾茵又調出一張照片,少見的蹙起眉頭說道:「一個月在H市的家中失蹤,三天後在公園被發現。腦部有鈍器重擊痕跡。」另一張照片上頭幾乎無法分辨男孩原來的樣子,中間是暴露在外頭的肌肉組織,而身旁完整放著他的『皮』。
  饒是經歷過多次案件的里斯都感到有些噁心,他看了一眼阿修羅,後者卻沒露出任何表情地翻閱著手中資料,偶爾抬頭對照投影片上案發現場的照片。這樣的反應簡直不像新人。就算是他們也很少接到如此血腥的案子,只有可能是阿修羅有過什麼特殊經歷才能如此鎮定。
  前面,艾茵還在繼續著資料匯報。「格萊斯.羅賓,37歲,黑幫幹部。蛟,重種。」一張入獄照,「……三天前在L市的飯店被發現,呼吸心跳皆已停止,推斷是失血過多。」
  照片上應該是人的物體被自己的腸子纏繞著懸吊在空中,看驗屍結果似乎是在活著的時候就被開腸剖腹,然後被吊起來放血等待死亡。「雖然還沒有跡象是同一個嫌犯所為,但上頭判定需要立刻調查。」艾茵做了總結,她的臉色有些蒼白,但還是堅強的維持著平常的語氣。
  「惡趣味。」娜汀冷冷的說了句,而坐在她對面的出葉開口說道:「妳剛剛,沒有提到死亡。」里斯這才發現剛剛艾茵的敘述中完全沒用到『死因』、『死亡』一類的詞,而且他們接手的案件通常是透過警方高層,而非『上頭』直接派發。再說,第一個事件就已經足夠他們插手了,卻沒有任何的消息,這並不尋常。
  艾茵深深的吸了口氣,「是的……請看,這是C.C.調到的監視器畫面。」她調出螢幕,上頭出現的赫然是應該已是亡者的格萊斯,但時間顯示卻是兩天前。「這也是警方沒有委託我們的原因。」艾茵看向屏幕,湛藍的眸子除了困惑,還有滿滿的複雜。
  「勒克也是一樣的情形?」阿修羅直勾勾地盯著屏幕問道,艾茵點了點頭,操作了下,螢幕上果然出現了艾倫的照片。「艾倫.克勒還活著的消息暫時被封鎖了,而這次也還勉強壓著,但再一次……我們時間可能不多。」艾茵說著,將視線轉向上司,等待他的安排。
  「里斯、阿修羅去H市,艾茵跟著去。娜汀、迪諾、出葉到L市。兩邊挺近的,有頭緒了就會合。」米利安按了按太陽穴,似乎有些頭疼:「現在人手不足,我沒辦法離開。盡快查出來。」語畢,便直接宣布散會。
  不是第一次帶新人,里斯對這個任務倒沒什麼怨言。只是這個新人吧,雖然挺好帶的,不會頂嘴、沒有太多問題,做事也非常俐落……但從下了專機以後,阿修羅跟他幾乎說不到五句話。沒有反應過了頭,讓里斯也有些頭痛。
  在跟地方警局交涉過,拿到勒克家案件資料,三人便前往勒克家。「麻煩請您敘述一下一個月前發現那具屍體的情形。」里斯打量著勒克家的布置,一旁艾茵正詢問著勒克太太,阿修羅則盯著在一邊塗鴉的男孩。
  「真想忘掉啊……」勒克太太嘆了口氣,「那天我從公司回來,一打開門就聞到了很重的味道,嗯、不是血腥味……反而像是香料?雖然過了一個月,可那個味道依舊讓我難以忘懷。」
  「然後就看見、那個東西。」她看了眼自己的孩子,眼中滿是擔憂。「我在門口尖叫了起來,而我先生還在外地工作,只有艾倫……我把燈全都打開,在家裡喊艾倫的名字,每間房間都找過了,都沒有艾倫的蹤跡,我就報警了。但艾倫隔天就出現在家門口,衣服也還很乾淨,沒有受到傷害的樣子……」她停了下來,轉頭看向悶聲作畫的孩子。
  里斯思索片刻後,問道:「警方有將屍檢報告交給妳嗎?」勒克太太搖了搖頭,答道:「沒有。不過在報告出來前,艾倫就回來了,屍體是誰也不重要了吧。」里斯點了點頭,沒作聲,只用眼神向艾茵示意了下,後者意會後便向女主人告辭。
  從勒克家出來,里斯注意到阿修羅手上拿了張圖畫紙。「這什麼?」里斯湊了過去,阿修羅皺著眉頭往旁邊挪了挪,語氣冷淡地回道:「艾倫.勒克給我的。」上頭是一片雜亂的黑色線條,如同此時他們糾結的思緒,只有一條白色的線劃過中央,十分顯眼。里斯撓了撓頭,只覺得並不像一般孩童會畫的圖,除此之外沒有任何頭緒。「回去再說吧。」最終,他說道。
  回到旅館,里斯將資料攤開在桌上,與他同房的阿修羅自顧自地坐到床上盯著畫看,一點也沒有要與他討論的意思。
  「我說你啊──」里斯轉頭,語氣有些不悅,「我們現在是搭檔吧?完全不討論能有什麼頭緒?好歹我也是你的前輩吧?」阿修羅的視線從畫移到里斯身上,又回到畫上,聲音從圍巾後放傳來有些模糊:「拿出來討論也不會比較有進展的。」
  「你……!」桌面上的資料被掃落在地,里斯大步走到床邊揪住阿修羅的圍巾,天藍色的謀子變成貓一般的豎瞳。阿修羅毫不畏懼、或者說根本沒有任何感情的盯著他,語氣依舊如往常般平淡,「你想把時間浪費在吵架上嗎?前輩。」
  里斯咬牙切齒地瞪著阿修羅,半晌後才放開了手,雙眼也恢復成人類的樣子。阿修羅將圍巾上的皺褶撫平,一面起身拿出電腦,登入了他們專用的聯絡系統發送視訊通話邀請。
  『有什麼進展嗎?』一接通娜汀便問,看她的背景似乎還在警局。「沒什麼特別的發現,跟報告上的一樣。」里斯把資料撿起來後也走到阿修羅旁邊,但還是賭氣似的不肯靠近。
  『我們這也差不多。雖然羈押了羅賓,但沒有起訴我們只能暫時拘留24小時。迪諾跟出葉還在裡面審訊。』娜汀說著她們那邊的狀況,沒等里斯進一步詢問,阿修羅便搶先開口問道:「羅賓,狀況怎樣?」螢幕那頭娜汀在紙上寫著,然後才回道:「精神狀況感覺不太穩定。問什麼都不回答,偶爾才回了這幾個音。」她把紙放到鏡頭前,上頭寫著幾個拼音。
  「勒克的精神狀況反而滿正常的。」里斯回想著,「他們兩個到底有什麼共通點……該不會是不同兇手吧?」勒克家只是普通的家庭,而兩具屍體的死因也不同。作案手法、被害人類型都有著相當的差距,如此獵奇的手法顯然是將屍體當作某種藝術品,更不可能是模仿犯……『先這樣,我再查查,有消息在聯絡。』顯然是不用在這多耽擱,娜汀便掛了電話。
  正思考間,阿修羅突然說道:「他們都是斑類。」里斯露出一臉看白癡的表情,說道:「如果他們不是斑類,這案子根本不會到我們手上好嗎?」不顧里斯如此說著,阿修羅逕自走到床旁邊的矮櫃拿了飯店提供的紙,在上頭抄抄寫寫著。末了,他又回到電腦前,把紙放在桌上。
  紙上寫著幾個排列組合,阿修羅撥了另一個電話。『我還以為你們不需要我了……』螢幕上,戴著眼鏡的金髮女性手上還拿著貓咪圖案的馬克杯,正準備接著說下去便被阿修羅打斷:「查查看這些。」他將紙湊近鏡頭。
  「啊?啊、好的。」C.C.看了一會,另一邊馬上傳來了鍵盤聲。「你讓C.C.查了什麼?」里斯問道,理所當然的沒得到回應。『交叉比對後只剩下這個……西諾維爾生技公司,這是你要的嗎?』C.C.問道,將自己所找到的資料顯示在螢幕上。
  新技術研發……?里斯先是瀏覽了下該公司的簡介,再看了一眼新聞,想想阿修羅所說的話,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但阿修羅已經先一步離開了房間。
  「喂、等等,你要自己一個人上哪去!」里斯連忙追上,他一把抓住阿修羅的手,「阿修羅!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如果你不把我當作你的搭檔、不把你當成團隊的一份子,這案子結了,你就回自己的地方去。」阿修羅這才看向里斯,而後者難得的嚴肅。對峙了會兒,阿修羅甩開里斯的手,轉身繼續往前走,但這回他放慢了腳步。
  發簡訊知會艾茵一聲後,照著C.C.給的地址,里斯跟阿修羅來到西諾維爾公司所在的地方。時間已經不早了,只有幾處還透著亮光。向警衛出示了自己的身分證明,兩人順利的進入了大樓內部。「分頭找,比較有效率。」阿修羅說道,沒等里斯回應便逕自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已經過了上班時間,基本上門都是上鎖的。阿修羅看了看左右,確定沒有人後就一腳將其中一扇門踹開。裡頭擺著大量文件,似乎是類似資料室的地方。阿修羅隨手拿起一份資料翻閱,裡頭寫著他看不懂的醫學術語,但越往後看,開始提及斑類、魂現等等人類不應該知道的詞語。沒等他將資料收起,後腦猛地傳來一陣劇痛,接著他便失去了意識。
  阿修羅再度醒來時,身上手腳都被繩子綁著。他試著動了動手腕,發現束縛非常的牢固,恐怕暫時無法掙脫。
  「醒來啦?好奇的小蛇。」一個男聲傳來,阿修羅抬頭,一名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他在資料上看過那男人,是這家公司的負責人。「你果然在拿斑類當實驗體。」阿修羅盯著貝爾,只見對方笑了起來。
  「啊啊,都看到那麼多了啊?實驗總是要有點犧牲不是嗎?」男人笑著,雙眼有著某種瘋狂:「作為重種,你不懂吧?被輕視、被踩在腳下的感覺,如同螻蟻──等我完成了這個實驗,一切就不一樣了!我會成為世界上握有最強力量的輕種!」他停下發言看向阿修羅,冷笑著:「所以,不能讓你們來妨礙我。」
  他從懷裡掏出了遙控器按下,阿修羅腳下的地板立刻分開,使他墜入了下方的水池。「你就好好待在下面等著失溫死去吧。」他居高臨下的望著在水中掙扎著的阿修羅,露出勝利般的微笑。
  「斑類複製計畫?野心挺大的,可惜做不成了。」後頭傳來了說話聲,男人身形一滯,有些僵硬的轉過身。「敢對我的後輩出手?進監獄好好後悔吧。」里斯勾起嘴角,雙眼是貓一般的豎瞳,屬於獵食者的眼神,隱約還可以見到獵豹的影子浮現。
  不過一個輕種,中年男子很快的被里斯壓制住,綁好扔到一旁後,里斯馬上跳到水裡將阿修羅撈起。「喂,醒醒。」阿修羅緊閉著眼,呼吸有些微弱,身上是里斯從未感受過的冰冷。里斯緊緊將他抱在懷裡,「麻煩的小鬼……不就還好我是貓又,還能給你取暖。」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等來了支援,將阿修羅送去醫院後。娜汀走了過來,「這傢伙真是瘋了,一直說什麼勒克得到了蛻變、羅賓是罪人獲得了蜘蛛絲。」原來在那兩人之前還有無數的輕種實驗體,羅賓則是第一個重種實驗體,複製出來的狀況才不怎麼理想。
  計畫被強制中止,所有資料與數據被送回中央銷毀。里斯提筆在報告書寫下,看到阿修羅走了進來。
  沖了杯咖啡,走到阿修羅身旁,里斯搭上他的肩,將咖啡遞給他,「知道以後不要一個人行動了吧?」阿修羅拍開他的手,瞪了他一眼,但卻接下了那杯咖啡。「謝謝。」阿修羅小聲說著。很溫暖,是他從來沒感受過的溫度,幾不可聞的,他又說了句。
「什麼?你聲音太小了。」
「……走開。」
-END-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