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雙黑】段子*2


※幼年雙黑/中原中也中心
※手機排版
※復健
之一。
那是他們為數不多、沒有針鋒相對的記憶。  
融化的冰淇淋沿著甜筒邊緣緩緩留下一道乳白的痕跡,滑過他的手,最終跌進土裡。他無所謂的舔了口其餘還未融化的冰,甜膩的味道在口中擴散,舌尖因為冰冷而有些麻痺。
他的搭檔與他並肩坐著,撐著下巴看向遠方,手指無意識的在膝蓋上輕點著,像是在打著節拍。他的臉上明顯的寫著無聊,卻並不打算催促。
他翹著腳,看了眼靠著椅背吃冰吃得很開心的人,白皙的雙腿晃蕩著。
「虧你還吃得下去。」
「為什麼吃不下去?」
中原中也咬了口有些軟化的甜筒邊緣,歪著頭的樣子看上去有著與年齡相符的天真。「想到某人第一次殺人的時候吐到腿軟的樣子,也算有點長進了。」太宰治彎了彎嘴角,似笑非笑。
他們都清楚,彼此都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光明只會使他們眩目。
「不這樣,你覺得我怎麼會活到現在?」中原中也挑眉,不以為然的說著:「或者說,我們?」他將餘下的紙屑揉作一團,扔進離他們不遠的垃圾筒裡,紙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準確的落入其中。
「是,不是我們。」太宰治說,中原中也側過頭,沒看見他的表情。「是嗎。」稚氣未脫的臉上露出笑容,卻沒有笑意。
「走吧。」他主動牽起太宰治的手,當時的他並沒有為這個動作做出太多的思考。太宰治愣了愣,就這麼被扯著走。
滴答。
突然一點冰涼落在他鼻尖。
他想起方才中原中也更加冰冷卻柔軟的唇,以及滿溢口中的香草味。
他們都不明白彼此行動的意義,或許在許久之後的未來他們也無法為自己找到一個解釋。
但那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事,甚至不需要個理由。
雨水順著手臂一路滲進他們交扣的指縫,最終卻還是沒有分開。
之二。
沒有理由、沒有藉口,這只是生存下去的唯一方法。  
她身上渲染開的顏色和尾崎紅葉指尖的蔻丹極其相似。環顧四周,色彩單調的可悲。太宰治抬起頭,那隻沒有被繃帶纏住的左眼看向他,望不見底的幽邃。
中原中也的手還在顫抖。
他以為他習慣了,事實則不然,有些發軟的雙腿是無法掩蓋的證據。胃在翻騰,中原中也轉過頭乾嘔著。
這是中原中也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利器劃開皮肉的感覺。
他想起以往看著尾崎紅葉操縱著異能斬下敵人首級的畫面。行雲流水的動作仿佛無視了骨骼的存在,他皺起了眉頭,卻不敢有其他反應。偷偷抬頭看向尾崎紅葉,後者只是漠然的看著,負手而立。注意到他的視線,尾崎紅葉低下頭,朝他嫣然一笑。
會怕的話,那就屏住呼吸吧。
柔荑覆上他的雙眼,視野陷入一片黑暗,似是說著他未來就只能在這樣的黑暗中前行。
他勉力支撐著自己站著,幾乎要握不住手中的短刀。
當他揮刀的那一刻,首先劃開了肌膚、割斷了頸動脈,大量的鮮血噴出,女人的尖叫在他切開喉管後便只餘下嘶嘶氣音。頸椎果然很礙事啊,他沒能一次砍下,造成此時屍體的頭要斷不斷的勉強連在那。
中原中也抹了把臉,才想起自己的手也滿是血汙。
會怕的話,那就屏住呼吸吧。
耳邊想起尾崎紅葉溫柔卻令人感到渾身冰冷的話語。
這是你生存的唯一方式。短暫的停止認為你還活著。你只能小心翼翼的行走,回頭等著你的不是光,只有三途川。
中原中也深深的吸了口氣。
Free talk
之一:
我喜歡小男孩。但我討厭冰淇淋。不過小男孩舔融化的冰淇淋感覺很工口,可以。
請別報案,其實我是蘿莉控。
之二:
也許他從來沒有習慣殺人這件事,但不能死對於他來說是更為重要的。
大概沒人在乎不過還是說說。
消失了一段時間,暑假大半個月處於打開文件就煩躁的狀態,腦中想寫的完全無法正常表述。而最近終於能好好的寫點什麼時……
我電腦壞了。
每次想著要帶去修,又會突然好起來………
我有寫手稿的習慣但我有大半的內容還在小黑屋裡頭無法轉移出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崩潰
總之等電腦處理好應該會慢慢回來更,沒有爬牆,也沒有打遊戲,真的。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