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雙黑】紀念

BGM:記.念/雷雨心  
  夏日炎炎,不知不覺已經來到鳳凰花開的季節。
  明明是在高中生涯最後的回憶,畢業典禮時冷氣壞了、音效設備好像也出了問題,導致整個典禮延宕,此時已超出預期的時間太多,周圍傳來了窸窸窣窣的抱怨聲。「啊--校長還要講多久啊。」中原中也聽見身旁傳來了嘆氣聲,他完全不打算搭理對方繼續翻著手上的小說。一隻蒼白的手壓到書上,故意擋住了上頭的文字,隨後一股重量壓上了中原中也的右肩。
  「熱死了,滾開。」中原中也把那隻手撥開,闔上了書本。壓在他身上的人蹭了蹭,一邊誇張的嘆了口氣:「中也,我好無聊喔--」有些凌亂的黑髮蹭上中原中也的臉頰,他一把將人推開,然後把手中的書拍在對方臉上。「給你看,別煩我。」中原中也的語氣敷衍,打開了手機。「中也好無情喔。」太宰治說著,並沒有打開書,反而是伸出手指在中原中也的螢幕上亂劃一氣。
  「--你到底想幹什麼!太宰治!」媽的智障!中原中也差點吼道,但主任正好經過,讓他硬生生的將最後一句怒罵嚥下。「我好無聊。」太宰治一臉無辜的重複道,一手擋住了中原中也的手機螢幕。台上的校長還在繼續演說著,中原中也壓抑著怒氣,被煩了三年他還是無法好好的與眼前這人相處。
  「那你想做什麼?」雖然中原中也一點也不想知道答案。「很無聊所以煩中也啊。」果不其然,太宰治一臉理所當然地說道。如果不是導師頻頻往他們倆的地方瞧,中原中也真的挺想就地跟太宰治打一架的,就像過去三年的他們一樣,一言不合就開打。
  阻止太宰治就只會讓他變本加厲,這是中原中也三年來學到的經驗,所以他總是努力無視太宰治的騷擾,儘管成效不彰。
  中原中也跟太宰治關係不好,上至校長下至學弟妹,基本上全校都知道,但出於某種孽緣他卻還是每年都跟他分到了同個班級。不過,過完這天他就可以解脫了,就忍這最後一次--他可一點都不想在最後一天還跟討厭的傢伙一起被班導抓去訓話。
  「中也啊,」太宰治突然停下了騷擾他的動作,「畢業後可別太想我喔。」他的語氣一如往常的輕佻。「你想太多了,這三年來我可一直在期待這一刻。」黑暗中,中原中也臭著臉回道。
  不過接下來太宰治也沒時間繼續鬧騰,因為開始要頒發各種獎項。其實大多數的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中原中也自己也拿了幾個獎項,而太宰治更是囊括了半數以上的獎項。同學們還打趣他根本不用下臺了。無聊的過程,不過使得整個典禮更加的冗長,當時太宰治笑著如此回應,很好的道出了中原中也所想。
  「別太想我喔。」太宰治離開座位前朝他露出燦爛的笑容,中原中也只是用一個白眼回敬他。中原中也正好是太宰治後幾個獎項,對方上台後就輪到他到一旁的隊伍中等候,他將手機丟在位子上,獨自走入隊列。
  頒獎結束,拿著可能回頭就要扔了的禮券和獎狀,中原中也回到座位上,太宰治很安分地在一旁翹著腳玩手機令中原中也有些狐疑的多看了他幾眼。
  低頭,中原中也發現自己的手機螢幕正閃爍著。
青花魚:。・゚・(つд`゚)・゚・
青花魚:。・゚・(つд`゚)・゚・
青花魚:。・゚・(つд`゚)・゚・
青花魚:。・゚・(つд`゚)・゚・
青花魚:。・゚・(つд`゚)・゚・
青花魚:。・゚・(つд`゚)・゚・
……
  「……你是白癡嗎?幾歲了還做這麼幼稚的事。」中原中也一臉鄙夷,看著滿屏的顏文字瞪了眼罪魁禍首。太宰治露出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怕中也太寂寞啊。」中原中也正想回嘴時,卻被人拍了拍肩膀。
  「中原君,」是他們班的班長,相當秀氣的一個女孩子,「能不能麻煩你幫忙問問太宰君……等等典禮結束後的聚餐去不去?」雖然很想說太宰治不就在旁邊為什麼還要他傳話,但看著女孩漲紅的臉,還是把話嚥了回去。
  轉身看到那張討人厭的臉,中原中也就想翻白眼。「喂。」他嘗試著不去看太宰治的臉,「你等等要去班上的聚餐嗎?」……最討厭由他來問就是因為這麼說好像他很希望太宰治去似的。中原中也想著。他刻意不去看太宰治,所以完全不知道他的反應如何。「我想去圖書館。小矮子還是去多吃點吧,爭取機會長高。」太宰治的聲音傳來,中原中也腦中立刻浮現了他總是嘲諷滿點的笑臉。
  回頭告知了結果,中原中也沒有錯過班長和其他女同學失望的表情。「一定是因為中原同學不去吧--」一片嬉鬧聲中唯有這麼一句清晰的傳入中原中也耳中,他的反應是嗤之以鼻,誰都知道他跟太宰治不對盤,他倆同時在場和和氣氣的吃東西才奇怪吧。詭異的結論。
  典禮總算進行到尾聲,班上的女孩們哭紅了眼,唱校歌的聲音都是哽咽的。師長的祝福聲迴盪,同時頭上裝著氣球的網子被拉開,五顏六色的氣球慢慢飄落。許多人伸手想搶氣球,也有人惡作劇將氣球弄破,一時間似乎沖淡了離別的傷感。太宰治藉著身高優勢拿到了一顆氣球,看也沒看就塞給中原中也。
  「知道中也一定搶不到,所以不哭,來,給你♪」
  「誰要這種幼稚的東西啊!」
……
  離開學校,雨點打在身上,中原中也還覺得這一切有些不真實。剛入學的情景恍如昨日,就這麼一轉眼他就進入了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三年好像三分鐘一樣。而且,之後就再也看不到討厭的傢伙--
  「淋雨淋太多會禿頭的,啊,難道是因為這樣中也才一直戴著那頂丟人的帽子?」陰影籠住了中原中也,雨似乎也跟著停下……只見太宰治撐著傘,站在他身側距離不到一條手臂。
  他們的距離似乎一直都很近,卻總像是同極磁鐵,相互排斥。  
  中原中也嘖了聲,從背包裡拿出自己的傘撐起,像是要將太宰治隔離開來。「你過來幹什麼,圖書館是反方向。」中原中也一邊走一邊說著,臉上的表情寫著為什麼非得跟這傢伙同路。聞言,太宰治狀似無奈地嘆了口氣:「沒辦法啊,我改變主意要回家了。」喔,該死的。中原中也心裡暗罵。 
 --因為兩人回家的方向相同,甚至得一起搭幾站電車。
  還不到下班時間,電車上很空,幾乎能從車頭望見車尾。中原中也找了個位子坐下,前一天沒睡好,典禮又枯燥乏味,此時睡意幾乎要掌握了他身體的主導權。「……你到底幹嘛跟過來。」他有些無力地對著往他身邊位子坐下的太宰治說道,比起疑問,更像是抱怨。一路上兩人的拌嘴幾乎沒停過,現在他完全懶得再多回應一句太宰治的垃圾話。
  「怕中也太想我啊。」太宰治的聲音很輕,已經半閉上眼的中原中也自然沒聽清。
  雨停了,夕陽餘暉自雲層的縫隙間透出,穿過玻璃窗灑在兩名少年身上。安靜如同油畫的場景,誰也不知道,那其實是場別離。
-END-
然後太宰治扔下睡著的中原中也提早下車,中原中也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睡過了好幾站。
去你的太宰治。
-真.END-  
覺得萌嗎?
.
.
.
這是我被同學玩弄實錄。
其實早該打完了但我還是遲了一個多月。最近因為打工的事常常心情很差,回到家就算想打字也只會盯著螢幕發呆,今天終於稍微恢復狀態了。
但我要去吸毒了,呵呵。
分類:親子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