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雙黑】無題

※短短的噗浪猜文風跟風混更(廢人mode誠意0
水光瀲灩,你在岸上緩步走著,如同正欣賞著美景的旅人。豔紅如火的花卉使得整個河岸看起來像熊熊火海,你置身其中,卻感覺不到業火焚燒。你不斷地走著,終點究竟在何方,你一點頭緒也沒有。
周遭寂靜無聲。
前方迎面走來一個人。
恍惚間你空白的腦海中似乎閃過什麼,卻什麼也沒捕捉到。你下意識地停下腳步,等待著對方的靠近。
『你也在這啊。』
你脫口而出,卻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看清對方的臉時,你內心沒來由地升起一陣厭惡。我認識他嗎?你思索著。你在這個地方有多久了?為何在這?你什麼資訊也沒有,卻也沒什麼反應,像是被操控著的偶人只是直覺要沿著河岸走。一直到遇見眼前的人,你才突然有了該有的情緒。
他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抬頭看著你,皺起了眉頭。
他那雙清澈的眸子很好看,如同你身旁河川所倒映的藍天。但不知怎地還真令人反胃啊,你這麼想著。
『還沒醒啊。』
他突然笑了,語氣冰冷且帶著滿滿的鄙夷。你蹙起眉,並不喜歡對方的說話方式--不,眼前的人從頭到腳你沒有一處是喜歡的。你沒有接話,只是等待著他繼續說下去。『沒想到你還笑得出來。』你在笑嗎?你摸了摸自己的臉。『果然很噁心。』他拍了拍身上的黑色西裝,扶正了頭上的黑色禮帽,驀地就扯住你的領子拉到他臉前,與他視線持平。
『你打算什麼時候從你的象牙塔裡走出來呢?太宰治。』
他的聲音不大,聽在你耳裡卻像利刃劃開了耳膜,狠狠的刺痛著。你掩著耳朵狀似痛苦的蹲下身,再次抬起頭時身邊原本寧靜祥和的景色卻成了色調不協調的畫作。
陰鬱而泛著不祥暗紅的天空,河川是腥臭的紅色液體,隱約還能見到扭曲的臉孔。腳下踩的土壤是片泥濘,你和他的腳都陷在裏頭。周圍的紅花只是腐爛的骨肉,絕望的伸出地面,掙扎著想攫取什麼。
你卻笑了,放聲大笑。
『所以,你也在這啊,中也。』
-END-
※    ※    ※
紀錄一下自己寫這篇時的構想。
"你也在這裡啊。"
曾經說過,想寫張愛玲寫得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 於千萬年之中, 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裏, 沒有早一步, 也沒有晚一步, 剛巧趕上了,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裏?”」
這樣的意涵。
相遇的"這裡",只是剛好你我都深陷地獄(人間)
開頭的場景,太宰將自己隔絕了起來。
對我來說,他是個旁觀者,我心中的太宰治自己是這麼認定的。旁人的社會行為在他眼裡看得通透,無意義、令人發笑,氧化的世界--他卻偏偏無法超脫這一切。
其實他也在(他所冷眼看著的世界)裡頭。
生賀那篇曾寫過的,他以為自己可以將自己與他人劃分,卻只是在泥沼中將浮木推開,使自己滅頂。
無法反抗。
"你也在這啊。"
這句話除了前面提到,我試著想表達的那種愛情觀,還有一個則是:你跟我是一樣的,所以你也在地獄啊。這樣的感覺。
感謝願意看垃圾話到此的人。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