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太宰治中心】生而為人之罪

※織太粉慎。
※一點點雙黑。
※太宰治生日快樂。
這一天,是一切罪孽的開始。
  通常這一天太宰治會選擇避開所有人,在黑手黨時倒是還好,在偵探社時總會有人見到他就說,太宰、生日快樂。並不是不接受祝福,而是他實在不認為這一個日子有什麼好慶祝的。海風將他的頭髮撥弄的更加凌亂,散在眼前的髮絲阻礙了視線。
  過去二十二年的這個日子他都是怎麼過的?
  大概就只是當成一個普通的一天,更加靠近死亡的一天。
  紅髮的身影躍入腦海,太宰治想起了那個人。促使他擁有眼前生活的,已經死去的人。『到幫助人的那邊去吧。』他的最後一句話偶爾會重新浮現,清晰而無法逃避。
  「我這麼做了,然後呢。」太宰治低喃著。他燒了那件黑色大衣,重新見到了光,一切都照著那個人所希望的走。是啊,這是織田作之助所希望的,那麼太宰治所求又是什麼呢?他依舊用他的笑容掩飾內心萬般情緒,他依舊尋求著解脫。
  吶,你想做的事,我替你達成了。但我卻連你會不會知道都不曉得,甚至,你知道了又如何呢?太宰治仍然是那個太宰治。一個逢場作戲、披著俊俏外皮的行屍走肉。
  就像當初和織田作之助認識、交往一樣。
  織田作之助,太宰治唯一真心相待的朋友--在外人眼裡、甚至在坂口安吾眼裡都是如此。坦誠以待,太宰治對這個詞陌生又熟悉。在人生的舞台上,人人都是個戲子,他只是演得比較投入,投入到分不清虛妄與真實。一開始怎麼接近織田作之助的?不過是他一時的興起。是的,不過是。幹部與基層人員,被吸引而成為朋友,唯一的朋友,這樣的劇本似乎挺有趣的。
  織田作之助是個將一切都看得很透澈的人。和他一樣,對於周遭的一切都很明白。太宰治相信他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臉上的笑容是假的,但他裝作不知道,還是陪自己一直玩了下去。又或者,他只是不在乎,太宰治於他或許不過是個親近些的陌生人,是真是假又有何區別?
  太宰治是個沒有感情的人,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覺得的。所有的情緒都可以偽裝,開心時可以哭泣、憤怒時可以大笑,他沒有真實的情緒,同樣不懂得如何建立所謂的人際關係。不是指利益層面的社交手段,他從不缺乏那些,而是一般人口中的交心。怎麼會有人傻到把自己的心交出去?他曾嗤之以鼻。
  卻沒想到演戲演著,就成了真的。
  至少在織田作之助斷氣的瞬間,那一剎心臟被攫住,幾近崩毀的理智不是作戲。興許是因為那樣,他才真的照著那人所說的話,一步一步的去完成他的遺願。儘管連太宰治自己都不知道這麼做有沒有意義。--即使身在光芒之下,他仍然是那光無法透過的黑。
  啊、說起作戲,搭檔遊戲大概是在黑手黨那段時間第二有趣的事了。唯一不同的是,那些殺意倒不是他裝出來的就是了。
  中原中也,太宰治想起的第二個名字,模樣嘛,想到就倒胃口,還是別想起的好。他們和平並肩而行的次數屈指可數,千方百計想殺死對方的次數卻是連太宰治都算不清。
  第一次在森鷗外的引導下見到中原中也,太宰治沒有任何感覺,對他來說只是個同台演出的人罷了。當時還差不多的身形讓中原中也還能平視他的雙眼,小小的男孩神情倨傲,那樣的年少輕狂。他肆意而張揚,不屑於隱藏自身,這一點,至今也沒變過,即使中原中也現在已經高居幹部一位,也只是將他磨得更加銳利,他的光芒沒有一絲黯淡。
  對於中原中也,他先是不屑一顧,接著是感到可笑,最後是深深的厭惡。
  他看著中原中也,似乎就能明白所謂的真實為何。感覺很快就會死了啊,當時的太宰治想著。卻沒想到他們就這麼糾纏了許多年,中原中也一直沒如他預料的死去。他的張狂出自於對自身實力的自信。不需要任何掩飾,沒有必要。
  所以太宰治開始討厭起他的搭檔。討厭他的鋒芒畢露,討厭他的耀眼,討厭他讓自己的作戲顯得愚蠢而可悲。厭惡的情緒互相感染,他很清楚中原中也同樣的討厭他。他總忍不住嘲弄中原中也,他很善於挑起對方的怒火,讓中原中也身陷困境也是他所擅長而樂見的。愉快,他難得的有了感覺。
  諷刺的是,他們對彼此的信任已成本能,甚至無須思考就能動作。中原中也信任他,除了一件事。
  某次的心血來潮,太宰治曾問道:「中也,你那麼相信我,那你就不相信一下我愛你這件事嗎?」他彎著嘴角,如同往常戲弄中原中也的神情。「不相信,你的任何一個字我都不信。」中原中也很快的回答了,他語氣冷漠,眼中的打量像是在思考太宰治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太宰治無語,他想裝作無所謂的聳聳肩,內心卻漫起了其他的感覺,有些苦澀,又如鯁在喉。他已無法分辨,這是他劇本的一部分、還是什麼他沒有掌控到的變數。
  回過神,漫天橘紅的夕色提醒了他大半天過去了。
  他一直尋死,不是為了如櫻花綻放般剎那的燦爛,只是尋求著解脫。他一直冷眼旁觀著世界,黑暗、腐壞,無處不在,他披著華麗的戲袍與面具,自以為如此就能避開一切,卻不知已經一腳踩入了泥濘。他深陷其中,卻因為他曾自豪的演技而什麼也無法觸碰。
  生而為人之罪即是活著本身。
  活著不是為了贖罪,而是反覆的折磨直至死亡。太宰治從不相信天堂與地獄,他只知道人間是個刑場。
-END-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