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太←芥】夢回

他將手放在胸前,靠近心臟的位置,可以感受到器官一下一下的搏動著。但卻好像沒有活著的真實感。不,也許談不上是活著(Living)而是掙扎著生存(Survive)。連思考自身存在價值的時間都沒有,唯一的念頭只是如何苟延殘喘地度過這一天。
在遇上太宰治之前,他從來不知道生活是怎樣的,時間的流逝是無意義的,這是場困獸之鬥。
太宰治。
對於芥川龍之介來說是唯一能挑起他一絲情緒的字詞。
對太宰治是抱持著怎麼樣的情感,芥川龍之介不懂,他也不曾去思索。比起情感,或許稱為執著更貼切些。扭曲而變形的情感成了近乎偏執的狂熱執念,言語也無法解釋他複雜的情緒。
太宰治的手貫穿了他的胸膛。
世界在崩塌。
他沒有心,更不會有淚水。胸前的空洞永遠無法被填補,赤色佔據了他的視線。一瞬間回憶與曾抱持的情感湧現,那個位置得到了短暫的饜足。無論是什麼都不可能撼動太宰治在他心中的位置。即使太宰治說過的話全部被他遺忘,所有的記憶都被抹消,他的執著也不會改變。
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
即使知道會被殺你也要過去嗎?在他走到相同地點前,似乎有人問道。
──會。
如同飛蛾撲火,那是種生物本能,太宰治之於芥川龍之介就是那樣的存在。
他追逐著那個背影,直到黑色的大衣被褪下換上了砂色的風衣,為什麼而執著,是否也曾想與之比肩?又一次令他幾乎昏厥的疼痛傳來時,芥川龍之介勾起了嘴角。
那是不可能的。
他們能看到的只有屍骨堆積而成的山以及盛開的彼岸花吧。並行至山頂,而最後一具屍骸,或許是他吧。
飛花漫漫,芥川龍之介的血染紅了太宰治蒼白的手。
又一次的,他的身子無力倒下。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同樣的時空,芥川龍之介再度睜開眼。他身旁的人問道。他搖了搖頭,還不夠強,還要更強大,必須得到那人的認同──
即使無數次將自己抹殺也在所不惜。
又是一次午夜夢迴,他重新醒來,身下是無數的屍骸。那些太過弱小的"自己"。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