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雙黑】Turn You On

防爆
※太中
※中原中也性轉
※中原中也性轉
※中原中也性轉
  「親愛的,怎麼這--麼不開心啊?」被壓在身下的少女笑得花枝亂顫,刻意在開頭的稱呼上加重了口氣。太宰治默不作聲,如果有其他人在場,大概已經感覺到一陣膽寒,而他的搭檔卻毫不在意的笑著。
  中原中也總是樂於看見太宰治面具碎裂的那一刻,哪怕最終總是得付出更大的代價,她仍舊樂此不疲。中原中也將雙腿纏上太宰治腰間,一個翻身轉而將人壓在身下,她居高臨下的望著太宰治,挑釁的笑道:「你不該感謝我嗎?如果不是我,潛入可得花上一個月。」
  「那也該感謝目標沒什麼品味,讓我們能有個輕鬆的切入點。」太宰治皮笑肉不笑的回應,比起中原中也的譏諷,思緒一片混亂才真正令他感到煩躁。
  腦中不斷浮現中原中也親暱地摟著男性的胳膊,撒嬌似的喊著親愛的──的確,這讓他們只花了不到一個星期就解決了目標,但太宰治此時卻寧願花一個月潛伏,只因為他在看見搭檔身邊的男人不是自己以後幾乎失去理智。本應該留下詢問情報--儘管他早已掌控了那些資訊--他卻直接射殺了目標。
  「你該不會在吃醋吧太宰?」中原中也嗤笑著,戴著黑色手套的小手不安分的探向太宰治跨間。怎麼可能。太宰治下意識想反駁,回想了下自己的焦躁與行徑,他即使不願意也得承認那是種稱為嫉妒的情緒。「那麼中也妳呢?」太宰治反問道,雙眼深沉的看不清想法,「妳現在……又是在做什麼?」他重新掛上笑容,盯著跨坐在他身上的嬌小女性。
  「安撫我男人,這個答案你滿意嗎?」她笑得肆意,一手按在太宰治胸口,抵著他的心臟,好像這麼做一切他所想掩飾的似乎都能透過心跳讀出。太宰治沒有回應,只是握住那隻纖細的手腕,手勁之大令中原中也皺起了眉,「太宰治!你做什——」手被拉著向後一扯,中原中也整個人重心不穩撲在太宰治身上,太宰治按住她的頭順勢吻了上去。
  充滿侵略性的索求,強迫著她配合自己的節奏,而後被中原中也一把推開,後腦磕在沙發的把手上,太宰治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鷙。他的唇角沾上了中原中也的唇彩,太宰治瞇眼看著正微微喘著氣的人。沒等中原中也緩過氣,他便徑自解起了她胸前襯衫的釦子。
  「還真是不會挑地點。」中原中也的眼中閃過一絲嫌惡,直起身子藍眼瞥向了倒臥在血泊中的屍體,不久前她還扮作戀人的目標。「怎麼,中也會怕嗎?」太宰治輕笑,手中動作絲毫未停。「我才怕你被嚇到硬不起來。」中原中也哼了聲,裝腔作勢的回擊。
  血腥味藉著擴散作用在空氣中漫開,中原中也對這氣味並不陌生,自然談不上害怕。只是那雙已經失去焦距的雙眼朝著這個方向,總有種被人盯著的感覺,讓她感到有些不自在。
  中原中也假裝著不在意的繼續撩撥太宰治,她拉下他的褲襠拉鍊,伸手撫上那已經起了反應的地方。與此同時中原中也的襯衫也被完全解開,豐滿的胸袒露在眼前,中原中也壓低了身子,整個胸口貼上了太宰治的身子。有些粗暴的吮吻,在她雪白的肌膚上留下了斑駁紅痕。太宰治將手探向中原中也的私密處,不輕不重的隔著薄薄的布料摩娑著,中原中也扭了扭身子想掙扎,卻被環住腰限制了動作。
  中原中也忿忿的扯了扯身下男人重要部位最後的布料,便能感受到滾燙的慾望抵著她下腹。中原中也舔了舔唇角,如同看見獵物的貓科動物,輕啃著太宰治的喉結。太宰治捏住她的臉,將她的臉扳向自己,再一次的唇舌交纏。他們誰都不打算先吭聲,像往常一樣在暗中較勁著,等待對方先按捺不住。
  「要做還不快點。」到底還是中原中也的耐性差了點,賭氣似的哼了聲。見狀,太宰治輕笑道:「中也想要的話,自己來如何?」其實太宰治也沒好到哪去,他對於能在忍多久並沒有多少把握。中原中也在他的雙眼中讀不出情緒,但對彼此的熟悉她很明顯的感受到搭檔真的動怒了,然而她完全沒有一絲悔意反而更樂了。--那個太宰治吃醋了,還是為了她呢。作為回應,中原中也稍微起身把內褲給脫了,隨手一扔的動作令太宰皺起了眉頭。然後扶著太宰的肩膀緩緩地讓硬物進入自己體內,沒入的瞬間她忍不住發出舒服的嘆息。
  太宰治沒有動作,中原中也有些不耐的譏笑道:「怎麼?不行了嗎?才剛開始而已,老了怎麼、嗯啊--」突如其來的頂弄讓呻吟取代了後頭的話,中原中也掐緊了太宰治的肩頭。「繼續啊。」太宰治的聲音傳來,沒忽略他不屑的嗤笑,身下緩慢的磨弄像是飲鴆止渴,她想要更多。
  經過短暫的僵持後,還是中原中也率先開始了動作,身子的一起一伏像是主動幫著灼熱的性器在自己體內抽插著,因為重力作用似乎還能比以往更加的深入。「今天的中也怎麼感覺特別欲求不滿啊。」太宰治揚手在那白皙的臀瓣上摑了一掌,力道剛好留下了淺淺的紅印。「啊、」中原中也似乎是被太宰治的動作嚇了一跳,整個身子有那麼一瞬的繃緊,隨後又露出不以為然的笑容,「你有本事說我欲求不滿,你有本事現在拔出來啊、哈。」
  太宰治偏了偏頭,伸手揉上那對柔軟的乳房,骨節分明的手指微微陷入,他靠近了中原中也因為情慾而泛紅的臉,輕笑著:「中也是認真的嗎?可是我看中也好像自己很捨不得離開呢。」如他所說,濕熱的軟肉緊緊包覆著他的性器,每一次中原中也的起身都沒能讓他完全退出又再度進入。
  「嗯、好深--」快感透過結合的動作不斷的傳來,中原中也從來不會刻意掩飾她的感受,放浪的呻吟通常也能更好的挑起太宰治的情慾。見太宰治還是不打算配合,中原中也忍不住挑釁道:「喊個人親愛的就這麼讓你受不了?我可還沒跟他上過……」沒等她說完,便被壓到椅背上,一條腿被架起,被迫用著一種不太舒服的姿勢接受男人的進入。太宰治的動作有些粗魯,疼痛大過快感,中原中也的眼眶泛起了生理性的淚水,看著楚楚可憐的樣子卻沒有激起太宰治任何的憐惜。
  「唔……你他媽到底發什麼瘋、明明你自己,也常常勾引別的女人不是嗎?嗯、哈啊!」糟糕的體位維持久了,不適的感覺使得中原中也根本感覺不到任何做愛會有的愉悅,她咬著牙斷斷續續地說著。
  有性無愛,他們兩個一直以來都是如此。至少她是這麼想的。
  雖然她偶爾會說太宰治是自己的男人,但實際上太宰治從來沒有承認過。流連於太宰治懷抱的女人不少,她依偎過的男人同樣數不清。她會和太宰治做愛,但她不認為那是屬於情人之間的事,或者說她不敢擅自那麼認為。中原中也瞭解太宰治,但不代表能看透他的一切心思。每一次性事後清醒的隔日,身旁的位置已經失去溫度,一夜風月之事宛如夢境。那便不要抱有任何的期待,維持著現下的關係就好。
  她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不過她也沒期待過就是了。
  「等等、」感覺到太宰治的動作似乎加大了些,突然想起剛剛似乎少了某個環節,而今天又是不太合適的日子,中原中也掙扎了起來,「不能、在裡面,太宰--」雙脣被堵住,太宰治扣住中原中也的腰不讓她逃脫。白濁的液體順著大腿自私處滑落,中原中也有些無力的軟倒在太宰治懷裡。
  「這個回答妳滿意嗎?親愛的。」
  他湊近她耳邊,絲絲氣息如同毒蛇吐信。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