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雙黑】POIparo段子

※疑犯追蹤POI S5嚴重劇透
※純屬滿足個人妄想的段子
※角色代換
※滿是刀片
※BGM:如果我變成回憶
警告在前了,就別找我談人生了……
「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中也。」
中原中也在牢房前停下了腳步,押解他的特工在後頭做交接,一旁的局內聯絡用電話響起,他反射性的將之接起。
那是他熟悉的聲音,卻不知怎地令他心跳漏了一拍。「太宰?」他開口,聲音有些發顫。「……不,是我。」那個與他搭檔完全相同的聲線如是說。
——該讓機器選擇自己的聲音。
森鷗外的話在中原中也腦中浮現。所以最終他選擇了太宰治的聲音嗎?中原中也忍不住笑了。
沒有往常的狷狂,是那樣的哀戚。
他被Samaritan的特工抓去,七千多次的情境模擬,他早已分不清什麼是真實。此時的一切總讓他感覺也是模擬的一環。
他想起在不久前的槍戰中太宰治笑著對他說,對宇宙來說,他們也許都只是在模擬,只是一個變數。
你聽過薛丁格的理論嗎?中也。槍聲不絕於耳,太宰治的聲音卻是如此清晰的傳進他耳裡。宇宙、我們,都只是一個形。不過你有個不錯的“形”,親愛的中也。
他那時還吐槽著太宰治你的調情還是那麼不分場合。
只是他沒想到太宰治為了掩護他而負傷中槍,他被中情局的人抓到,也失去了太宰治的消息。
然後現在,他知道了。  
「你,能幫我離開這裡對吧。」
「只要是你的要求。」  
那聲音帶著笑意,恍惚間他似乎又看見了太宰治那總是掛在臉上的笑容。
腦補一下自殺七千多次依舊傲氣的中也,醒來還要嘲諷一下不就是逼自己做自己搭檔最愛幹的事嗎?真噁心啊居然還得學那傢伙。
「太宰,你懂什麼。」中原中也手中的USP沒有放下,槍口還是對著太宰治。「摧毀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剝離他的真實感。」夜色中,中原中也的笑容有些模糊,太宰治卻聽得出當中的嘲弄,「他們成功了。」
他已經失去了辨別真實與虛幻的能力。
也許此時他給自己一槍立刻就能重啟。
反覆輪回。
「我只會殺了你。雖然我的確很想這麼做,但事實證明……」中原中也笑了兩聲,轉而將槍口指向自己的太陽穴。
「那好吧。」太宰治將手中的G26開了保險,抵住自己的喉管。「你做什麼!太宰治!」中原中也的聲音帶了一絲急切,就想上前奪槍。
「因為看起來中也很想跟我殉情的樣子嘛。」太宰治無所謂的笑著,眼中卻透著認真。
「你知道的,我沒有信仰,我們死後會去哪裡呢?」
「也許待會就知道了吧。」
……
現在,你知道你去哪了嗎?記得告訴我,不然我找不到你。
雖然太宰無法像Root一樣喊出I can't live without you,嗯。但,就這樣吧。
我早已不期待自己能夠善終。
他說。
沒有誰少了誰就活不下去,至少他們是這麼認為的。
但事實是中原中也被Samaritan抓去時太宰治瘋了一樣的找他,威脅TM、拒絕等待;強迫中原中也進行情境模擬、想策反他,最終只得到七千多次相同的爆頭自殺結局。
ISA教導他們遇到刑求時就將感官轉嫁到安全處(safe place)。
但對中原中也來說沒有一處是安全的。
中原中也是如何熬過那一次又一次的模擬的?大概是因為待在太宰治身邊比這更令人作嘔吧。他答道。
中原中也不在時,太宰治將據點重新佈置了一番,東西的擺放都和中原中也的安全屋十分相似。
中原中也不在時,太宰治買了他平常最喜歡吃的捲餅。口味醬料他記得清楚,他習慣在中原中也完成前替他買好食物。「真難吃。果然是中也會喜歡吃的東西。」他咬了一口,發出有些模糊的嘲弄。
中原中也不在時,負責餵食那隻比利時狼犬的工作顯然落到了太宰治身上,他用荷蘭語讓牠在原地等著,放下食盆躲得遠遠的之後才准牠去吃。跟中也一樣麻煩啊。
一口氣混了這麼多更,一堆邪教。其實從五月中開始狀況就一直很差,沒辦法定下心打什麼,看了510簡直精神崩潰,希望六月開始的現在一切能好轉。接下來或許會開長篇坑。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