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與】微醺

  兩人的初遇是在戰場上,那也許是中原中也遇到第一個毫不畏懼他能力、還敢反威脅要將他大卸八塊的女人。他勾起嘴角嘲弄著對方的狂妄,女性同樣高傲的睨著他。有趣,這是他當時對與謝野晶子留下的評價。
  第二次相遇,是中原中也怎麼也沒料想到的。
  中原中也推開門走進自己常來的酒吧,一眼就看見那個佔據在他常坐位置上的女人。他挑了挑眉,逕自走到與謝野不遠處坐下。她發現了他的存在,沒有說什麼,只是看了他一眼,將包包拉近了自己,毫不掩飾的提防著。中原中也不以為意,雖然眼下黑手黨與偵探社是屬於和平狀態,但那口頭協議如此脆弱,一顆子彈就能擊碎這可笑的平衡。
  其實他挺意外會在這看到偵探社的人,先不提這間酒吧是屬於黑手黨管轄範圍,已經過了十二點一個女人家居然還會獨自在外頭晃蕩。點了自己常喝的酒,瞥了眼與謝野身前的杯子,長島冰茶,中原中也回想了下這家店似乎比一般店家混了更多種酒,不過處理手法並不好,酒精混雜的味道讓他只嘗試了一次就不想再點了。
  「妳該讓他們多兌點可樂的。」鬼使神差的,他開口說道,不知道算不算是向對方搭話。與謝野偏過頭,紫紅色的眸子閃爍著疑惑,昏暗的燈光下她的表情有些模糊,中原中也猜她是笑了吧。「謝謝提醒。不過這是最後一杯了,無所謂。」她說著,將杯中剩下不到一半的調酒飲盡。
  再見啦,中原先生。她輕笑著,旋身離去,長裙隨著她的動作劃出一道弧度。
  很難再見吧,當時他想著。卻沒想到後來真的再見了,而且次數頻繁。「為什麼妳老是這麼晚跑來酒吧?」有一次中原中也忍不住開口問道,不可否認他有點大男人主義,不管與謝野表現得如何強勢、身分是令他們組織頭痛的敵人,她在他眼裡始終是一介女流。「我覺得我的夜生活似乎不需要被小弟弟關心?」與謝野抿了口Pink Lady,有些挑釁的回道。中原中也無言以對,他看過偵探社每個人的資料,自然知道眼前的女性其實比自己還要年長--不對,他這是在擔心嗎?
  怎麼可能。中原中也甩了甩頭,想將那荒謬的想法逐出腦袋。「喝醉了?」一旁傳來女性的問話,中原中也沒有回答,他揉了揉有些發燙的臉。大概真的是酒喝多了,他想。一杯水放到眼前,他抬頭,對上與謝野的目光。她一如初見時並未多說什麼,只是撐著臉頰看向他。
  微醺的醉意,讓中原中也有種自己踩在邊界上的感覺,夢與現實的交界處。模糊的夢境中,他的敵人正對他笑著,恣意而狷狂。他下意識地伸出手,但他是不是想握住那雙同樣戴著黑手套的素手,他不確定。
  妳為什麼總是出現在這?他問道。
  因為什麼,他沒聽清,腦中剩下的只有那清脆的輕笑聲。酒意渲染著周遭的空氣,中原中也伸手握住了那隻撫上他臉頰的手,笑了。與女性如出一轍的輕狂。
分類:親子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