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段子】01-06

【01|雙黑】  
你們何其幸運,得以相愛?  
口中溢滿著苦澀,心臟被人攥緊,血液集中著快要無法承受而撕開心室的疼。作嘔著,嘔出的不是酸澀的胃液而是漫漫飛花。拖行著身子在泥沼中爬行,卻只是陷入、只是使身上沾滿了泥濘。  
說著愛啊。  
裝乖扮痴的人們,互相撕扯著身上的血肉,渴求著他人身上的愛,那一顆心,跳動的心臟,只容許自己一個人霸佔。  
然而不是每個人的心都可以容納得下自己。  
說不得,求不得。
【02|雙黑】  
太宰治的世界不會有他。
太宰治總是望著他看不見的未來,空洞而虛無。就像踩在不同的平行線上,他們在同一片天空之下仰望著不同的地方。
太宰治是遙不可及的,心中迴盪著冷笑。
可是他為什麼該死的就是想狠狠的扯過那個人,迫使他站在他身邊?  
中原中也的世界不會有他。
他看得太多,經歷了太多次。
『想要得到的珍貴事物,在說出口、得到的瞬間就會消失。』
最終只是失去。中原中也不可能屬於他。
腦中的聲音咆哮著。
——偏偏他死也放不了。  
可笑又可悲的愚者喲。  
憎惡著彼此卻想盡辦法的保護對方,太過深刻而在眼上刻下了傷痕,假裝蒙蔽。
不過是一場華麗的鬧劇,撞得頭破血流後自以為是的封閉自己,以為這樣就是好的。自怨自艾的想著,『啊、不擁有就不怕失去了』卻又無法克制自己去接近彼此。  
可憐又可憎的愛情喲。
如此渴望著擁有,卻又害怕著擁有。  
【03|雙黑】
畫地為牢。  
這是個腐朽的牢籠,太宰治在欄杆之外凝視著他。中原中也不懂——他明白,卻選擇裝傻。
他們的手可以透過間隙相扣。但誰也不願意先朝對方伸手,被蝕去的枷鎖禁錮著他們彼此。  
他們是在黑暗中生存的人。  
拖行著身子、血跡斑駁在地上劃出一道長痕。拖著無形鐵鏈的腳鐐鋃鐺作響。  
但他們誰也逃不出這該死的牢。  
相邀彼此到頹靡而富麗堂皇的宴席,剜出心作為饗宴。起舞著,踏著一次又一次重複的步伐,機械式的舞動身體。
腐爛的屍體跳著舞。太宰治笑了,朝中原中也紳士的伸出手。枷鎖相碰,發出清脆的聲響,卻很快的被掩去。  
在這籠中盛會。
沉淪。
【04|雙黑】  
血在蒼白的牆上蜿蜒,瑰麗的曼珠沙華盛開,散發著鐵鏽般的氣味。  
那是中原中也第一次殺人。  
他乾嘔著,像是要將肺腑也一併吐出般,扼著喉嚨無聲的嘶吼著。太宰治冷眼看著,真沒用呢,他輕笑。那是一個仿佛人偶硬被刻上的弧度。  
中原中也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顫抖的肩膀還是暴露了他的脆弱。  
太宰治走到他身旁,扶起了倒臥的人。花白的半固體從裂開的頭骨中傾瀉而出。除卻眉心的空洞,那是一張精緻而美麗的臉。女性沒有太驚恐的表情,反而是熟睡那樣的恬靜。她甚至帶著一絲笑意。  
看,多美啊。
太宰治輕撫著已然冰冷的臉龐,像是對待心愛的玩具。他在女性的頰邊鄭重的落下一吻。
死亡很美吧。太宰治重複道。
公正且平等,萬物歸一。  
你真噁心。
中原中也有些虛弱,但不妨礙他表達他的嫌惡。  
謝謝誇獎。
太宰治又是那面具一樣的笑臉。  
那笑容有種熟悉感。中原中也看了眼他懷裡的逝者,恍然。  
太宰治不過是具會呼吸、會走動屍體。
【05|雙黑】
中也,你說,我們誰會先死啊。  
誰知道。但我希望你趕快去死一死。  
也是呢,中也一定不會帶花給我的吧。
【06|雙黑】
BGM:我等你到三十五歲
啊、不好意思。
那是一個看上去三十歲上下的男人,他撞上了一對正在拍攝婚紗照的新人。燕爾新婚的小倆口反而問他有沒有受傷,他笑了笑說沒事。茶褐色的眸子笑成一彎月,給人十分親近的感覺,卻又僅止於禮。
新婚快樂啊,要幸福喔。他看似由衷的祝福道。
他拾起掉在地上的花束,起身離去。背影莫名的蕭瑟而孤寂,滿溢著幸福氣息的新婚夫妻自然不會注意到,也不會有任何行人注意到。
男人來到一個墓碑前,擺上花束。
「我來看你了,中也。」他輕聲說。
他撫過墓碑上刻的字,中原中也,享年二十五歲。
那年他有些彆扭的對他說,我等你到三十五歲,你不來,我就找別人了。
他笑了笑,一如往常的笑容。他們都清楚,他們誰也無法先將愛字說出口。儘管並肩走了那麼久、儘管那麼了解彼此、儘管……
那是一個夕陽很美的遲暮。
波光粼粼的河上,暮色在河面上灑滿了橘金色的粉末。他接到了一通電話,內容是什麼他不記得,也許從當時就只接收了一個訊息--中原中也死了。
人生第一次,他感到茫然無措。
像他試圖自殺時在江面浮沉,水淹沒了他的鼻咽,堵住了他的呼吸,逼得他只能吐出幾個泡泡,然後失去意識。冰冷攀上了他全身,他失神了很久。中也為什麼死了?他不明白,他幾乎偏執的去尋找答案,但他若是不知道答案就更不可能會有其他人知道答案。
你說要等我到三十五歲的。
他只是不敢說出答案的膽小鬼。他們在一起,從來沒有明確地確認過關係、沒有過任何承諾,只是整個生活不知不覺的纏繞在一起,漸漸的難分難捨。他害怕他說出來後,有一方會厭倦--得到後的瞬間就是失去,他一直這麼認為。
究竟誰比誰陷的更深?他曾經想過自己不可能會陷入這樣的感情中,卻沒想到自己早已踏入了流沙,慢慢地被淹沒至滅頂。
我等你到三十五歲了,為什麼你沒有來?
他喃喃自語著。
我不想要你永遠等我。
「 很多時候,不是願意等下去,而是不得不等下去——知道能讓自己這樣喜歡著的人,這輩子都不會再遇到第二個了。」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