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雙黑】世界若沒你在旁

練筆,試抓角色個性,太中太無差,很久之前的噗浪極限創作60分
世界若沒你在旁,那肯定是一片淨土。
中原中也這麼想著,他相信他身旁的那人肯定也是這麼想的。背對著背,他們是那麼瞭解彼此,卻又讀不懂對方的想法。不,也許只有他而已。
  他比太宰治晚一些成為幹部,而他升為幹部那天晚上,森鷗外把他叫去,指著一個跟他年紀相仿的少年說,這是你未來的搭檔。月色灑在兩名少年身上,在腳下匯聚著陰影。中原中也仔細打量著對方,少年身上纏著多處繃帶,雖然個子看上去比自己高,感覺卻是弱不禁風,可能挨自己一拳就得倒了。不過他還是很服從命令的,儘管有些不以為然。
彼時中原中也還沒那麼討厭太宰治。
  起初兩人並不常見面,只有特別指定他們完成的任務才會碰面。都是幹部,各自有各自分內的事要處理,私底下自然說不上有什麼交集。
  是什麼時候開始如此厭惡太宰治這個人的呢?中原中也回想著,似乎是太宰治嘲笑了他的帽子——他總喜歡拿那頂帽子作文章——又或者是自己忍不住嘲諷了受了輕傷的他,然後反被堵的啞口無言。認真追溯起來反而想不起起因,反正他那個一天到晚掛在臉上的假笑就是讓我噁心。中原中也想。
  儘管在磨合之後,中原中也不得不承認太宰治真的是一個實力不錯的搭檔,唯一的缺點就是他倆真的很不對盤。在他一槍打穿敵人頭骨時,總想順便一槍打爆搭檔的頭,也算圓了太宰治想去死的夢。中原中也很討厭太宰治,連他自己都說不上原因,卻又一次次的將他從鬼門關拉回來。太宰治討厭中原中也,卻總在被救下時靜靜的聽著中原中也破口大駡。
他們被譽為最兇殘的組合,他們的默契無人能及,關係卻是那麼的惡劣,就好像對彼此的情緒總是那麼的複雜與矛盾。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中也會很開心吧?在太宰治叛逃前一個月,太宰治突然問道。那時他正試圖在櫻花樹上吊,被中原中也一腳踹了差點自殺成功,卻在下一秒被中原中也拽了下來。那當然,我一定會開最貴的酒慶祝。中原中也惡狠狠的回道。太宰治茶褐色的眸看向他,有一瞬間中原中也好像察覺到了什麼異樣,太宰治卻又馬上恢復平常嬉皮笑臉的樣子說,我也這麼想呢,希望有一天可以離開中也身邊。
  中原中也永遠讀不透太宰治的想法,比起太宰治總是不知道在盤算些什麼,他更習慣依靠直覺並且執行。只是有時候回想起那雙深沉的眼,中原中也就會想起自己的異能施展到極限時所產生的黑洞——任何事物皆無法逸散、最深沉的黑暗。
  中原中也其實從來沒有嘗試著去探究太宰治的想法,他們就是兩個獨立的個體,對方在想什麼根本無關緊要,當然,也有例外。當太宰治吻上他,甚至有想將舌頭探進他嘴裡的跡象時,中原中也十二萬分的想撬開他的腦子,看看太宰治到底在想些什麼。
  但他卻沒有馬上推開太宰,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待到兩人都有些喘不過氣是,太宰治戀戀不捨的舔了下他的唇瓣才起身。你開發了新整人方式是吧?中原中也怒極反笑,伸手用手背抹了嘴一把。
  太宰治定定的望著他,那雙藍眼真好看,像晴朗的天空,跟中也一點也不像,他這麼想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對一直以來很討厭的人做出這樣的舉動,不過有一點他可以確定,這不是什麼在整人的戲法,因為他一點點想笑的感覺也沒有。喝醉了吧,良久,他給了個答覆,對中也,或是對自己。
  沒想到你也會發酒瘋啊太宰?他的搭檔冷笑著,看似接受了這個答案。太宰治突然露出了像往常一樣的笑容,怎麼好意思被中也這麼說呢,之前你大跳脫衣舞的時候可是我阻止你的呢。中原中也才得意了沒幾秒,臉色就是一僵。太宰治哈哈一笑,他的搭檔就是這麼好騙,總是被自己耍得團團轉的。
  騙你的。太宰治說過這句話無數次,對他來說似乎謊言信手撚來,偽裝自己的情緒就好比吃飯似的。除了任務,中原中也幾乎分不清太宰治所說的到底是哪些真話哪些是假話。他只能恨恨的咬牙,偶爾的偶爾給他一點還擊。
  所以聽到太宰治叛出組織時,人不在橫濱的中原中也第一反應是,太宰治這傢伙又再演哪出?而後才反應過來,這個消息是真實而確切的。他應該感到開心的,但他除了我知道了,似乎什麼也說不出來。揮手示意傳達消息的人離開後,他翻出了這裡收藏最昂貴的酒。
太宰治滾了,那個討人厭的太宰治終於走了。他為自己斟滿一整杯酒,窗外的月色一如他們初見。
中原中也將酒一飲而盡,不知為何卻是滿嘴的苦澀。
—END—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