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舜軒】小任性

✔舜×雲軒,試寫
✔私設滿滿……因為只能從官網瞭解,人物個性還沒掌握好,OOC可能有
今天的舜看起來並不在狀態。
他頻頻望向窗外,像是尋找著誰的身影。他心不在焉的樣子盡遠都看在眼裡,但卻沒有詢問。盡遠太瞭解他的好友兼主子了,貿然的開口可能會促使舜立刻丟下手邊的事情跑出去。
「盡遠。」盡遠還在思考是不是該提醒一下他的進度時,舜突然開口,「我出去一下。」
盡遠:「……」真是擔心什麼立刻發生什麼。
雖然知道勸說對舜來說無用,盡遠還是決定掙扎一下。
「殿下,這些資料明天就要送出去審查了。」
「先緩緩,晚上再弄。」
「……晚上有一場宴會您得出席。」
「嗯,我現在就去準備。」
現在距離宴會還有五個小時!去時之歌準備嗎?見對方面不改色的回應著,看樣子是攔不住了,盡遠有些頭疼。舜什麼都好,就是這樣偶爾的任性很令人傷腦筋,怎麼說也說不聽,最後總是他在負責收拾殘局。
……好吧,這次進步了,至少他還知道要先知會他一聲。
「早點回來。」末了,盡遠嘆了口氣,最後選擇退讓。舜點了點頭,起身出了書房,動作間透著些迫不及待。盡遠目送著他離開,再轉頭看向桌上那應該是兩人一起整理的資料,再度嘆了口氣。
雖然還在冬季,一向綠意盎然的楻國依舊生機勃勃。舜走在荒廢已久的小徑上,四周除了蟲鳴便無人聲。熟門熟路的走到神殿,果然看到廊下佇立著的身影,對方似乎早料到他的到來般候在那。
「這也是占卜結果嗎?祭司大人。」舜走上前,朝著人挑起了眉。男子不置可否的聳聳肩,臉上的笑容狡黠的像隻狐狸,「純屬個人猜測。」舜低下頭,把玩起對方暮紫色的長髮,沒有再回應。鬧脾氣了呢。雲軒的笑容多了幾分無奈,太多天沒有聯絡讓他擔心了吧。
雲軒總在世界各處奔走著處理事情,不知從何時起每隔幾天他都會給舜遞個消息。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和皇位繼承人的私交如此密切了呢?
見對方走神,舜臉上的不悅又多了幾分。他扣住雲軒的下顎,強勢的吻了上去。「……殿下……」雲軒有些含糊的說了什麼,語氣充滿無奈,仿佛對著正在鬧脾氣的孩子。雲軒感覺到舜洩恨似的咬了他一下,卻不敢太大力,估計是對於稱呼的不滿。「舜。」趁著分開的片刻雲軒輕聲喚道,伸手攬住舜的肩,安撫似的主動向前加深了吻。
終於被順毛的皇子這才願意放開人,還有些留戀的舔了舔雲軒的下唇。廢棄已久的神殿不會有人來訪,也縱容了皇子的行為。
「這次會待多久?」舜環抱住雲軒,總覺得對方又有些瘦了。「會待上好一陣子,在時之歌陪陪彌幽。」任由對方抱著,雲軒回道。每次摸著舜黑緞般的長髮,雲軒總忍不住感慨當年的小皇子如今已經長成了獨當一面的皇位繼承人了。而他本以為是兒戲般的情感,此時自己居然深陷其中。
兩人的相處總是沉默居多,卻從沒有尷尬的感覺,比起言語,舜更喜歡以行動來表達。
「再不回去好嗎?」不用猜也知道舜肯定是又把什麼事丟給他的小侍衛跑來找他,明明平常做事都十分嚴謹俐落,一任性起來卻總是不管不顧的,雖然長大了但任性這點可真是一點沒變。「唔。」有些不甘願的樣子,雲軒摸了摸他的頭。又廝混了一會,舜才願意放開他,替他整了整被自己弄得有些凌亂的衣衫。
「明天我給彌幽帶點零嘴來。」舜停頓了下,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補充:「還有阿黃。」
雲軒朝他揮了揮手,目送他離去。待到舜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他才摸了摸自己的唇瓣。一直以來看起來都是舜在追著他,任性的不肯離去--
--也許真正任性而不肯放手的是他自己呢。
-END-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