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所以說數學跟談戀愛有什麼關係

你問我有沒有CP?啊我都打問號了啊。
 挑燈夜戰,對於人類學子來說並不陌生的詞,但不管怎麼樣都無法跟貴族聯想到一起,尤其是那個心高氣傲的拉爾。一向將對人類的厭惡表現在臉上的貴族,此時正捧著他視為低賤種族所寫的著作認真研讀著。
 各種符號弄得拉爾有些頭暈,好像回到幼時學習那些晦澀難懂的古文時,盯著書腦中卻是一片空白。究竟為什麼他一個血統高尚的貴族要在這讀人類的東西?
起因不過是一句他非常認真看待的玩笑話。
 塔奧一如往常的擺弄著他的電腦,拉爾經過時對於他的行為有些嗤之以鼻。「有時間弄這些玩具,還不如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拉爾嗤笑著,「別只會光靠別人保護。」就算知道是那位收留這些人類的玩具,在他看來也不過是出於憐憫,他心底還是無法將他們看成和自己對等的關係。
 對於拉爾的話塔奧也沒生氣,或者說他從來都是那個嬉皮笑臉的樣子。打鬥本來就非他所長,但別的方面嘛……他抽出一張紙在上頭寫了些東西然後遞給拉爾。
 「什麼東西?」拉爾皺著眉接過了紙張,上頭是一堆他看不懂的符號。「讓您瞭解一下我在做什麼囉,不過這個是那些孩子們也會的東西就是了。」塔奧笑著解釋道,瞇起的雙眼剛好掩去了那一絲狡黠。
 見拉爾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塔奧故作驚訝的說道:「看不出來這小小的問題還能難住拉爾大人啊。」沒等拉爾開口反駁,塔奧又誇張的嘆了口氣,「拉爾大人,這樣不行啊,女孩子都喜歡有學問的人,這點數學都不會,怎麼能讓她對您青眼有佳呢?」說得那一臉沉重,好像解不開一個小小的多項式函數有多無能似的。
 「塔奧……」在一旁圍觀很久的塔基奧終於忍不住想開口阻止,這種一聽就是在騙小孩的話只會激怒那個脾氣不好的傢伙吧?何況上次他才被塔奧騙去加熱雞蛋,還有上上次被騙把羽絨被丟進洗衣機、上上上次……塔基奧真心覺得塔奧還沒被拉爾宰了真是奇跡。
 「……你說的是真的嗎?」然而沒等塔基奧阻止塔奧繼續說下去,當事人就開口了。好吧,也許他太高估熱戀中的少年(?)的情商了。塔基奧默默地閉上了嘴。「當然是真的,你沒聽說過戀愛方程式嗎?」不知道是不是塔奧的神情太過認真,拉爾看上去有些動搖。沒救了,羅札克大人您還是趕緊把弟弟帶回去免得被騙走吧。塔基奧不忍心的別開視線。
 於是在結束對話後拉爾找了一本又一本關於數學這門學問的書。想當然,光是看書怎麼可能會理解呢?
 「拉爾哥你在看數學啊?」紅髮少年湊到他身邊,他忍住想叫對方滾開的衝動,點了點頭。「啊這個啊,就這樣子相加然後再相減就好了啊!通通把它消掉就對了!」韓信友指著試題說著,拉爾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沒想到這小子不是只會運動跟玩啊?
「謝……」正當拉爾基於禮貌想道謝時卻被打斷,「別鬧了韓信友,這題根本不是這樣解的。」萊基斯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他繞過韓信友,很順手的環過拉爾的肩,拿起筆替他解了那道題。
天知道拉爾對於別人隨意觸碰自己的東西有多討厭。
還是自己很討厭的人。
「萊基斯,凱修特爾大人沒教過你別隨便動別人的東西嗎?」不行,有人類在,不能動手。拉爾咬著牙,語氣滿是怒意。比他矮小的少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完全不理解他的怒氣來自於何處。「韓信友,你該回去了。」沒理會正準備發作的拉爾,萊基斯對他現在的同學說道。在對方喊著啊已經這麼晚了,去找另外兩個朋友時,萊基斯說道:「雖然不知道你學這個做什麼,等我送他們回來再教你。」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沒等拉爾說出口,萊基斯就轉身跟著高中生們出了門。
 那個死小鬼到底在跩什麼?而且自己居然該死的真的聽他的話在等他。拉爾坐在桌前有些煩躁地咬著筆。到底是搞什麼東西,這麼久還沒--拉爾從椅子上站起,轉過身時卻正好對上走過來的萊基斯。
「……」
「……」
 拉爾什麼都沒說,意外乖巧的回到了座位上。連他自己都對此時的反應感到困惑。聽著萊基斯的講解,拉爾感到有些茫然--自然不是為了那些題目,經過講解他當然很快地明白了當中的技巧--而是對於自己的反應。
此題暫時無解。
 「塔奧,你幹什麼每次都去戲弄拉爾?」萊基斯抱著手臂,挑著眉問正在調整新系統的青年。「這個嗎--」他停下了手邊的工作,抬頭笑得一臉欠揍,「因為他每次都會信,反應超有趣的。」……這傢伙能活到現在,真是不簡單。「雖然他大概不敢殺你,但要摸掉你一條手臂應該是綽綽有餘。別鬧他了。」萊基斯說著,不知是提醒還是警告。「喔--知道了。」還是那個笑容,透過略長的瀏海,他看見貴族眼中的不悅。真有趣。
解題最有趣的可是追求答案的過程啊,孩子們。
-END-
分類:親子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