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KR】Chasing 01

01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視線就老是追著他跑呢?
也許是他們都還沒成為家主前、抑或是更久以前的孩提時代。
彼時早已成為家主有一陣子的凱利鄂斯跟著其他家主站在一旁恭敬的低垂著頭,一邊胡思亂想著。他忍不住偷偷將目光瞟向正接受羅迪加冕的金髮青年——嚴肅的側臉,好像他的父親一樣。
明明是該隱藏在暗處的人,卻讓人移不開目光。
02
羅札克的生活很規律,磨練技術、學著如何將不完整的凱勒陀斯發揮更強大的力量、吃飯、洗澡,撥出一些時間處理家族的事務然後就寢。羅迪的召見並不常有,如死水般平靜的洛凱道尼阿,家族也沒有多少事,於是他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了修煉上。
當然,偶爾會有一點突發狀況……好吧,或許不只一點。
「羅札克——」長廊上,除了自己的腳步聲以外又傳來了他人的叫喚。「有什麼事嗎?」羅札克停下腳步,看向眼前的人。
「沒什麼事,就想找你聊聊。」來人如同以往一樣嬉皮笑臉的回道。其實前任羅迪挺希望他們這一輩家主多相處交流的,無奈這並不是羅札克所擅長的。被打擾了自己的行程,明明可以拒絕的,最終羅札克卻還是會領著對方到自己的住處。
從很久以前一直都是如此,總是肆意妄為的闖進他的生活。
通常都是凱利鄂斯說,羅札克聽,偶爾簡短的回答幾句。好像成了一種習慣似的,枯燥乏味的生活多了這麼點小驚喜。
別這麼冷冰冰的嘛,明明笑起來很好看。凱利鄂斯經常這麼說。羅札克只會搖搖頭,對他來說情緒是該藏進心底的。
一如他們那隱蔽的家風,將自己深深融入影子裡。
03
一開始兩人的相遇是在已經過去了無數年的兒時。
貴族的子嗣稀少,洛凱道尼阿的孩子基本上互相都認識,儘管平常都是住在各自家族的領地裡,偶爾還是會出去玩耍的。又或者是像凱利鄂斯這種喜歡到處跑的,偷溜出門也是經常有的事。
要說羅札克對凱利鄂斯最開始的印象,大概是來自他父親克拉西斯·福勒斯特的怒吼。
『凱利鄂斯!臭小子又給我溜到哪去了!』
躲在他和他父親附近的男孩朝著他咧嘴笑了笑,他父親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帶著自己去別的地方授課。
雖然凱利鄂斯算不上特別叛逆,但也時常氣壞他那古板的父親吧。
從那次後自己的房間外頭偶爾會出現不速之客,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
「羅札克,你頭髮怎麼這麼亂?」凱利鄂斯看向前來應門的人,素來把自己頭髮梳的一絲不苟的羅札克,此時卻任由卷翹的金髮散落在自己頰邊。
「你剛剛進來前通報過了沒?」羅札克反問,然後凱利鄂斯想都沒想就回道:「沒有呢,太麻煩了。」如果在這裡的是某個改造人類,大概就會回一句那你在問什麼廢話,可惜他是羅札克。
羅札克早已習慣了這種突如其來的造訪,放人進自己的房間後便繼續回去做自己的事。而來者則是像在自己家一樣,給自己泡茶、熟門熟路的翻出茶點。然後端著茶到房間的主人旁邊美其名曰聊天,實際上大概可以被稱作騷擾跟作業妨礙。
通常他們會就這麼度過一下午,而不知從何時起這樣的模式已經成了他們的周常。
『借我躲一下!』
那是第一次像這樣突然的造訪,雖然羅札克很想說不,畢竟不知道對方到底又幹了什麼蠢事,同意了可就等於包庇他了。
——也許當初拒絕現在就沒那麼多事了,但不知出於什麼樣的心態,他還是打開了門。
比他年長的少年在進了房間後好奇的打量著四周,「你的房間還真是無趣呢。」他如此評論道。因為本身性格關係,羅札克只是看了他一眼,又低頭看起自己的書。
過了一小段時間,凱利鄂斯終於耐不住沉默開始找他說話,但很顯然羅札克並不是個太好的聊天對象。「沒事的話請趕緊回去吧。」不知道是不是受不了了,羅札克淡淡的下了逐客令,「克拉西斯大人會擔心的。」
凱利鄂斯聳了聳肩,看上去並不是很介意羅札克的態度,反而露出無所謂的笑容,「我會再來找你玩的。」說著朝他揮了揮手。「別再來了。」羅札克由衷的說道,一點都不孩子氣的少年嘆了口氣。
「真冷淡啊。」雖然這麼說,但凱利鄂斯總覺得下次再來時,他還是會替他開門的。
——嗯,一定會的。
為什麼會來找他?
其實第一次的時候羅札克很想這麼問。也不是真的糾結在這個問題上,只是單純的疑惑。當時羅札克對於凱利鄂斯的認知還僅限於福勒斯特家族的繼承者,嗯,個性輕浮又令人頭疼的傢伙。
因為命運的牽連啊。很久以後羅札克得到這麼一個不正經的回答,對方卻是一臉認真。
命運嗎?羅札克的嘴角微微上揚,他當然不相信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
但有時候他也會想,或許冥冥之中真的有什麼在牽引著他們互相靠近吧。
當然,羅札克不知道的是,其實那時候凱利鄂斯根本沒什麼事情需要躲避,不過是找個藉口想接觸那個總是把自己和人群劃清界線的他而已。
-TBC-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