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KR】失而復得

※R18,ooc可能有
※Karias×Rajak,中翻凱利鄂斯、羅札克
※寫爽的,私設有,比如羅札克吐便當  
這段關係究竟是如何開始的,饒是一向精明的羅札克也有些茫然。好像,自然而然的就變成這樣了——從你追我跑變成懶得跑,再然後就成了任由他將自己攬在懷中。
此時羅札克的襯衫被扯開,凱利鄂斯動作並沒有以往的溫柔,動作粗魯的除去羅札克身上的衣物。他咬上羅札克胸前的紅點,手則往羅札克身下探去,沒有潤滑就想擴張。「凱利鄂斯……」羅札克吃痛,正想開口提醒對方,凱利鄂斯抬頭就堵住了他微張的嘴。
他霸道的侵入他的口腔,熟練的探過他口中每一處,而後去挑弄柔軟的舌。明明只是個交換唾液的動作,凱利鄂斯卻總能吻得羅札克失神。交纏了一會凱利鄂斯才放過羅札克被蹂躪得有些紅腫的唇,看著他微微喘著氣。
沒等羅札克歇口氣,凱利鄂斯便將一指探入後庭,想完成剛剛未完成的擴張。羅札克咬著唇,這痛他不是忍不了,只是他不知道凱利鄂斯之後會怎麼想。
過去和凱利鄂斯的性事中總少不了他滿口情話,可今日他卻是一語不發。羅札克知道他為什麼如此反常,但安慰一向不是他所擅長的,更何況是因他而起的事,他只能選擇順從他的行為。
擴張進行到第二指,而凱利鄂斯則積極的在羅札克身上留下痕跡。羅札克向來不是主動的那方,一如他平時對待凱利鄂斯的方式,默默的接受他的一切。
羅札克遲疑了下,小心翼翼的環住凱利鄂斯的脖頸,將頭埋在他肩窩——孩子們都說這是個可以安撫人的舉動,那時他們總建議自己多和拉爾如此互動。果然凱利鄂斯的身子一頓,過了半晌才用空著的手摟住羅札克的腰。
「……我怕。」凱利鄂斯的聲音有些嘶啞。天知道那時他表面上依然冷靜,內心卻是撕心裂肺的悲痛。可拉爾崩潰了,他不能。
所以他真的怕了,害怕再度失去。
「不會再有下次的。」羅札克輕聲說道。
羅札克難得的主動親吻凱利鄂斯,後者才繼續他的動作。他停下了擴張,然後將羅札克的大腿分開,動作不復方才的粗暴,緩緩將男根插入那本不應該納物的孔穴。凱利鄂斯感覺到環抱著自己的雙臂略微收緊,於是低頭輕咬了下羅札克的鎖骨。
凱利鄂斯一手抓著羅札克的大腿開始抽插,另一手則隨意的在羅札克身上遊走,他清楚羅札克全身上下都很敏感,輕輕撫過都能令他一顫。他故意放慢了動作,溫吞的摩弄果然令羅札克有些難以忍受。「凱……凱利鄂斯……別玩。」看對方露出一臉無辜的樣子羅札克就有想給他一拳的衝動。
也許是受到父親抑或是家族的影響,羅札克總是隱藏著自己的一切,或許感受、或許想法——但不代表他願意陷入被動。他橫了凱利鄂斯一眼,然後抓起凱利鄂斯那隻不安分的手試探似的輕舔了下指尖。
他不做,可不是他不會。就像凱利鄂斯深知他的敏感點,羅札克同樣明白該如何撩起凱利鄂斯的情慾。
凱利鄂斯看著羅札克將他的食指和中指納入口中,犬齒囓咬著指節,舌頭則細細的舔過每一處,手指間傳來的觸感像一道電流竄過他的身體,有些酥麻。最令凱利鄂斯心癢難耐的是羅札克抬眼看他的眼神中,那份不甘示弱。
「表情不錯。」他湊到羅札克耳邊,一面抽回手指,曖昧的銀絲使得畫面有些情色,「讓別的男人看見,大概會有不少人為之瘋狂呢。」他笑了笑,懲罰似的啃了下羅札克的耳垂。
凱利鄂斯的動作大了起來,他用力一頂,沒有防備的羅札克被突如其來的進攻弄得沒忍住呻吟。肉刃在濕熱的甬道內反覆衝刺著,直至沒入深處。「我好想你。」羅札克聽見凱利鄂斯的低語,而後對方似乎又恢復了以往嬉皮笑臉的樣子,「看來羅札克的身體也挺想我的。」
好像有點……玩火玩過頭了。被插的有點迷茫的凱爾提亞家主模模糊糊的想。一次又一次的頂弄讓羅札克差點叫出聲,他用手背掩著嘴,試圖不讓自己發出那羞恥的聲音。雖然凱利鄂斯總喜歡讓他叫出來,但不管做過幾次他都不樂意,總覺得好像個膝下承歡的女人一樣。
「說了多少次,不要老是想掩蓋那聲音嘛。」擋在嘴前的手被拉開,凱利鄂斯的調笑聽在羅札克耳裡說不出的欠揍。「哈啊……凱利鄂斯慢嗯、啊!」羅札克在凱利鄂斯的攻勢下話都說不太完整,只能用眼神表達自己的不滿,當然對眼前這個笑得沒心沒肺的人來說完全沒什麼殺傷力。
凱利鄂斯最喜歡此刻的羅札克,那姣好卻總是嚴肅緊繃的臉,只有這時候才會出現別的情緒。
他總是選擇與他人劃清界線,不將自己任何一點細小的情感表露在外。而此時他和自己相同的紅瞳中,除了對自己的微慍和無奈,還承載著滿滿的情慾。
此時羅札克不是那個背負重任的家主、不是那個冷冰冰的刺客,而是屬於他凱利鄂斯的情人。
凱利鄂斯一邊賣力的擺動著腰,一邊伸手撫上羅札克被冷落已久的分身,指甲輕劃過上頭的小孔,手指靈活的套弄著,快感令羅札克微微弓起身子。突然絞緊的腸道差點讓凱利鄂斯射出來,他深吸了口氣,才按下了想弄哭羅札克的衝動。「羅札克,放鬆點。」凱利鄂斯親吻著羅札克泛著水氣的眼角,輕聲安慰。
羅札克已經有些意亂情迷,細碎的呻吟中夾雜著零碎的隻字片語,以及反覆叨念著的眼前人的名字。
羅札克最先繳械投降,分身在凱利鄂斯有技巧的套弄下射出了濁白的液體。他大口喘著氣,看著比跟別人對練一整天還疲憊。但凱利鄂斯還沒結束,他加快了節奏,然後感覺到身下的人仿佛有意迎合他似的擺起腰。
羅札克的腿纏上他的腰,縮短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他按住羅札克的腦袋低頭給予了一個綿長的吻。凱利鄂斯稍微退出,再狠狠頂進,在接吻中達到了高潮。緊窒的甬道讓凱利鄂斯有些捨不得退出,讓羅札克靠上枕頭後才磨蹭著抽出自己的凶器。
慵懶的靠著床羅札克曲起長腿,沒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使得身下春光一覽無遺。凱利鄂斯也沒提醒他,逕自欣賞著自己製造的一片狼藉。還未閉合的穴口吐著他的東西,白皙的大腿上沾著精液,還有一些紅痕,淫靡的景象令凱利鄂斯有種衝動想再做一次。
但他還是抱起羅札克起身走向浴室,「幹什麼?放我下來。」羅札克皺眉抗議道,他並不喜歡像被女人一樣對待,再怎麼說他都是個家主。「放你下來你自己能走?」凱利鄂斯反問,完全沒有要放他下去的打算。「……明天再洗。」的確做完也沒什麼力氣的羅札克回道,然後得到凱利鄂斯強硬的拒絕,「不行,對身體不好。」
羅札克環著胸倚在牆邊,看著凱利鄂斯扭開水龍頭,兩人都沒說話,不算小的浴室中只有水聲不斷。雖然不至於連站都站不穩,但懶得動一指頭是事實,羅札克便由著凱利鄂斯給自己清理。
沒有凱伊·魯那樣誇張的肌肉,但也是訓練有素的精實,修長的身子上交錯著各種傷疤。凱利鄂斯的手輕輕撫過每一道傷痕,這些殘留的痕跡連他也能想像得到羅札克曾經歷的那些生死交關的戰鬥。心頭湧上的是憐惜、心疼……儘管身體的主人並不以為然。看到右手臂上那一圈猙獰的疤痕,凱利鄂斯停下了動作。
「凱利鄂斯?」察覺到異樣,羅札克開口問道,他知道他在想什麼,但語氣卻平淡的好像自己置身事外。他轉身看向沉默不語的人,水聲蓋過了他所說的話,凱利鄂斯只能從他一開一闔的唇瓣讀出他如是說,
『別怕。』
不會再離開了。
平常梳起的金髮濕漉漉的貼在臉上,和他弟弟八分神似的臉卻少了那份張狂。俊秀的臉比起英俊,美更適合拿來形容羅札克。凱利鄂斯征征的望著他,整個空間再度剩下水聲。
凱利鄂斯按著羅札克讓他的背抵上牆,冰冷的牆面使他打了個冷顫。他仰起頭正好迎上凱利鄂斯低下來的頭,又是一番唇舌交纏。熱氣將羅札克的臉染上一層誘人的紅,他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抵住了他的下腹。
「……」這是冷眼瞪著凱利鄂斯的羅札克,而被瞪的人則一臉無辜的回望。
凱利鄂斯低著頭輕咬了下羅札克胸前的挺立,一手撫上了另一邊逗弄著。羅札克悶哼了聲,想推開凱利鄂斯,手卻無力的像是在撓凱利鄂斯的胸膛。終於放過了他胸前的小點,兩人對上視線,羅札克冷哼了聲側過頭,凱利鄂斯笑了笑吻上他雪白的脖頸,輕柔的留下他自己的印記。
「你做什麼——凱利鄂斯·福勒斯特!」感覺到自己的身子突然騰空,羅札克忍不住驚呼,一把抱住凱利鄂斯的頸子。「沒事,這不是抱著你嗎?不過羅札克你瘦了好多啊。」凱利鄂斯說著,伸手在他腰際捏了一把。
他探向剛使用完沒多久的後穴,似乎不需要重新擴張,這次沒有過多的前戲便將陽具插了進去。裡頭還有精液殘留,比起剛才好進入的多。羅札克不自覺的用腿夾緊了凱利鄂斯的腰,下半身騰空使得他格外敏感,被侵入的感覺較以往都要鮮明。重力使他的身子落下時凱利鄂斯同時挺進,更加的深入他體內。
肉體撞擊的聲音在空蕩的浴室中分外明顯,羅札克覺得臉像要燒起來一樣,就算只有他和凱利鄂斯兩人他也覺得十分羞恥。水時不時濺到兩人身上,濕漉漉的其實並不是很舒服。
他覺得他有些承受不住了,交合的地方隱隱生疼,意識也有些渙散。畢竟被強行從永眠中喚醒,身上的傷才剛養好沒多久,經不起多次這樣激烈的運動。
「啊、凱利鄂斯,停、停下……哈嗯!」勉強擠出完整的句子,水珠掛在臉上好像流著淚,泛紅的眼眶竟有幾分楚楚可憐的感覺。「再一下就好。」知道羅札克真的挺不住了,凱利鄂斯安撫著,一面加快節奏。
完事後羅札克立刻累得昏睡過去,凱利鄂斯沒敢再多做什麼,自行替兩人清理了下身子後將人抱回床上蓋好被子。大概真的太累了,這些動靜都沒能吵醒羅札克。凱利鄂斯伸手輕撫那張漂亮的臉蛋,心中一面嘆著平時遮住臉可惜,一面慶幸只有自己能看到羅札克不同的一面,比如此時的睡顏。
失而復得令他有些後怕,當時聽到拉爾說他的克蘭迪阿完整而且覺醒時的心情,至今他都不願意去回想。他想珍惜還能和他在一起的時間,一刻也不想放開他。
感性完了,凱利鄂斯開始為了該如何告訴羅札克其實羅迪明天要召請他而發愁。
—END—
分類:娛樂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