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周翔】緣

*劍三世界觀
*沒玩的可以當一般古風看
*不要太在意細節(ry
  他在人群中是那麼的顯眼。大唐開國以來就有許多外族進入中原,而那一身的銀飾,彰顯著他苗族人的身份。不過最引人注目的並不是他異族的身份,是他那姣好卻帶著傲氣的面容。
  很耀眼,讓人移不開視線,那大概是在唐家堡很難見到的。
  「小周?」同行人溫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拉回了周澤楷的思緒。此行出唐家堡是為了趕赴洛陽援救受困的師弟,並商討剿滅那附近惡人谷據點之事,可不好耽擱太久。
也不過是萍水相逢罷了,周澤楷想著,收回了視線。
有時候緣分這種東西誰也無法預測。
  周澤楷捂著傷處,深色的衣料被血浸染看上去出血不多,但他知道這次的傷口挺深的,因為他腳下的步伐已經有點虛浮。沒想到惡人谷倒是挺看重他的,先是把他跟人群切割開來,再派數名菁英來跟他周旋。或許他們是想增加實力沒急著殺他,想等等那渺茫的機會看可否活捉他吧。
  不想殺人與想置人於死地,哪一個攻擊會更猛烈,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到最後那些惡人谷菁英發現壓制不住他了,終於使出全力,縱使周澤楷的實力超過同輩,也受了重傷,還是使了浮光掠影才勉強逃出來。
「死人——?大青你沒搞錯?」他聽見有人這麼說,「你不覺得你原先那名字很難唸嗎?好啦隨便,這分明是個大活人好嗎?」
嘶嘶嘶。
蛇吐蛇信的聲音。
五毒教?
  然後是稍稍被挪動的感覺,「沒辦法,阿爹說不能見死不救…雖然不懂死了為啥要救。」接著就有什麼冰涼的物體貼上自己的身子,「我就沒修補天訣啊,用個冰蠶蠱急救先,一會丟給戴妍琦治唄。這中原人長得倒好看,那丫頭會喜歡吧。」
  強撐著的意識到此終於支撐不下去,之後的聲音模糊了起來,最終沒了聲響。
  醒來時半覆著臉的面具早已被摘下,千機匣也給收了起來,身上的暗器倒是沒被拿走。周澤楷環顧四周,而沒發出半點聲響的下床。
  孫翔正不耐煩的給植物澆水,明明不是他養的,為什麼每天澆水這工作卻落到他頭上?正想著要怎麼找替死鬼時,一個尖銳的物體抵住了他的頸子。
  「不錯啊,恢復的挺快的。」沒有絲毫的驚慌孫翔揚起嘴角,「不過我不想跟傷患打,多沒勁。」反手一敲周澤楷的手腕,尚未復原的手差點握不住穿心刺,一來一往間情勢立刻成了孫翔在後壓制著周澤楷。
  距離很近,是周澤楷不便還手的距離。兩人貼近到周澤楷鼻尖縈繞著孫翔身上奇特的藥草香。「安份點,你是那什麼唐門的人吧?」他的面具和千機匣簡直是標誌,連不熟悉中原的孫翔都能看出來。
  「面具?」周澤楷乖乖放棄掙扎,他明白以現在的身子根本無法打贏這人,對方也不像對他有什麼意圖。稍微側過頭,才終於看到這苗人的臉,有些驚訝的發現是前幾日偶然看見的那名青年。
  孫翔見他不再反抗也跟著鬆開了手,轉身進屋裡翻找了會兒,然後把那金屬面具交到他手裡。
  「我叫孫翔,你呢?」在他戴上面具後孫翔問道,周澤楷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這名字還挺像漢人的。「周澤楷。」多問不是他的作風,周澤楷回答了他的問題。
  「周?你不是該姓唐嗎?」孫翔疑惑的問道,他不是第一個這麼問的,回答了那麼多次周澤楷的答案依舊是那短短的一句:「……父親的姓氏。」這是周澤楷唯一能紀念已故父親的方式,儘管唐家有給他起另一個名字,他還是喜歡這個名字,但不擅言辭的他並不知道如何解釋那麼多複雜事。
  「喔。」孫翔似懂非懂的應了聲,然後也沒再問下去把東西放下就進屋去了。「欸、你怎麼出來了?快進去休息啊!」身後傳來有些訝異的女聲,是孫翔口中的戴妍琦吧,周澤楷猜測著。
  看來暫時無法離開了,也不知道這裡是哪,書信大概也沒辦法準確送到吧……把玩著手中的小機關,看準了個方位就丟了出去。
  雖然跟周澤楷聊天一點也不有趣,孫翔還是會有一句沒一句的對他說話,偶爾會得到幾個回應,其餘的時候孫翔就像在自言自語。戴妍琦常常不在,也不曉得在忙活些什麼。
  從片段的談話中,周澤楷得知孫翔兩人來到洛陽是為了天一教的事。同在蜀中之地,周澤楷也有耳聞他們五毒跟分裂出來的那個支派之間的一些事。
  周澤楷會一邊檢查千機匣一邊聽著,孫翔的漢語說得挺不錯的,總能將故事說得活靈活現,儘管到後來總是憤憤的用苗語罵了起來。很有生氣、很有活力,這麼幾天相處下來周澤楷更這麼體會到。他想起他從小長大的唐家堡,人人覆著冰冷的面具,多數是不苟言笑的,並非冷漠,而是沒有將關心之情表現出來。
  孫翔端著一碗藥湯放到他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大概是以為他在發呆吧。細看孫翔的臉,有些上挑的桃花眼,帶著苗族血統的輪廓,高高瘦瘦的,不論在族裡還是中原應該都挺受女孩子歡迎的。
  「喂,你趕緊把藥喝了啊發什麼呆。」口氣雖然總是如此時一般不客氣,但還是能感受到當中的關心,不坦率的樣子……有點可愛。周澤楷自己也有些疑惑,為什麼總是會不自覺的把目光放到孫翔身上,明明之前除了特別親近的幾人都不大會去注意的。
  傷好了大半之後周澤楷以為他們將就此別過,戴妍琦卻忽然要求一同回洛陽城。其實他可以選擇拒絕的,機關翼一展可比三人同行的速度要快上不少,可他卻應了下來。
  「你要去那什麼浩氣盟吧?」路上,孫翔這麼問道。見周澤楷點了點頭,孫翔又問:「你知道小事情,呃不,肖時欽這個人嗎?」周澤楷遲疑了下,還是點了點頭。
  周澤楷當然知道,這人原本是唐門內門弟子,機關術方面超越了同期弟子不曉得多少,待人和善人緣挺好,沒有人想像得到這樣優秀的人,最後卻帶著唐門的不傳之術叛逃加入了惡人谷。
  「他來過我們村裡,戴妍琦……很喜歡他。」孫翔看了眼走在前頭蹦蹦跳跳的少女,說著。這些天觀察下來,孫翔雖然總跟戴妍琦鬥嘴,感情倒是親如兄妹,周澤楷大概也知道他想說什麼了。「他……惡人。」周澤楷垂下眼簾,他手上的任務,也有狙殺肖時欽這一項。
  「他不是!他……」孫翔立刻反駁,沒等他說完,周澤楷很難得的打斷他:「他,加入惡人谷。」那麼就是他的敵人。「……真搞不懂你們中原人,狼牙軍都要打進來了,還可以自己打自己。」孫翔沒有繼續說下去,就跑到前頭跟戴妍琦並肩而行。周澤楷本來想伸手拉他,最後那隻手卻停在半空中,最後收回。
  對於周澤楷吧,孫翔也沒太多特別的感覺。一開始撿到丟給戴妍琦治,生活了幾天只覺得這人怎麼跟個啞巴似的,講十句話能回個一句就不錯了。到後來神經大條如孫翔都注意到周澤楷好像常常在看他,不過神經大條如孫翔當然不會往心裏去,嗯。
  「跟個木頭似的,冷冰冰的臉長得那麼好看有什麼鳥用!」孫翔氣呼呼地用苗語跟戴妍琦說了剛才的事,卻注意到戴妍琦的眼神暗了下來。「妳這麼在意他,當初怎麼不放個情蠱在他身上讓他留下?」孫翔不解,但還是揉了揉少女的頭髮。「你不懂啦!蠱術也就只能留住他而已。」戴妍琦認真的回答道,隨即又恢復平日狡黠的樣子,瞄了一眼身後笑道:「哪天你就會懂啦!笨蛋孫翔!」
  孫翔不是個太記仇的人,應該說他很多事情都不會太放在心上。戴妍琦身上有長老另外交代的事情要辦,沒太多空閒時間理會孫翔,所以沒隔幾天又去找周澤楷說話。
  孫翔會磨周澤楷陪他切磋,父親是天策軍的他會一些天策府的槍法,與擅長蠱術的族人比起來,他更擅長也更喜歡近距離戰鬥。切磋完回到落腳的旅店,孫翔就會看看周澤楷身上帶的一些小機關,他一直覺得那些小玩意兒挺有意思的。
  「這是什麼?」孫翔看著周澤楷檢查後又收起,看上去像是翅膀一樣的東西。「機關翼。」周澤楷回答道,在孫翔湊到身邊後有些窘迫的往旁邊挪了些。
「能飛上天?」
「……能。」
「真有意思。」
  幸好孫翔沒提出要試試之類的要求,畢竟設計是僅容一人使用,若是體態輕盈的女子由周澤楷抱著或許還能一試,孫翔可不是什麼女孩子,是個比他還要高的青年。不過沒能抱到他,似乎有些可惜,周澤楷想。
  而後兩人被戴妍琦趕上街買些用品,自然是被女性圍觀的節奏。儘管周澤楷戴著面具,露出來的那半邊臉就能吸引到不少目光,更不用說身邊長相同樣出眾的孫翔了。
  「喂,你不要一直往我這靠啊。」周澤楷生性內向,不善交際,大唐女子又開放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便一直靠向身邊的孫翔。好不容易回到旅店,放下東西後便是孫翔一番嘲笑。
  「還會感到害羞呢,殺手先生,瞧你臉都紅了,這樣可不行啊。」孫翔坐在地上笑著,一邊嘴角翹起,像是挑釁般張揚。周澤楷沉默了會兒,突然彎腰在孫翔唇上落下一吻。
  呆愣數秒後孫翔嚇得往後跌,臉跟著泛起紅暈,「你你你你你做什麼!」他有些氣急敗壞的說著,卻沒有排斥的感覺。周澤楷眨了眨眼,一臉無辜。
瞧,這不是也臉紅了嗎?
  到達洛陽,卻碰上天策府和神策軍的交鋒,還有惡人谷潛伏著,危機重重。「我們暫時也走不了了。」分開前,孫翔和周澤楷這麼說道。天一教不知為何轉移了地點,卻因為戰爭導致他們卻無法離開。「你要好好保重,可別死了啊。等戰事結束帶你來我們村落玩,給你看看苗疆的風景。」孫翔拍了拍他胸口,神色認真。
周澤楷以為,他們的緣分大概就到此結束了,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也許之後再也不會見面了也說不定。
  他有些失落地將面具摘下,放到孫翔手裡。彼時孫翔還不知道這面具對於唐家人的意義,就這麼收了起來。
長矛洞穿身體的感覺無比清晰,劇痛襲來讓他差點鬆開手中的千機匣,還不能倒下,他這麼想著。
如果可以,他希望還有緣能夠赴那個約。
天策大捷,神策退兵。
但卻不是每個人都那麼雀躍。
  可惡!孫翔策馬在小道上飛奔著,不久前有個自稱周澤楷朋友的純陽道士來找他,帶來的卻不是什麼好消息,而是周澤楷重傷瀕死讓他去救治的請求。戴妍琦已經動身回五毒,就剩他還留在這……想和周澤楷道別,但他等的可不是這樣的告別。孫翔下了馬就立刻衝進客棧,照著那人給的資訊找到周澤楷所在的房間。
  周澤楷沒戴面具的臉看上去沒有一絲一毫的血色,氣息微弱,胸前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衣服早就沒有完好的地方。孫翔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慌亂,此時他恨透了沒把補天訣學好的自己。
他身上有鳳凰蠱……沒事的……孫翔揪著周澤楷被血染成深色的前襟,開始給他檢查傷口。
「周澤楷,你他媽在這斷氣,下輩子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後來孫翔怎麼樣都不肯承認他那時有多害怕周澤楷有個三長兩短,所幸鳳凰蠱難以煉製不是沒有原因的,確實有著奇效。
  傷癒之後周澤楷便帶著孫翔回唐家堡覆命,待了幾日後又跟著孫翔回到苗疆。和孫翔乘著孔雀,聽他說著他們五仙教,自豪地給周澤楷看那所謂的五聖獸;看著孫翔與戴妍琦爭辯著,雖然他並不明白他們在爭論些什麼;聽孫翔用苗語給他唱歌,然後入睡……
他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緣分將他們繫到一起,他便拼盡全力去守護這得來不易的緣分。
-END-
就只是個腦洞結果好像還是寫了很長...
有機會也想寫寫看五毒周澤楷跟天策孫翔(
我對炮哥是真愛!
寫這篇的時候不小心把大家的設定都做出來了…我只是一發完我想那麼多做什麼orz打基三去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