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周翔】童話

*群作業
*忘了說是架空
孫翔覺得很煩。
作為名門的新秀,被剛登基的皇帝拉攏也是正常的,一般人就算選擇觀望也會感到開心才是,但他孫翔就是很煩應酬這事。尤其小皇帝還摸不清他喜好,老給他送些有的沒的。
譬如現在他眼前這只正對著他齜牙咧嘴的大白狼。
送來的使者說是什麼狼王,在孫翔眼裡也不過是只大狗。有這時間抓這種東西,還不如弄把好用的戰矛給他,孫翔很想這麼吼那使者,可惜他不能。
雖然知道他不想收,但他的軍師還是勸他收下來。「終歸是陛下的好意,可不能掃了聖上的面子吧,當寵物養著便是。」肖時欽說道。
/
於是便有了現在孫將軍跟一隻白狼大眼瞪小眼的場景。
「……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皮剝了做大衣!」一想到自己就這麼被迫養了一隻看上去十分高冷的畜生——不進行馴化肯定會有危害,可就算現在沒有戰爭也不代表孫翔清閒,但這狼不馴養又沒啥用處,想著氣就不打一處來。
只見那只白狼像聽得懂人話似的撇開視線,看上去就像不屑的神情。瞪了白狼一會兒,孫翔也沒法真的跟只畜生嘔氣。就當作養了寵物吧,雖然這麼想並沒有讓孫翔高興些。
他不耐的朝白狼招了招手,這狼先是警戒的看了他半晌,才慢慢的走到他身邊。注意到白狼的走路姿勢好像不太對,孫翔便蹲下身去察看。被毛覆蓋的前肢上有一道不算淺的傷口,估計是捕捉時弄傷的,雖然有粗略的包紮但還是能看到血染紅了粗布。
孫翔蹙起眉,將軍府中是有大夫,但這治人和治動物總是不同的。現在天色已晚也無法上街,孫翔蹲著想了會兒,便去取了繃帶和金創藥來。
他小心翼翼的抓著白狼的腿,先給牠上了藥,再將繃帶一層一層纏上。「行了。」打上結固定,孫翔站起來摸了摸牠毛絨絨的頭頂。狼匹沒有立刻動作,坐在原地半信半疑地活動了下腳。
「你這是在質疑我的包紮技術?」孫翔哼了聲,低頭俯視只到自己腰際的白狼,「軍醫忙的時候我都是自己處理傷口,早習慣了。」話說完大概是覺得對著動物說自言自語太蠢,孫翔就急忙轉身回房,那動作頓時有了落荒而逃的嫌疑。
孫翔回到房間時才發現身後多了一條小尾巴,「喂,去庭院找個地方睡啊,笨狗。」他皺眉驅趕著,一點也不希望動物踏進他的房間。白狼完全無動於衷,甩了甩尾巴就逕自走到孫翔床邊趴下。牠的體型較一般的狼還大上許多,孫翔是不可能把牠拖出去的,也只好稍作退讓了。
/
月至正中時,身側的床上也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周澤楷稍微坐起,低頭看了下被包紮好的傷處。
變成白狼的樣子四處遊歷不是第一次了,沒想到這次卻栽在凡人的手裡。若不是身上已經有傷,他也不會那麼輕易就被普通人傷到甚至捕獲。
修成仙後再看俗世只會感到厭煩,不過……周澤楷看了眼睡得正香的孫翔,凡人好像也不是每個都那麼貪得無厭,這個就挺有趣的。
他重新趴下閉上眼,決定就在這待段時間養傷順便觀察這個有趣的凡人。
/
周澤楷待在孫翔身邊的時間不長,也就到他傷好。「我問過了,抓到你的地方是在這。」 孫翔已經讓肖時欽找了個藉口把放走白狼這事蒙混過去,他解開白狼頸上的項圈,「回去吧,別再蠢到被抓了。」 白狼眨了眨眼,金色的獸瞳盯著孫翔一會,邁開步伐竄入林中。
看不見那白色的身影後,孫翔便返回將軍府,明明擺脫了個麻煩應該開心才對,卻不知怎地心中竟有種淡淡的失落感。
不過這情緒也沒持續多久,隔天孫翔又是照著以往的作息,天亮就在庭院練武、擺弄他的戰矛。而後家僕來通報有人求見,孫翔應了聲,披上輕便的衣服就到大廳等著。來人是一名十分俊美的男子,據說是來投靠的。當上將軍後沒少遇過這樣來投靠的人,孫翔都是讓肖時欽來做安排的動作。
這次倒是特別了些,因為一般來投靠的都是些窮困的人家,這人看上去不像是會來從軍的人,白白淨淨的反倒像名書生。
「你叫什麼名字?」孫翔問道,打量著眼前的人,身材說不上瘦弱,比他稍矮些,但跟孫翔這樣長期練武的人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周澤楷。」對方回答道,深邃的眸子盯著孫翔,令他一瞬間有些失神。
孫翔想了想,感覺讓肖時欽安排他去軍裡似乎不太可能,那就先留在自己身邊好了。基於對自己實力的自信,孫翔從來不擔心有什麼刺客臥底在自己身邊對自己造成危害。
說來正好最近皇上不知道是聽了什麼讒言,常常有事沒事就介紹一些名門閨秀,或是送一些俾女來,孫翔正為此頭疼著,看了眼周澤楷,眼神就亮了起來。
太好了!終於有辦法不收那些女人了!
或許這對他的名聲會有些影響,但孫翔從不在意那種東西,打從他接過這位置以來,多數人對他的評價就沒好過,現在多了奇怪的風聲也沒有差別,還能解決個煩人的問題,多好。孫翔沾沾自喜著,卻沒注意到周澤楷看著他微微上揚的嘴角愣了愣,也跟著露出笑容。
於是周澤楷就這麼留在孫翔身邊,化為人形的他開始照顧孫翔的起居,也跟著看見這叱吒沙場的大將軍孩子氣的一面。
/
既然是武官,為什麼還能把書房弄得這麼亂……周澤楷一邊整理一邊想著。拿起幾份需要批閱的公文,去找孫翔的路上經過了長廊,聽見幾名僕人正好在竊竊私語著。
「我們這主子有時候心情還真是陰晴不定啊……」
「你們聽說過沒有,據說孫哲平將軍的手傷是他造成好讓自己上位的呢……」
「看不出來他城府那麼深啊…唉,這世道……」
周澤楷平常是沒怎麼在注意其他人的談話內容的,此時竟有些想笑。孫翔城府深?那種直腸子性格能有什麼城府,若前將軍的手傷是他刻意造成的,他為什麼總在尋找名醫?
想起還是狼的形態時,孫翔在隔天就將他嘴上的皮套解了,雖然表面上看著高傲,心卻挺軟。他適合衝鋒陷陣,但並不適合做個統帥千軍的指揮者。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周澤楷滿腦子都是孫翔張揚而有自信的笑容。
如果能常看見那樣的笑容就好了。
「喂,讓你去拿個公文你站在那傻笑做什麼?」
「呵呵。」
「……你笑什麼笑!」
/
有時候孫翔會刻意跟周澤楷有些較親密的動作,周澤楷也很習慣孫翔為了避免皇上賜婚或是家人給他找物件而跟他這樣作戲,甚至有些樂在其中。
像是孫翔要求夜晚時周澤楷和他同寢他也沒有拒絕,雖然後來這個要求讓孫翔糾結了一小段時間。──他房間也就一張床,再讓人佈置一張床不就喪失原本的意義了?好吧,同床就同床,諒周澤楷也不能把他怎樣,這麼想著孫翔便釋懷了。
這天夜裡孫翔感覺到身側的溫度有些高,如果是冬天那也就算了,但此時卻已經入夏。平時沒怎麼注意,但周澤楷的體溫好像有點高?孫翔翻來覆去一會兒,睡不著,便坐起身想叫周澤楷。
喊了幾聲卻沒得到回應,孫翔皺起眉頭一把將被子掀開,底下卻不是熟悉的人,而是雪白的狼。
狼?
熟睡中的野獸似乎被孫翔的動作驚醒,一骨碌的爬起來匆匆的瞥了孫翔一眼就跑走了。那只狼……孫翔思忖著,似乎是之前放走的那只,怎麼又跑回來了?話說,周澤楷人呢?
/
周澤楷有些慌亂地離開了將軍府,他沒想到沒完全好的傷竟然會讓他在無意識時變回原形。孫翔肯定發現了,大概會氣他騙了他吧。一想到不能再陪在他身邊,很久沒什麼情緒波動的周澤楷竟感到有些難過。
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呆愣了會兒,還是回到自己生長的山中。果然不適合和人類打交道吧,周澤楷有些喪氣地將腦袋靠在交迭的爪上。
「想什麼呢,悶悶不樂的,山下不好玩嗎?」江波濤問道,伸手輕輕拍了拍他的頭。江波濤是從周澤楷小時候就在這裡的河神,看著他到現在,也最能瞭解他的想法。周澤楷稍微直起身,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我看見了。」彷佛能理解他的動作,江波濤朝著空氣比劃了下,一面水組成的鏡子就出現在眼前。「不過在這消沉似乎不是個好選擇。」水鏡中出現了孫翔的影像,周澤楷第一次知道自己多麼想念對方,只是個影像就讓他想立刻動身去找他,同時耳邊傳來江波濤的聲音,「戰爭要開始了。」
/
孫翔撐著臉,很焦躁,非常。
周澤楷不見了。
那天發現那只狼跑回來後就不見了。
他最開始沒有把兩者聯想到一起,後來不知怎麼想的,就想著該不會那只狼其實是周澤楷養的被他發現了怕被懲罰所以就離開了?
反正不管怎麼樣孫翔最近總有種缺了什麼的感覺。沒人幫他整理書房、沒人幫他找亂成一堆的公文……沒人會在他回頭時站在他身邊。
但也沒有太多的時間讓孫翔找周澤楷,因為邊疆突然起了叛亂,他必須率軍前往鎮壓。營帳中,他看著肖時欽有條不紊地發佈施令,嘖了一聲就取了戰矛出帳。
「將軍!您要去哪裡!」
「前線。」
「等等──!」
剛到帳前的斥侯喘著氣,來不及說出敵人遠超出估算的消息,就眼睜睜的看著孫翔策馬離去。
叛賊好像沒有殺完的一天,前仆後繼,屍體堆疊在一起,甲冑早已被鮮血模糊的看不清原本的顏色。孫翔有著很強的實力,但再強也敵不過人多。架起戰矛擋下砍來的刀,側過身子就將人掃下馬。
中了箭的手臂已經開始有些無力,幾乎都要握不住手中的武器。孫翔深深的吸了口氣,握緊了手中的戰矛卻邪。
死了也無所謂,能戰死沙場是他的榮耀。
長槍從背後貫穿了孫翔,似乎還能看見微微刺穿的槍尖。他咳了幾聲,臉上還是那一樣張狂的笑容,用最後的力氣砍翻身後的敵人,而後身體失去力氣,就要從馬背上摔下。
/
這場仗雖然最後勝了,卻是險勝,將軍孫翔擅自行動而造成大量損傷,被收回了兵權。但他能活著回來一直是他人眼裡的奇跡,那樣的傷是放到別人身上可能早就成了那無數的屍體之一了。有士兵說看見了一隻白狼,比普通的狼要大些,便是牠救了將軍。
各種傳聞都有,但也沒有人真當一回事兒。
/
「……周澤楷,」剛醒來的孫翔看見坐在床邊的人,下意識喊了他的名字,看到那人抬頭看向自己後才繼續說,「下次……別亂跑了。」
孫翔其實沒想過自己會真的喜歡男人,他不排斥跟周澤楷有那些曖昧的舉動也只是因為他需要這樣作秀。沒想到,最後似乎假戲真作了。
「你…不生氣?」周澤楷看孫翔一點反應也沒有,疑惑地問道。「氣什麼?氣你養那只狼嗎?我才不介意,你要養就養吧,又不是養不起。」……養?終於明白對方誤會了什麼,周澤楷先是松了口氣後又有些緊張。
「不是養……是我。」解釋實在不是周澤楷的強項,只好努力讓孫翔明白他的意思。「你?」孫翔挑眉,看樣子是懂了,卻並不相信,「別逗了,你說你是我之前放的那只狼?」
「嗯,報恩,還有……」想待在你身邊。孫翔沉默了會,不知道是不是在消化這事實,隨後他開口說道:「那些文官好像說過啥…子不語怪力亂神?」還是覺得他在開玩笑嗎?周澤楷心頭一緊。
「管他呢,世上總有無法理解的事吧。管你是什麼,留著就對了。」孫翔這麼說。
周澤楷笑了,最後就這麼留了下來。
結局嘛……就是和童話故事一樣,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END-
終於打完啦!雖然前面有一段跟後面隔了一個星期……期末考什麼的let it go.昨天就考完了但在忙事情,今天才打完(安詳)總之這次的題目是童話,抱歉遲交了orz
靈感來自白鶴報恩,不過寫到後面好像變成另一個我忘記名字的故事了。
後面補了我自己想看的結局,大概不會很愉快,請自行回避!
防★爆★注★意
周澤楷輕輕將滿布皺折的手放下,看著棺蓋慢慢闔上。
他不會老去,但孫翔只是一介凡人。
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孫翔老去,最後失去活力躺在那個冰冷的木箱裡。
他遵守約定再也沒從他身邊離開,他卻先從他身邊離開了。
沒關係,他的壽命足夠長,足夠他等待。
好好休息吧,下一次還會繼續陪你的
─真.END─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