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喻江】我要吃肉啊

*R18甚
細細的呻吟從指縫間流出,喻文州感受到覆蓋在手掌下的柔軟觸感,忍不住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前輩……」被捂著嘴,江波濤含糊不清的叫喚著。「噓,別太大聲,會被聽見喔。」喻文州湊到對方耳邊小聲的說道。   
站了兩個男人使得本就狹小的空間顯得擁擠,太過貼近以至於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氣息。喻文州輕咬著他的耳垂,滿意的看見他的耳朵染上情慾的緋紅。他放下手,改以雙唇貼上,舌頭靈活的滑進齒間掠奪著。握著江波濤身下炙熱的手也沒有停下動作,手不輕不重的按壓著,就是不肯給個痛快。   
親吻持續了會兒有些不捨的才分開,江波濤微微喘著氣,身子有些無力,好在他是倚著門的。喻文州從口袋摸出潤滑劑,一手將他的褲子更往下拉了些。
「…保險套呢?」江波濤緩過氣來後看了他一眼後問道,儘管心下已經有了解答。「嗯……忘記了呢。」果然,對方一臉無辜的回望他。──都記得帶潤滑劑了還忘記帶套子,騙誰啊你。江波濤心下吐槽,一邊後悔自己沒事去問這種白癡問題做什麼。   
用手指沾了些潤滑劑,然後探向後穴。兩人都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剛感覺到異物入侵時江波濤身體僵了下,又很快放鬆身子,使喻文州能在進行擴張時少點阻礙。
江波濤微敞的襯衫有點皺掉,喻文州低頭,看見沒被擋住的鎖骨間滿是他留下的痕跡嘴角的弧度就更大了些。
抽出手指換成自己的慾望在入口磨蹭著,江波濤耳邊傳來喻文州帶著笑意的聲音,「想要嗎?」語調輕快,滿是調侃的味道。「前輩…你就別玩了。」江波濤主動咬住喻文州的唇,聲音有些含糊。
當你得意洋洋時,他就會有所行動。
喻文州想起輪迴粉絲們所唱的歌,忍不住失笑,果然不能大意呢,無論什麼時候。
當下也沒再停留,性器就直往裡頭深入。喻文州不著急,沒有太快的動作,而是磨弄著,一鼓作氣頂到深處。江波濤發出滿意的呻吟,頭稍稍揚起,微開的嘴立刻被堵上。
「副隊是去哪了,怎麼比完賽就不見蹤影了。」聽到說話聲兩個人的動作同時一滯,那是輪迴另一名王牌的聲音。江波濤整個人繃緊了身子,喻文州也感覺到身下被絞緊,差點就要射了。比江波濤從容的,他有些壞心的退到入口再狠狠的挺進,江波濤差點就要叫出來,只好死死的咬住嘴唇忍住。 不滿地瞪了喻文州一眼,對方卻還是那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剛剛聽起來像是在和什麼人對話,應該不只孫翔一人。「回去了。」果然外頭不只孫翔一人,江波濤聽見自家隊長的聲音。「啊?你是說我們回去還是副隊回去了……靠不要拉我……」聽著孫翔的聲音漸漸遠去,江波濤才稍稍鬆了口氣。
才剛鬆了口氣,喻文州就頂向他的敏感點,使得他整個身子弓起。被炙熱肉壁包覆著的性器突然被夾緊,一時沒忍住就射在他體內,喻文州看見江波濤臉上報復似的狡黠笑容。
不過已經有人來找了,兩人也不好拖太晚回去,喻文州圈起江波濤的分身熟練的套弄幾下,原本就在高潮邊緣的人立刻射在他手裡。
「回去再繼續。」回去再算帳。抽了幾張衛生紙稍作清理,喻文州一邊扶著江波濤一邊替他整理凌亂的衣服,然後環著他的腰說道。
「……喻隊,我們明天要回S市。」
「孫翔約了少天明天去晃晃呢,聽說是程序出錯訂到晚上的機票?」
「……」
—End—
→後話
「這個是?」看了一眼周澤楷遞來的東西,江波濤有些不解。「嗯……有效。」周澤楷想了想回答,「在那,不舒服。」
「……」所以你跟孫翔也在那種地方做過嗎!?的確之前好像有一次孫翔腰痛的很厲害…………江波濤似乎get了意義不明的資訊。
輪迴不只有個善解人意的副隊長,隊長也十分貼心呢。
分類:親子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