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周翔】電話恐懼

*死亡有
*算是架空,沒有太詳細的背景設定
*群作業
『就這樣,記得啊三點見,我在路上了,別遲到了哈,遲到晚餐請客!』  
『嗯,路上。』  
簡短的回復了簡訊,周澤楷順手翻了下之前的記錄,然後驚訝的發現他和孫翔這樣一來一往的,也傳了百來封簡訊。與之相反的是他倆的通聯記錄——那兒幾乎是一片空白。  
對其他人來說這或許有點奇怪,為什麼不選擇打電話這樣較為便捷的方式呢?周澤楷話少,但他打字也不會多幾個字,甚至有時候忙起來還不會馬上回復簡訊,孫翔那樣沒什麼耐性的人怎麼會堅持用這種方式聯絡?  
不過這個疑問也只會存在于剛認識孫翔的人心中。稍微和孫翔熟絡些的就會知道,孫翔是不太接電話的。不是會漏接,是只要來電都一律不接,無論是家用電話還是手機,甚至被人調侃過怎麼不學葉修乾脆別買手機算了。大多數的人並不曉得原因,儘管疑惑但問孫翔也得不到解答,久了也就習以為常了。  
跟孫翔在一起這麼久,周澤楷自然是少數知道原因的人之一。他會知道還是因為某次和孫翔出去時走散,電話打了也不接,最後找到人時終於忍不住問了為什麼總是不接電話,這才聽他提起。  
那時孫翔只是撓了撓頭,然後說道告訴你可不許笑我,這原因說出來八成會給人當瘋子或開玩笑,我才不樂意說。
他說他有時候會接到不明來電,接起來要不沒人說話可是有雜音,要不就是聽了很不舒服的聲音。求助聲、慘嚎,那種總是會讓他作上好幾天惡夢的聲響。  
「第一次是發生在我小學的時候,詳細有點記不大清了,只記得某天晚上家裡電話響了,老媽在廚房準備晚餐,我就去把電話接了起來。話筒另一端傳來外婆的聲音,我不會認錯的,因為外婆對我很好,她的聲音我記得很清楚。我喊了聲外婆後,她就要我跟老爸老媽說她很好,就把電話給掛了。」  
「我還很疑惑,前幾天老爸老媽不是才去看她嗎?怎麼這會兒又突然打來報平安了?我也不懂,就跟我媽說了外婆的事,沒想到她當下眼淚就掉下來了,嚇死我。」  
「後來大了我才知道,我接到電話那天是外婆的頭七。」  
從那次之後孫翔就不再亂接電話,而上了初中後買了手機,有時候也會接到莫名的來電,換門號換手機都沒用,久了他就不喜歡接電話了。「一開始會有點怕,久了沒發生什麼事我也不想管它了。」孫翔如是說。  
那日孫翔講完之後周澤楷也沒太放在心上,一邊回想著一邊就到了和孫翔約好的地點。  
/  
手中的手機又一次顯示了來電,已經好幾次了,孫翔看都沒看就直接掛斷。第五次,孫翔皺起眉,基本上朋友熟人都知道他的習慣,真有急事就發簡訊,最近好像也沒什麼急事會找到他,那會是誰?這一次他終於仔細看了一下來電號碼,一看他卻愣住了。  
──那是他自己的手機號碼。  
眼看著手裡的來電大有他不接就不停下的意思,孫翔遲疑了下,最終還是將他接起。
「喂?」他等了幾秒,沒有任何聲音。
大概是顯示出了什麼問題吧,正當孫翔這麼想時,另一邊傳來了"滴答、滴答"的水聲。『怎麼…會……』就在孫翔想把通話切掉時,有個微弱卻清晰的聲音傳進他耳裡。
雖然很虛弱,但……那是他自己的聲音沒錯。
孫翔愣在那裡,沒有任何動作,連通話自己結束了都沒發現。惡作劇吧?和之前不一樣,孫翔從沒遇過這種狀況,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怎麼了?」剛到的周澤楷注意到孫翔臉色不太對勁。孫翔搖了搖頭,然後把手機收起。一定是個低劣的玩笑,他對自己這麼說。無論之前遇到過什麼,一旦牽扯到自己,再怎麼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難免會有些動搖。
結果孫翔提心吊膽了一整天,什麼事也沒發生,松了口氣的同時也就把這事當作突發事件拋到腦後去了。
「我去買飲料。」跟正在看書的周澤楷打了聲招呼,孫翔一把抓起鑰匙就往外走。他們倆住的公寓不算新,雖然有電梯但速度很慢。孫翔和周澤楷住四樓,看了眼電梯現在停的位置,地下二樓,孫翔嘖了一聲,決定還是走樓梯下去。
走了一會兒孫翔才感覺到不對──這棟房子根本沒有什麼他媽的地下二樓!
孫翔當下就想往回走,卻在轉身的那一刻感覺到有股力量將他往後扯,身體無法保持平衡便往後摔去。
周澤楷闔上書本,在想著要不要下樓找孫翔時聽見了樓梯間傳來一聲巨響。然後手機鈴聲響起,那是很少響起的、他為孫翔所設的鈴聲。心中浮現了不妙的預感,一邊接起電話一邊沖出門。『怎麼…會……』聽見對方氣若遊絲的聲音,周澤楷心一涼,果然在到樓梯間時看到了他最不想見到的場景。
手機摔到下面一階,而鮮紅的液體沿著階梯滴到一旁,發出了"滴答、滴答"的聲音,而已經碎裂的螢幕上不知為何正在通話中。
「不好意思,能跟你要個電話號碼嗎?」羞澀的女聲打斷了周澤楷的思緒,沒等他回答一旁的同事就搶著回答:「哎,他都不接電話的,要他的還不如跟我要呢哈哈。」周澤楷沒有否認,朝著女性略帶歉意的笑了笑。
出了那次意外之後,周澤楷也開始接到一些孫翔說過的那種電話,刺耳的聲響總是讓他立刻將通話掛斷。漸漸的,周澤楷也學著孫翔不接電話。
有時候他會盯著來電很久,也許他心中隱隱還是抱著希望──說不定哪天接起電話時是孫翔的聲音。但他更害怕那個聲音不復以往的朝氣,而是痛苦地向他求救,那麼他寧願選擇不要聽。
好想再聽一次你的聲音。
-END-
對不起我真的想不到要怎麼讓結局好起來TT如果讓兩個人以外的路人死掉,又寫不到我想要的東西TT下下星期考試我覺得這更虐啊TT
扯個題外話,愛與榮耀一直壤我想到我們校訓wwww
分類:親子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