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創】無題

冰冷的觸感擦過頸側。鋒利的刃面雖然沒能如兵器主人所願將他的頭砍下,卻也拉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點點豔紅散落在空中,如花瓣散落一般妖冶。
不落下風的回擊,槍鳴的同時膝蓋狠狠地往前一頂,朝著人柔軟的腹部襲去,眼前的青年啐了一口,橫過手中的戰矛做出防守。被這踢一下,恐怕等會兒得給痛暈去了吧,一面想著一面側身閃過子彈。
不想、不願意輸。
戰意如火焰一般從青年的眼底竄上,自尊心高強的他從不知道何謂低頭,無論面對比他強上多少的對手。我不願服輸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其實輸不起。
英雄終將留名千古,然,我們亦將殊途。
於是我們奮力一戰。
漫長的黑夜即將被白晝劃開,背負著身赴前線的果決,他們各自捍衛著自己的城,或許是義務、或許是為了守護自己所愛。兵器相撞的鏗鏘聲不絕於耳,長矛被雙槍架住,僵持不下。
來,聽我說個故事吧。
 憶起兒時母親溫柔的話語,孩提時總景仰著那些大英雄,青年想著時至今日終於站到戰場上來了。風起,兩人戰鬥的身姿一如舞者般起舞,旗幟被風吹的獵獵作響,風聲哀鳴,訴說著等待離人歸來的哀戚。
故鄉守候著的你,收到那封家書了嗎?
儘管我明白你期盼的從不是這一紙書信。
出征前,他佇立在溫和笑著的女神像面前,瞇起的雙眼好像正凝視著眼前的信徒們,以及這場為了她而發起的聖戰。
以女神之名,我將以血肉守衛這一切。
拉起垂在胸前的銀鍊,青年輕輕的將唇貼在墜飾上。也許血將染紅我的衣裳,但我不會後退一步。
子彈穿過肩膀的痛拉回了分散的思緒,大大小小的傷口早已經令感覺神經麻木,儘管感受到了痛,卻不會妨礙他的行動。扯了扯嘴角,露出了笑。
你知道嗎?微笑可是野獸狩獵前的信號喔。
分類:親子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