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周翔】等待

全職高手/周澤楷x孫翔 BGM:身不由己
又到了這個季節,雨不停地下著,好像沒有停止的一天。S市的天空灰濛濛的,帶給人一種沉悶的壓力,行人們匆匆地走著,無形的壓力壓得人無法喘息。
結束了訓練,這天孫翔沒有留在訓練室繼續自行加訓,收起帳號卡就快步走出了訓練室。有新人見狀好奇的看了一眼孫翔離去的背影,說著:「隊長好難得沒有留到最後呢……」其他老隊員們倒是沒有說什麼,還是副隊長的江波濤只是笑了笑回道:「沒事的話就趕快回去休息吧……畢竟也到這個時候了。」入隊沒多久的新人儘管疑惑,卻也不敢多問,沒有察覺到笑容中那一絲苦澀與傷感。
連日的陰雨終於在今天消停了些,雖然天空依然是那灰暗的色調。一年了,沒想到已經一年過去了。孫翔提著剛從花店買來的花,走在熟悉的路上。
一年的時間能有許多的改變,儘管這當中有些變化大的幾乎是普通人無法承受的。第十賽季輸給興欣後,輪回戰隊的眾人並沒有氣餒,他們還年輕,還有機會,或許失去三連冠的機會很遺憾,但不是永遠失去了角逐冠軍的機會。
離清明節還有一段時間,通往墓園的路上冷清得很,塑膠袋摩擦的窸窣聲顯得有些刺耳。走在雜草叢生的小路上,孫翔很快地在山坡上找到了一個墓碑。他將花放到墓前,開始做他並不擅長的整理。
去年的這一天,一個平常的日子。那天周澤楷對孫翔說等他回來,孫翔只是撇了撇嘴不以為意的說著快點回來晚上來打一場,而這場PK最後還是沒能實現。隔天孫翔拿著江波濤遞給他的報紙,緊抿著唇,什麼也說不出來。
──輪回戰隊的隊長在返回俱樂部的途中遭到酒駕轎車追撞,當場身亡。
近期似乎有人來打理過,並沒有太髒亂,整理起來不是太費事。孫翔坐到一旁,盯著墓碑上頭的照片好一會兒,慢慢地開口。他不是黃少天,沒有傾訴物件依然能泰然自若地繼續講自己的,他斷斷續續地說著一些最近發生的事,像是在和誰說話一樣,偶爾夾雜了一些埋怨,一如對方生前陪伴總是在他身邊靜靜的聆聽著。
在賽季中途戰隊核心遭遇了這樣的事,許多人都認為輪回會因此而大崩盤,能不能取得季後賽席位可能有待商榷。但孫翔讓流言終止了,他接下了隊長一職,現在的他早已不是那時還在嘉世,只懂得橫衝直撞、不明白團隊為何物的莽撞少年了。
孫翔變得沉穩而自信,驕傲也漸漸的隱藏了起來,或許骨子裡還是有些衝動,但江波濤總能適時地拉住他。「輪回不是失去周澤楷就一無是處的隊伍。」他這麼說著,帶著輪回站上了常規賽第一。
孫翔拿起脖子上一直帶著的項鍊,那是周澤楷出事那天買的,本來是要送給孫翔的禮物,現在卻成了他的遺物。看了看時間,已近傍晚,差不多該走了。他伸手將花插好,薄雪草靜靜地綻放著,夕陽將雪白的花瓣染上了橘紅色。
其實孫翔並不記得周澤楷死的時候自己到底有沒有哭了,只記得當時憤怒的情緒遠大於悲傷。「周澤楷你這個騙子!」雖然這麼說著,卻已經沒有可以發怒的物件了。不是說好這一次要一起拿下冠軍嗎?
之後有一段時間,孫翔常常會在夜晚突然驚醒。夢中是空蕩蕩的一片,好像從來沒有過周澤楷這個人一樣,一葉之秋身邊空無一人,失去了一槍穿雲穿著風衣持著雙槍的身影,失去了衝鋒陷陣時給他的掩護。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來到S市這麼久,也算是熟悉了,回俱樂部的路上會經過一個小公園,這個時間孩子們都被父母帶回家了,本應該充滿嬉笑聲的地方此時只有路燈孤伶伶的守著崗位。每回掃完墓,孫翔都會到這待到很晚才回俱樂部,一個人坐在秋千上,發呆也好、想事情也好,反正就這樣坐著。
知道孫翔會來這裡,俱樂部方其實有擔心過,畢竟當初周澤楷就是在這裡出事的,但江波濤知道後卻只是跟孫翔說自己小心。
孫翔走到沙坑旁邊蹲下,他剛轉會來的那個夏休期,周澤楷曾陪他在俱樂部附近熟悉環境,當然也有到這個小公園。那時他們還在這裡陪小孩子玩……或者說被小孩子玩。
伸出了手指,鮮少受到陽光照射的手有些蒼白,孫翔輕輕將手指放到沙子上,手微微陷入柔軟的沙中。借著路燈的光線,他慢慢地寫著,手刻出一道道溝壑,最終組成的,是周澤楷三個字。「嘖。」反應過來自己正做著很像小女生才會做的事時,孫翔有些難為情,於是飛快的將字抹掉。
孫翔拍掉沾在手上的沙子,準備離開時,卻在下一秒停下了動作。
沙子上出現一道長痕,像是有人學著他方才的動作在沙地上寫字一般。孫翔以為是錯覺,但看著也不可能是風吹,更何況此時並沒有風。
正常人應該會立刻逃開吧,孫翔卻是蹙著眉想看這是在搞什麼鬼。一筆劃一筆劃的,慢慢地組成一個字,再然後,組成了一個句子。
『孫翔,我也想你。』
薄雪草的花語,念念不忘的愛情以及再見了卻永生難忘的人。
「……周澤楷,你怎麼做了鬼還這麼無聊。」良久,孫翔才勉強說出這麼一句。為什麼字看起來有點模糊,大概是光線不太好吧,孫翔揉了揉眼睛。
『對不起。』
對不起沒辦法給你溫暖的擁抱、對不起讓你不開心了……還有,對不起,沒辦法和你一起拿到冠軍。
「對不起什麼呢,現在江波濤可不在啊。」他露出了笑容,卻是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還是那麼喜歡逞強,好像還是當時被無數人唾駡卻依然倔強的少年。
『別哭,我在。』
我一直都在,還是陪著你,所以別哭。
「特麼誰哭了。」孫翔仰起頭,對著空無一人的地方繼續說著:「這樣真的很像神經病吧,等會要回去了,明兒還要訓練。」
「不用說什麼對不起了,冠軍,我會拿給你看的,連你的份一起。」
沒有再看那堆沙,孫翔起身離去,隱隱約約的,他好像聽見了熟悉的笑聲,腦中很快浮現記憶裡那個人的淺笑。
這一次換你等著,不會讓你失望的。
-END-
本來是想練習寫一方死亡的甜文
結果就這樣了:3
不要再找我談人生了,我是不會住手的。
寫周翔甜文的那麼多,那我就來當最常寫BE的那個吧(ㄍ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