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藍】同居20題

 01.叫對方起床     
藍河和黃少天的作息可以說是幾乎相反的。
黃少天白天要接受戰隊的訓練,而藍河的工作時間則是在晚上淩晨副本次數一刷新就得帶隊下本,還有新區開荒的瑣事要處理,偶爾還要去搶搶野圖Boss。  
早上六點。   
「少天……」隱約能聽見藍河因為沒睡醒而有些含糊不清的聲音,「你不起來嗎?」藍河怎麼醒了?難道已經中午了?自己有睡這麼久嗎?黃少天迷迷糊糊的想著。意識恍惚間,傳來了刺耳的鬧鈴聲,大概是那個把藍河吵醒了。他有氣無力的嗯了一聲,朝著藍河蹭了蹭。   
這會兒藍河倒是醒了,他一面將那大清早擾人清夢的鬧鐘按掉,一面搖了搖再度睡著的黃少天。  
「少天,喻隊說你今天再遲到就要懲罰你了。而且你們今天不是提早,七點半就要開始了嗎?」  
「……我這就起來……」     
上午十一點四十。   
結束上午的訓練後有一段不算短的休息時間,黃少天回到藍河的住處,逕自拿出備份鑰匙開了門。   
果然是回去睡了吧,黃少天猜想著。也是,早上一大早就被吵醒,算一算也就睡了幾個小時吧?想到這裡,黃少天感到有些抱歉。湊近床邊,藍河背對著他的身子正微微起伏著,平穩的呼吸聲顯示出對方正在熟睡中。   
「小藍,快中午了。」收斂起平時的多話,黃少天只在藍河耳邊輕聲說了句。說起來今天還睡得比平常晚了些,大概是早上被吵醒的緣故吧。
「唔……」翻身,正好面向黃少天,藍河慢慢睜開眼,還沒完全清醒。睡眼惺忪的小藍真是……太可愛了!趁著人還沒全醒,黃少天偷親了對方的臉一下。   
「唔!」這一個驚嚇倒是讓藍河很快的醒了,反應過來後臉卻是開始發燙,連忙逃跑似的去廁所梳洗。換好衣服出來後,黃少天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喲,小藍啊我們待會去吃個飯吧,聽大春說你們下午要開會啊?那正好我們一起去吃午餐一道過去吧?」看到藍河出來,黃少天立刻恢復話癆本性說著。藍河點了點頭,同意了黃少天的意見。  
「結果少天你今天有遲到嗎?」  
「……沒有!哎哎哎不過我們今天根本沒提早訓練啊小藍你這是跟隊長串通好的吧?啊?難怪隊長今天看我到的時候笑的那一個歡啊!太過分啦你們兩個!」     
02.輪流做早餐     
難得的休假,黃少天起得還算早。而藍河前一晚比平常早睡,此時倒也醒了。「現在這時間還不到吃午餐啊……可這要挨到中午又有一段時間--不如這樣,讓本大爺來露一手做份早餐吧!」坐在床緣,一邊等著藍河換好衣服,黃少天一邊說道。   
「…你行不行啊?」換上家居服,雖然遲疑了下,但藍河很直接的表達出他的質疑。畢竟看黃少天自己的住處……那地方藍河花了三天才整理好,可見黃少天的家事能力恐怕跟在打榮耀成反比。
而且他需要開火的時間可說是零,以前在家裡有母親張羅三餐,現在俱樂部也有提供伙食,根本就不需要自己處理。而藍河是不大喜歡吃外食,又不住在俱樂部,廚藝才沒說特別糟糕,甚至可以說是不錯的。  
「喂喂喂小藍懷疑兩個字已經寫到臉上去啦!就這麼信不過我嗎我堂堂劍聖有這麼不靠譜嗎?啊?」在比賽場上是挺靠譜的,但這個……真心不放心啊。   
彷彿是要印證藍河糟糕的預感般,短短五分鐘之內他聽見兩個盤子碎掉的聲音、看到黃少天把蛋連著蛋殼一併打進平底鍋……藍河默默的捂住眼睛,果斷決定自己出去買早餐吃,吃完還得收拾面目全非的廚房呢。   
之後的之後,黃少天被禁止靠近廚房五公尺內,連洗碗都不需要幫忙了。雖然某人曾為此抗議過,不過被藍河以前所未有的堅定態度給駁回了。     
03.指責對方挑食/口味/飲食習慣     
「小藍多吃點來來來我幫你夾我幫你夾,你看看吃那麼少難怪那麼瘦哎多吃點嘛還怕把我吃垮嗎?」嘴上碎碎唸著,手上動作倒也沒停,藍河的碗裡頭一下子就多了好些菜。   
趁著黃少天說話的空檔,藍河很快的夾起黃少天盤子裡的東西塞進對方正講個不停的嘴裡。
「不可以挑食。」語畢,又低頭回去清空自己碗底那堆菜。這會兒,黃少天一臉困窘,他刻意挑出來的蛋黃又被塞回來,吞下去也不是吐出來也不是,只好苦著臉慢慢的開始咀嚼。   
終於解決掉那一碗東西的藍河抬起頭,正好看到黃少天的窘迫,忍不住笑了出來。艱難的吞下嘴裡頭那塊該死的蛋黃後,黃少天吐出一口氣,彷彿吃了這東西會要了他的命似的。   
「小藍我想你還是離隊長遠點好了」黃少天突然板起臉,嚴肅的說道。怎麼扯到喻文州去了?藍河正疑惑著,黃少天又接著說道:「心髒恐怕會傳染啊瞧你現在都學壞了要是你也成了心髒那還得了……」聽著黃少天唸著,藍河只是笑而不語。  
說好食不語寢不言啊。     
04.餵食(可以用餐具也可以直接用手)   
「吃吃看。」藍河用筷子夾著剛煎好的雞蛋捲,等著食物涼了之後靠到身旁的人嘴邊。那雙手因為不常受到陽光照射的關係十分白皙,指甲修剪得很整齊,纖長的手指正持著木質筷子。   
輕輕握住那略顯纖細的手腕,黃少天直接略過筷子,很輕很輕地咬了下藍河的下唇。滿意的看見對方有些詫異爾後開始泛紅的臉,黃少天這才吃了居然沒掉到地上的雞蛋捲。  
「嗯,還挺好吃的呢。」     
05.嫌亮叫對方關燈     
「唔、等!關燈!」這是氣急敗壞的藍河。
「欸?為什麼要關燈開著燈比較亮啊?而且小藍我想好好看清楚你的臉啊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到你說是不是。」這是感覺可惜的黃少天。  
「……太、太亮了,關掉!」
讓你看到我這副模樣實在是……太丟人了。  
後來呢?
燈還是沒被關上,不過藍河大概也不會覺得太亮了。  
──覺得亮的話把眼睛遮住不就行了。  

06.一起去街上購物   
「還可以嗎?要不要我幫忙提一些?」難得沒有說出一長串的句子,黃少天壓低聲音說著。藍河搖了搖頭,看了一眼身旁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像個可疑人士的人。
────幸好現在是冬天,若是夏天不中暑才怪。
07.被人纏住解決後回家  
『滴答滴答、』藍河緊盯著時鐘,指針規律的走著。  
太晚了。他想著。已經超過他平常該回來的時間太久了。都是成年人了倒是不用像對待孩子一樣操心個半死,但不免會有些擔心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事實上的確是出了一點小意外。『喀。』門鎖打開的聲音從玄關傳來,然後是門把轉動的聲響。不一會兒,那人十分有活力的聲音立刻傳來:「這會兒總算是回來了哎小藍你等很久了吧?抱歉啊剛剛跟隊長要回去的時候不小心被粉絲堵到我了個去這些人還真閒……」   
黃少天一邊說一邊像是大型犬一般撲過來,幾乎整個人都要掛在藍河身上。「好累喔今天不要出去吃了好不?看是叫外賣還是怎樣都好我不想再出去感受一下世界的惡意啦。」黃少天把頭靠在藍河肩上,像個孩子在耍賴般說著。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煮可以了吧。」有些無奈又好笑的摸了摸這個自己所崇拜的大神,感覺真的很像在飼養寵物。  
在外頭是被人纏上,這一回到家角色可不就換了嗎?   
08.替對方蓋被子   
深夜總是特別的安靜,手指在鍵盤上敲擊的聲音還有點擊滑鼠的聲音總會在這種時候顯得特別清楚。最後的副本次數用完之後,藍河倒向椅背,稍作伸展。
他起身去倒水時經過房間,門並沒有關。藍河小心翼翼的推開門,裡頭的人熟睡著,由於明天早上還要進行訓練,黃少天也就先去睡了。只不過……
這都多大的人了還會踢被子?
雖然藍河很想笑,不過要是感冒就不好了,於是他躡手躡腳的走進房中,然後輕輕的替黃少天拉上被子。看著難得如此安靜沉默的臉,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對方散落在額前的劉海。大概是被髮絲撓的有些癢,黃少天蹙了蹙眉,然後一把拉住藍河的手。
藍河想抽回手,卻反而被用力一拉,就直接跌到床上。「……吵醒你了?」藍河小聲地問道,黃少天的頭靠在他肩上幾乎要貼到他的臉頰。
「這不是睡不著嗎。而且不是讓你今天早點休息了嗎小藍,你都累了這麼多天了怎麼今天還是這麼晚啊?」溫熱的吐息噴在脖頸間,藍河突然有些慶幸黑暗中看不到他通紅的臉。「睡覺睡覺睡覺睡覺!」拉著藍河手臂的手轉而環住了他的腰,黃少天一邊有些不滿地說著一邊收緊了雙手。
可是我還沒有關電腦啊……怎麼只是蓋個被子就變成這樣了呢。藍河苦惱地思考起明天該怎麼跟春易老交代。

09.一方生病   
「……就這樣。藍橋,你在聽嗎?」在往戰隊訓練室的路上,春易老提了一下近期公會上的問題,但身側的人似乎精神不太好,回應淨是些意義不明的單音。「嗯?我有在聽。」   
「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吧。」察覺到藍河的狀況似乎是真的不太好,春易老很能體諒的說道。日夜顛倒的作息也不是每個人的身體都負荷的了的,自然不好勉強什麼。「我還可以,討論完夏休的事情再走。」藍河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並沒有問題。   
才說完沒問題,離戰隊訓練室就剩那麼點距離時,藍河突然感覺到一陣暈眩。腳下一個踉蹌就要往前倒,幸好有人即使把他抱住。  
「藍河……博遠!」   
是春易老嗎?聽上去不太像他的聲音啊。意識中斷前,藍河還迷迷糊糊的想著。不過這個溫度,好熟悉……  
醒來時看見白色的天花板,藍河不禁征了征。身子有些無力,而且他一直覺得很冷,看了看四周,好像是俱樂部裡頭設置的醫務室。床邊趴了個人,似乎是累了正在休息,藍河也沒有開口去叫他。   
藍河掙紮著想坐起身,無奈卡了個人現在又有些使不上力,只好又躺了回去。儘管動作小心還是弄出了不小的動靜,床邊趴著的人此時也醒了。   
「嗚啊——姿勢不良脖子好痛靠靠靠這會兒一轉頭就喀喀喀的聽著就痛啊。小藍你好點沒見面你突然倒下去嚇我一跳,要不是本劍聖眼明手快你可要跟地板接吻啦。」一下子就是一堆話吐出來,也不管這樣會不會使病人精神耗弱,黃少天一邊說著一邊將額頭抵在藍河的額頭上。   
「感覺溫度是有降下啦我抱你那時候燙的嚇人啊。不過小藍啊你臉怎麼這麼紅啊我看我還是拿個體溫計來量量吧,啊對隊醫剛剛給了退燒藥等會去幫你倒杯水吃了吧。」藍河用手捂住了臉,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其實自己並不是因為發燒而臉紅。   
正好此時盧瀚文推門走進,一進門看見黃少就說道:「藍橋你醒啦!真不該留黃少顧你的,可惜黃少死活不走啊,病情沒惡化吧?」後頭跟著的喻文州輕敲了下少年的頭:「別在病房裡嚷嚷。」隨後對藍河笑了笑。  
「不過藍橋你昏倒的時候黃少真的超緊張的——」   
後面藍河沒聽清楚,估計也就是些調侃黃少天的話,藍河側著頭看了眼床邊的人。  
嗯,好像也發燒了呢。     
10.窩在同一張沙發上   
吃完晚餐在藍河上線之前,兩人會先在沙發上看一會兒的電視休息,可能看看新聞或是看一下楚雲秀推薦的電視劇,也有的時候會有其他的狀況發生。
大概是真的太累了,藍河靠在黃少天懷裡不小心睡著了,而後者則是撓了撓頭,小心翼翼地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讓懷裡的人繼續睡。黃少天有些壞心的想趁機鬧鬧藍河,捏捏他的臉頰、弄亂她的頭髮之類的,但又怕吵醒他,最終只能作罷,無聊的按著遙控器。
──最後的結果,就是黃少天看電視看著看著也有些昏昏沉沉的,頭一仰靠著椅背也跟著睡了,隔天兩人醒來都是腰酸背痛的不得了。  
11.吃了對方的點心   
「黃、少、天!」
「哎哎小藍我們這是交換啊前天你不也是吃了我的鬆餅嗎?呃等等你說那是被蟑螂爬過被你丟掉不信去垃圾桶看?這這這哎我不是不信你只是──好對不起我錯了我會還你布丁的我等會兒就去幫你排隊──先讓我吃完!」   
12.一起修房子(裝修/打掃)  
黃少天默默的坐在家門口玩著手機裡的節奏遊戲,嘴裡還嘀嘀咕咕著些什麼。二十分鐘前他被藍河趕了出來,因為某劍聖在打掃時不小心弄倒了一疊雜誌、砸碎了一個盤子、踢倒了椅子……總之造成更大的混亂。  
『打掃好之前你別進來了。』
把人趕到外頭,難得板起臉來的藍河這麼說著。他也不過是想幫忙嗎,好歹也是自己家……雖然說他平時的確是有個地方睡就好,屋子亂的要死,如果不是藍河來了恐怕有人來都會當作是廢墟吧。
又玩了一會兒,黃少天見電量有些低,便收起手機將頭靠到牆上,有些無聊的閉上了眼睛休息。於是打掃完的藍河打開門便靠到這景象了,堂堂劍聖坐在家門口睡著了。
13.夢遊   
黃少天有些難受的想翻身,卻感覺到身子似乎被重物壓住,胸口沉甸甸的,每一次的呼吸都有些困難。臥槽……不是遇上鬼壓床了吧這是?黃少天迷迷糊糊地想著,他努力得撐起眼皮,看了看,然後就清醒了些。
那不是鬼壓床,是有人跑到他房間來著。藍河趴在他身上,呼吸均勻,看起來還在睡夢中。黃少天知道他偶爾會有夢遊的問題,也沒介意,頂多就留意一下不要跑出房子發生了危險。
小心翼翼的在不吵醒對方的情況下將人扶上床,黃少天露出了笑容。
明天起床時對方會是怎麼樣臉紅又手足無措的表情呢?   
14.吵架   
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這是很少見的事。
幾天前,黃少天宣佈退役。藍河等他回到家,便提了和家裡出櫃的事。一直這麼隱瞞著也不是辦法,之前都還能用工作不想交女朋友為理由,現在年紀長了,兩邊家裡都急了,不停地催促或是安排相親。
家長的心思都是一樣的,要孩子找到個好女孩兒,進展快點有生之年還能抱個孫子,其實也就是希望兒子不要孤老終身。
沒想到黃少天卻很反對,而且反應意外的有點激烈。藍河沉默了,他鮮少用這樣的方式來回應黃少天。也許他們之間這樣的戀情是不被世人所接受的,但連家人都不敢面對,以後還怎麼一起走下去?說到最後,黃少天也沉默了,然後這份沉默就延續到了今天。
一個不願意低頭,一個脾氣倔,情況一點都沒有好轉的跡象。
藍河坐到電腦前,他把藍溪閣的工作辭了,現在還在做一些轉移,有些事情還需要他來處理。底下QQ突然閃動了下。
夜雨聲煩:
在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我說,小藍我們需要談談。
手上的動作停頓了幾秒,藍河才輕敲著鍵盤,給出了回應。
藍橋春雪:
談什麼?
你不是不願意? 
夜雨聲煩:
…………
「因為我很擔心你受傷啊傻小藍。」多日未聽見的聲音響起,黃少天倚在他房間門口,沒等藍河開口就繼續說了下去:「這可跟其他人反對不一樣,最親的人都不支持了你性子這樣溫和肯定是要難過的,更何況我們根本不能料到他們會有什麼反應,與其這樣還不如瞞著──」
「你想太多了。」藍河打斷了他的話,然後起身走向他。「在榮耀,藍橋春雪或許無法與夜雨聲煩比肩,」藍河頓了頓,終於露出和平時一樣的笑,「但在現實,許博遠能陪著黃少天走,不論多困難的路。」他輕輕抱住了黃少天,黃少天僵硬了下,還是回抱住他。
我有著不輸你的堅強,所以不用害怕我受傷。
15.浴室大戰   
水濺濕了身上的衣服,溼透的布料貼在身上,讓藍河打了個噴嚏。不過黃少天沒敢好好欣賞一下,有些尷尬地望著門口的人。
平常總是笑臉迎人的藍河,此時站在浴室門口,還是一臉笑容,儘管那笑透著殺氣。
「浴室沒弄乾今天不要進我房間!」  
16.不小心洗了全部的衣服   
黃少天扯了扯領口,有些太過合身的衣服令他十分難受。藍河骨架比他稍小一些,他的衣服穿在黃少天身上顯得緊繃。但難得的,黃少天沒抱怨一句話,甚至連吭聲都沒吭。
誰讓他把衣服全洗了呢。   
17.一方沉迷   
將筆電放在大腿上,一邊說一邊打字指揮著團隊下副本。雖然現在是夏休期,但實際上休息的只有職業選手而已,作為公會部的藍河自然還是得繼續處理公會的事務,儘管他目前也算在假期中。
坐在一旁很想講話,可明白此時絕不是說話好時機的黃少天憋了半天,只好去倒水然後默默地看著藍河的手敲在鍵盤上,以及螢幕上閃動的技能特效。
好不容易等到藍河收工,身側立刻就傳來一聲哀號:「小藍小藍小藍小藍小藍────」黃少天哀怨地盯著他,像是一隻被主人冷落的大型犬。儘管黃少天也明白剛剛如果他開口說話,一來會影響到藍河,二來也會被公會部發現,到時解釋起來可麻煩了。
「怎麼可以一直沉迷遊戲呢小藍,人要多跟其他人互動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培養好的交際手段,不然小心跟周澤楷那貨一樣啊。」藍河有些好笑的摸了摸黃少天的頭,沒有吐槽他一個電競選手講這種話十分沒說服力。
沉迷,意即深深陷入、無法自拔。
這會兒到底是誰沉迷了呢?   
18.朋友來探望   
『叮咚。』門鈴聲響起,藍河放下手邊的東西起身應門,想著這時間會有什麼人來訪。「喻喻喻、喻隊?」幾乎是嚇得退了一步,腦中只剩下為什麼是喻隊喻隊怎麼會知道這無限循環著,完全忘了把人晾在那是件十分失禮的事情。
「晚上好啊藍河。」不甚介意當機的藍河,喻文州和往常一樣溫和的笑了笑,開口打了聲招呼拉回眼前人的魂。「啊、啊喻隊裡面請。」聽到聲音藍河這才回過神來,連忙讓人進屋。
讓人到沙發上坐下,藍河替對方倒了杯茶。「是少天邀我來的,」道了聲謝後,喻文州端起茶輕抿了一口,而後說道:「你辛苦了啊,之後少天也要勞煩你多關照了。」他笑得很溫和,讓人很舒服,藍河也看著喻文州的笑容發征。
不過喻隊啊…你這話怎麼好像我兒子拜託你了似的…哪裡不太對啊!?   
19.被對方枕膝蓋/肩膀,壓麻無法動彈  
已經過了下班時間挺久,藍河獨自走在空無一人的廊上,準備回住處。噠噠噠,腳步聲從後方傳來,聲音在空曠的走道被無限放大。
「小藍我們一起回去吧這麼晚了打車好了,怎麼弄這麼晚啊?餓不餓啊回去的路上可以買個夜消什麼的。」來人放低了音量,大概是不想吵到其他人。藍河搖了搖頭,衝著對方笑了笑。「今天幫會長處理一些事情,稍微晚了點。」
而後是兩人一起從俱樂部的後門繞到街上,時間確實是晚了,但畢竟還是在藍雨附近,就怕被其他粉絲撞見。一路上滿是黃少天的聲音,偶爾夾雜著藍河無奈或是好笑的聲音。黃少天總像是有著說不完的話似的,一直都是那麼的有活力。反觀今天的藍河,雖然平時也不是特別多話的人,但今天好像因為忙了太久而顯得有些疲憊,回答的聲音都多了些勉強。
招到了車,確定司機並不是榮耀粉後黃少天放鬆了許多,然後報了藍河家的住址。「小藍你要是累了先睡一會兒吧,反正到家大概還有一段,看你眼皮都在打架了先睡會兒到了我叫你。」強行把藍河的頭往自己肩上按,黃少天一邊說著。
敵不過睡(hua)魔(lao),藍河枕著黃少天的肩頭閉上了雙眼。一開始還有意不把身子完全靠上,到後來因為實在太累而睡著了,整個人的重量就壓在黃少天身上。黃少天難得沉默下來,任由他靠著,眼中流露出滿滿的寵溺。
也不知過了多久,黃少天注意到快要到了,想叫醒藍河,卻發現自己半邊身子給壓麻了,幾乎動彈不得。這大概就是幸福的負擔吧,黃少天想著。
不過我心甘情願承受著。   
20.一方耍酒瘋/醉酒  
黃少天退役當晚的歡送酒會,作為主角的他喝了不少酒。藍河扶著心儀已久的大神,然後被對方一把摟住。有些慌亂地想著是該把人推開還是任由對方摟著時,黃少天開口了,帶著些許的酒氣,但是口齒依然清晰。
「藍河啊,我喜歡你好久啦,你喜歡我嗎?」
藍河的動作因為突如其來的告白而停滯了下,大概只是酒醉後的發言吧,藍河苦笑著心想。
──怎麼就沒想到有些人是借酒裝瘋呢,而且有句話叫做酒後吐真言啊。
分類:親子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