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里修】終局

➤CP是里斯×阿修羅
➤設定在復活之後,記憶捏造有,R卡些微劇透
➤BE慎
他重新睜開了雙眼,像夢醒一般。
這裡是他死前生活過的地方,是那麼的熟悉,卻也陌生。對阿修羅來說,在星幽界的記憶反而比在此地生活的記憶還要鮮明、還要真實。
真是諷刺呢。
稍微去探聽了下消息,現在所處的時間大概是自己剛被殺掉不久,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基度也已經死了。
阿修羅沒打算要回去東方衛士隊,反正那所謂的古老盟約也只是他為了生存的手段,只是省了些麻煩罷了,就當作他真的死了吧。而炎之聖女的復仇,誰管她啊。為了自己而活,不想成為支配者的棋子,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執念。
他選擇在這個世界四處漂泊,沒有什麼目標,只想過著自己所謂的餘生。另一個目的…他挺想見其他人的,如果每個人都是在自己死時的時間點復活的話,那應該會與在星幽界時有所不同。
他想再見一次那個人。
『吶吶、阿修羅,你看這個!』人偶的臉上漾著笑容,開心的拿著書本,踮起腳尖遞到阿修羅眼前。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他看著書上的字句,朝人偶投以冷淡帶著疑惑的眼神。女孩早已習慣他的態度,解釋了文字的意思後繼續興沖沖地說道:『你不覺得這樣的感情很厲害嗎,說不定里斯如果是女的也會這樣跟你說喔。』腦中立刻出現女性用閃亮亮的眼神看著自己一邊說一邊抓住自己的手,阿修羅立刻露出嫌惡的表情。
『哈哈,說笑的……』他忘了後來人偶還說了什麼,只記得後來他轉述給里斯聽時,他笑了笑,半開玩笑地說也許他真的會這麼對阿修羅說也說不定。
────如果你是認真的,此時卻又為什麼分別呢?
怎麼會突然想起這種事情呢,明明是這種時候。阿修羅按住腹部的傷口,怵目驚心的開口正不斷滲出鮮血。在他到處旅行時,他也會接一些委託,無論何時,人總是會有些骯髒事是需要人處理的,還在魯卡手下時也是做著這樣的工作。只是他沒料到會因此而結仇,還落到現在這樣狼狽的下場。好不容易甩開了追兵,只找到個能稍微躲避的洞穴。
大概這次是真的得死了。
他按著傷口,失血過多讓他感到有些暈眩。身上的創傷已經無法靠自身回復了,也沒有體力再去尋找村莊,只能在這等死。他注意到洞穴的另一側有著一具骷髏,他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看來你不孤單了……嗯?」阿修羅注意到了那句骷髏身上的衣服。
十分的眼熟。
不,不只是眼熟了……那是他還在星幽界時每天都在看的衣物。
可是也不能光靠衣服確認身分,阿修羅稍微冷靜了下來然後思考著,眼角瞥見它身上掛著的金屬飾品。
他又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阿修羅,你看!』人偶開心的蹦跳著,手上的金屬飾品也發出清脆的聲響,當時女孩手上的牌子與眼前的東西似乎重疊了。軍牌,為了避免戰死沙場的人成為無名屍,作為辨識用的物品。
金屬製成的牌子,一面刻著字母E,阿修羅翻到了另一面。
『Riesz.Lafarge』第一行刻著名字的字樣映入眼中,他忍不住笑了。「居然是在這找到你。」手有些無力的撫過白骨,阿修羅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意識開始模糊,原本就偏低的體溫此時更是不斷的流失。
阿修羅啟唇,無力地說了幾個字。用著最後的力氣,輕輕在頭骨上落下一吻,身子無力地靠著牆滑落。
『若是這樣的終局,我願與君絕。』
-END-
這篇文的靈感主要來自於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n-iZL2ob1U
還有身上的軍牌XDDDD
這首歌的歌詞讓我深思了很久,我一直很想寫出最後一句的感覺,可惜我一直揣摩不出XDD可能會在下一次試試看能不能在表達出來吧!
如果這篇文有讓人稍微難過一下就好了www總覺得寫虐文就是要虐到人才成功!如果可以的話可以來跟我討論一下對這篇文或是那首歌的感想wwwww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