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里修】Day14 性別轉換

→性轉有
→我終於受不了跳著寫啦!!!!(幹
→超越短篇所以獨立放(幹你是私心ㄅ
  窗外灑進的溫度提醒著他是該去晨跑的時候了,但懷中的柔軟令他有些捨不得離開床鋪……
……慢著,柔軟?
  對方的身材是偏向纖瘦沒錯,但也是經過鍛鍊的——絕不可能有像女子般柔軟的身段。這觸感摸起來明顯有些違和啊……
  睜開眼睛,出現在視線中的不是熟悉的睡顏,而是陌生卻又有些眼熟的女性,一絲不掛的倚在他同樣赤裸的胸膛。愣了數秒,才嚇得往後一跳。
  陌生女子似乎是被這麼大的動靜給吵醒了,先是蹙了蹙柳眉,然後閉著眼睛緩緩坐起身,用手背揉了揉眼睛……動作是那麼的熟悉,卻十分的詭異。
———那是阿修羅清醒前必做的動作,這麼說……
  女子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深棕色的髮絲散落在胸前,與此同時,身上唯一的遮蔽物棉被,也隨著她的動作滑落。
  「阿、阿修羅…?先把衣服穿上!」有些慌亂的隨手扔了件衣服過去,里斯別過頭,有些困窘。儘管猜到了對方的身分,但在還沒確定的情況下,他也無法自在的應對。
  「怎麼……」很少看見里斯如此驚慌失措,忍不住開口詢問,一開口阿修羅便知道大事不妙。套上里斯扔過來的襯衫,她開始認真的思考昨天是否誤飲了工程師所調製的藥劑。
  『叩叩。』外頭不合時宜的傳來了敲門聲,「里斯、阿修羅,汝等是否忘記今日有任務須提早集……合?」聖女之子推開了門,然後呆愣在原地,一旁的布勞默默地伸手遮住少女人偶的雙眼。
  眼前是一名很面熟的女子,只穿著一件襯衫坐在床上,修長的腿因為衣服無法遮蔽而暴露在空氣中,而一旁是來不及穿上衣服的里斯……這樣的畫面,任誰都會想入非非。
  還是布勞順手帶上門才暫時緩解了凝滯的氣氛,匆忙的穿上平常的裝束,里斯才走到門口將門打開。
  「你說,阿修羅變女生了?」原訂要一起出任務的帕茉此時也趕到,正站在聖女之子身旁,好奇的朝房內看去。
  聽了里斯的敘述,人偶靜靜的思考著,半晌後才道:「汝等先隨吾至書房釐清事情真相吧,今日任務取消。布勞,麻煩汝了。」被點名的布勞微笑著點了點頭便先行離去,只留下面面相覷的三人。
  「大小姐、衣服怎麼辦?」 里斯詢問道,畢竟他們擁有的是生前的衣物,應該無法隨意修改,就算可以臨時也弄不出一件合身的衣服給她…更何況這樣的情況恐怕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
  聖女之子也有些頭疼,「…帕茉,能否請汝借件衣服…?」抬起頭,想徵求少女的同意。
  「既然是大小姐的吩咐…請稍候。」語畢,帕茉立刻走向自己的房間。因為房間就在不遠處,很快就拿著一套衣服回來。里斯將衣服拿給還在等待的阿修羅後,立刻走出房門。
  「衣服…胸口的部分有點緊。」片刻後,門後傳來阿修羅有些困擾的聲音,大概可以想像對方在門後稍微皺了皺眉頭的樣子。
  聞言,里斯瞬間感覺到背後傳來了殺氣。「帕茉請汝立刻去找艾妲過來,記得帶件衣服!」聖女之子這下真的頭大了,雖然不曉得人偶到底有沒有神經這種東西,但此時她感覺到自己的太陽穴正抽痛著。
  經過一番折騰,好不容易把阿修羅的衣服搞定了——即使她本人並不太想接受艾妲的幫助——四人再加上一個後來被拉來的艾妲,來到了書房。
  「汝能否憶起昨日是否有誤食奇怪的是食物或飲品?」聖女之子拿起茶點放入口中,看向變作女性的戰士。
偏頭,阿修羅認真的思考了起來。
  早上是吃宅邸供應的早餐,戰士們輪流,每個星期會更換,這個星期輪到艾茵和C.C.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真要有問題也不可能只有他出事。
  然後她就去進行一天的修練了,之後好像沒怎麼進食、晚餐是由艾妲準備的,也不可能有問題。雖然與艾妲不和,但阿修羅知道對方嚴謹的個性不會容許自己犯下這樣奇怪的錯誤。
  除了早餐和晚餐,阿修羅也想不出還有吃了什麼。
  正當所有人都在疑惑到底是出了什麼差錯時,外頭傳來了一聲怒吼。
「該死!到底是那個雜碎把我的實驗數據喝掉了!混帳!」
…好吧,似乎真相大白了。
「昨天不小心錯過晚餐,去廚房找東西吃的時候。」
  羅索不耐煩的扒了扒紅色的髮,回想了下,才繼續說道:「我不小心把試管帶出來,一時沒地方裝就倒進茶壺去了。」
  一旁的布勞輕輕敲了下掌心,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啊、這麼說的話…昨日阿修羅…呃,先生?晚餐後,確實有請布勞倒杯茶…但那壺茶並不只阿修羅先生喝過啊?」
  「藥效要激烈運動才會發揮。」擺了擺手,羅索隨口解釋道,口中還碎碎唸著一些啊啊又要被那頭蠢熊唸了、該死實驗又要重來了,諸如此類的字句。
……激烈運動啊。
  某兩人同時紅著臉別過頭,艾妲只說了:「我是不會同情你的,阿修羅。」一旁的帕茉則是紅著臉喃喃說著不知羞恥。
  嗯,總之,事情算是解決了吧…「且慢,藥效會持續至何時?」無視眾人內心的糾結,聖女之子問了大家都想問的問題。
一個月吧。」
  聳了聳肩,羅索答道。聽在阿修羅耳裡根本像是在宣判死刑…雖然他們已經死了。
   「………一個月不準靠近我。」回頭,阿修羅狠狠的瞪了隔壁的人一眼,雖然現在女子的外表和聲音感覺起來比較像嬌嗔。
「咦、為什麼!」
「哼。」
  人偶的藍眼眨了眨,看著眼前正在鬧彆扭的女性,伸手拍了拍,狀似安慰。
「吾會把汝跟里斯隔離的,吾不會讓吾的戰士遭到性騷擾或夜襲的。」
「…妳到底是把我看成什麼廁所之狼還是什麼變態痴漢啊!」
「大概是摸到手就會懷孕之流。」
如果無視差點氣到吐血的王牌,算是平安落幕了吧?
大概啦。
—End.
分類:親子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