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阿修羅生賀!】

ღcp里修ㄏㄏ(一看就知道是私心
ღ大小姐有病
ღ請輕鬆看待
ღ生日快樂,我最喜歡的你:)
不知道現在幾點了。
  今天一早聖女之子不曉得發什麼神經,把他鎖在這個房間裡,還很難得的威脅他,要他乖乖待在房間裡頭。當然,他阿修羅怎麼可能把那個人偶小小的恐嚇放在眼裡,自然是在聖女之子走後,直接準備落跑啊。但是、但是!
當阿修羅試著要把門撬開時,他聽見鑰匙孔的另一頭傳來了槍上膛的聲音。他從門上的貓眼看過去,沒有意外的看見黑黝黝的槍管正抵著鑰匙孔。
「不祥的薔薇!妳居然跟著那個小鬼胡鬧!」
「今天任她胡鬧一下也沒有關係。」
可以想像的出來,門的另一頭,金髮的女性戰士聳了聳肩。
今天?今天是什麼日子?基本上從來沒在注意特殊節日的阿修羅陷入了苦惱中。算了,門不行,這不是還有窗嗎?窗戶外面總不可能有人守著了吧?
試著打開窗戶,並沒有鎖上,但聖女之子會是這麼粗心的人嗎?阿修羅狐疑的往樓下看去。
  庫勒尼西的幻獸正安穩的睡在下方,一旁是匍匐著的希爾夫。 而四周還盤據著其他幾隻另外幾名戰士所豢養的寵物。大概是聽到了開窗戶的聲音,希爾夫坐起身抬頭看向他,作勢舔了舔嘴,然後露出白森森的獠牙。
  雖然阿修羅不在意直接跳下去,但今天早上他的武器就全部被沒收,空手的他顯然不可能討到什麼好處。「……算妳狠!」難得的,阿修羅咬牙切齒的低聲咒罵道,儘管始作俑者並沒有辦法聽見。
外頭的天色逐漸暗了下來,被關了一整天,即便是一向冷靜淡然的阿修羅也感到有些焦躁。
到底是在玩什麼把戲?
期間阿修羅向艾妲搭了好幾次的話,卻沒得到什麼線索,只能從最開始的話中得知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終於弄完了,艾妲放他出來吧。」
外頭傳來了女孩的聲音。隨著艾妲應了聲,門也跟著打開了。「大小姐,您到底是什麼意思?」冷冷的對著人偶說,語氣雖然恭敬卻聽得出當中的不悅。
「欸、別生氣嘛。」聖女之子故作神秘的笑了笑,然後硬是拉著阿修羅來到大廳。
「生日快樂!阿修羅跟米利安!」
他聽見很多人這麼說。
他看見所有的戰士都在這裡,有交談過、沒有交集的、一起出過任務的……都在。氣氛熱烈,許多人正交談著。
生日啊。原來是這樣。
阿修羅其實不覺得這個日子有什麼特別的,不過是三百六十五天的其中一天。
  「喜歡嗎?這是大小姐提的喔。」熟悉的聲音從一旁傳來,突然有個冰涼的東西貼上他的臉頰。阿修羅沒有回答,只是接過里斯遞來的玻璃杯。
喜歡嗎?其實阿修羅不知道。
  從他現有的記憶來看,他很少參加如此熱鬧的活動,也可以說是他自己不想參與。真要說的話、應該可以說是討厭吧,對一直以來都是孤身一人的他而言。一邊喝著飲料一邊想著。
比起吵鬧的場面,或許他更喜歡孤獨的寂靜。
  「哎——小孩子喝什麼酒。」、「欸欸!那只是香檳!」、「香檳也不行———」一旁傳來布朗寧跟聖女之子的打鬧聲。「嗚嗚!瑪爾!布朗寧欺負吾啦!」大概是杯子被抽走,聖女之子直接向一旁的戰士求救。
  「不行,妳不能喝。」不過看起來救兵跟敵人是在同一陣線的。瑪爾瑟斯拍了拍人偶的頭算是安撫。「哼…欸!對了!生日禮物!」正準備大吵大鬧時,聖女之子似乎想起了什麼,匆匆忙忙的跑到一旁拿東西。
  在聖女之子去拿東西的期間,有人將蛋糕送了上來。「蛋糕是我跟弗雷一起做的喲。」一旁的里斯笑著說,而另一邊立刻傳來弗雷特里西的反駁:「前輩你根本就是在幫倒忙吧!」「你說什麼?臭小子!」里斯笑罵著回應。
這裡有很多人,自己卻仍然是一個人。
格格不入。
這才是阿修羅真正討厭熱鬧的原因吧?身邊的喧嘩永遠跟自己成對比,因為他不屬於這裡。他依然沉默。
「阿修羅!這個給汝!另一個給米利安。」剛剛跑掉的聖女之子,拿著兩個盒子,將其中一個拿給他之後又跑去送另一個禮物。
包裝的很精緻,看的出她的用心,不過…
阿修羅拿出裡頭的東西,有些無語。
「那個、請問這是?」
「鞭子啊。」
聖女之子回答的一臉理所當然,讓阿修羅都快要懷疑自己拿的不是一根鞭子而是一條玩具蛇。
「…這是要做什麼用的?」
「打人。」居然還直接看向里斯,大小姐您的意圖未免也太明顯。「喂喂不要教壞阿修羅好不好,還有哪有人生日再送這種東西啊。」里斯用力戳了戳人偶的小腦袋。
「痛!可是蛋糕上還不是有插一樣的東西!」一手捂住頭,一手指向蛋糕上的蠟燭。
「那不一樣好嗎?妳是真傻還是裝死啊。」
「囉唆!汝準備的禮物呢!」
「哼哼小孩子不能看。」
  疑惑的看向旁邊,阿修羅感覺到自己被摟住。「生日快樂。」帶著笑意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什…唔!」唇上傳來的溫度讓阿修羅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可是現在周圍都是人啊,他急著想推開里斯,但無力的反抗變得像是欲拒還迎。
「前輩當眾獻吻欸,真瀟灑。」「賣萌是可恥的!」一邊傳來弗雷特里西還有聖女之子在起鬨的聲音,阿修羅只想找個洞鑽進去。
終於能夠呼吸時,他狠狠給了里斯一拳。不需要鏡子阿修羅也知道現在自己的臉有多紅。
「別生氣,剩下的回房再繼續?」里斯還小聲的在他耳邊調侃,用大小姐的話來說就是白目。
「想被揍是不是?」都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無奈了,阿修羅拉起圍巾,試圖遮住發燙的臉頰。
  然後阿修羅又收到了來自其他人的禮物。也許吧,生前的恩怨真的在死後全部一筆勾銷,收到帕茉送的禮物,阿修羅一瞬間閃過這樣的想法。
隨即他又搖了搖頭,那又如何呢,自己還是自己,這是不會改變的。
「來,給你。」里斯切了一盤蛋糕給他,接過盤子,他小聲的道謝。
  「你是小孩子嗎?」阿修羅轉過頭,看見里斯無奈的笑容。他親吻著他的嘴角,輕輕將沾到的碎屑舔掉。「你做什麼啦!」好不容易有點降溫的臉再次升溫。「好像有點太甜喔。」里斯壞笑著,讓阿修羅很想往他的臉上打下去。
好吧,這樣其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討厭。
他想,可能是因為是這裡吧。
「欸。」
「嗯?」
「…蛋糕、很好吃。」謝謝。
他看見那雙湛藍的眼中滿是笑意。
我很喜歡,這個有你在的地方。
End:)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阿修羅生日快樂!!!你是我的天使ㄜㄜㄜㄜㄜㄜㄜ愛你一輩子QQQQQQQQ
咳,我冷靜。
這整篇都是用手機打的,分段上可能會有點問題,我明天在用電腦調整。在補習班打文真的超神秘的。
里修大好ㄜ
阿修超萌的ㄜ
明天在補我的告白,再不發回家就沒網路了QQ
分類:親子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