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布瑪】鈴蘭

♢CP是布朗寧x瑪爾瑟斯,不適者請慎((´∀`*))♪  
♢給我一點意見吧各位( *´艸)( 艸`*)  
----
對他房間的第一印象是乾淨的不像話。  
  「真沒想到你房間意外的乾淨哪。」不客氣的直接找了個位子坐下,環顧四周後,布朗寧做出了結論。「被趕出來的人沒資格這麼說。」一邊淡淡的回敬對方,一邊將泡好的茶放到對方面前。  
  瑪爾瑟斯回想著數分鐘前,一向面帶微笑的布勞黑著臉把布朗寧跟一袋看起來應該是換洗衣物的東西帶到自己面前,"溫和的"對著布朗寧叮囑道:「在布勞打掃完之前,麻煩布朗寧先生不要靠進房間,謝謝。」還特別加重了語氣。然後又對著自己露出有些歉意的笑容,說道:「不好意思,要麻煩您收留他幾天了,瑪爾瑟斯先生。」  
  布勞雖然已經負責了暗房的管理,但同時也身兼管家的工作,有時會協助戰士們整理一下環境。不過戰士的房間一般來說都是由戰士自己整理,畢竟有些私人物品他也不方便去移動…  
除了某些特定人士,例如眼前還在吹口哨的這位。  
「我明白了。」嘆了口氣,不想去追究到底要髒亂到什麼程度才需要花上幾天的時間來整理,認命的接受布勞的請求。  
  「哎---因為上次你來我房間的時候、被裙襬絆倒啊,然後就把書弄倒了整個就更亂…」回過神來,瑪爾瑟斯才發現布朗寧正對著自己說話,「我就在想啊,你自己打掃房間的時候會不會也--呃、一團亂?」  
有些不滿的瞪了布朗寧一眼,冷冷的回道:「那是因為你房間本來就很亂。而且有時候整潔並不一定要時常打掃,維持好就可以了。」
不過他沒說的是,在他剛甦醒的那段時間,的確常常把房間弄得有些混亂沒錯,當然,遠遠比不上布朗寧房間的髒亂程度。  
  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再度看向四周。「不過啊、你的房間真的是乾淨的可以耶。」嘛、與其說是乾淨…倒不如說是什麼都沒有?除了一些基本的傢俱還有擺在牆邊的貝歐涅德,根本看不到其他的擺設。其他戰士們多少都會有一些私人物品,也許是收藏、也許是書籍,每個人不盡相同,這麼乾淨真的很少見。  
「因為不需要。」一如情感,不需要、也不能擁有,因為那只會妨礙自己。
聽到這樣的回答,布朗寧並沒有出聲回應,只是若有所思的盯著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幾天後,瑪爾瑟斯房裡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盆栽。  
「這是?」看著裡頭栽種的白花,紫紅色的眼中透出了疑惑。「啊、這叫鈴蘭。」逕自拿起瑪爾瑟斯手中的盆栽,小心翼翼的放到窗台上。  
  「嘛、就當作是這幾天睡你這的謝禮吧。」看著如鈴鐺般小巧的白花,布朗寧介紹著。「我不需要,請你收回吧。」搖了搖頭,就要上前將盆栽拿起。「為什麼?你不喜歡嗎?」抓住瑪爾瑟斯的手腕,盯著對方的眼睛,像是要看透他的心思般認真的問道。  
  移開視線,瑪爾瑟斯冷漠的回答:「我說了,我不需要。」硬是把瑪爾瑟斯的臉轉過來面向自己,布朗寧說:「它的花語,是純潔跟幸福的到來呢…不好嗎?你就留著吧,不然幸福會跑掉喔。」  
「……幸福,是嗎?」垂下眼簾,瑪爾瑟斯的眼中難得的流露出一絲悲傷和迷茫。
對自己來說,幸福,是不需要、也無法觸及的事物,有如夢一般,雖然美好但卻虛幻。  
生前,他只需要守護著皇帝廟;
死後,他只需要為聖女之子而戰。
----除此之外,他什麼也不需要。  
  突然感覺到自己被人擁入懷中,剛想掙扎便聽到抱著自己的人說:「真難得看到你露出那種表情欸……嘛、有時候任性一點去把握自己想要的東西,也沒什麼不對啊。」布朗寧寵溺的摸了摸他的頭。  
…任性嗎?突然有些想笑。
那麼…就讓自己任性一點,把握眼前的人吧。  
  「而且啊…」布朗寧的聲音透出一絲笑意。「對我來說,你的到來就是幸福的到來啊。」輕輕在瑪爾瑟斯額上落下一吻。「…無賴。」將頭埋入對方的頸窩,試圖遮住自己泛紅的臉。  
鈴蘭在風中搖曳,一如它的花語,幸福早已無聲的到來。  
-END.  
有空會再補個番外,因為文中提到的花語並不完整(?)
甜蜜蜜閃死人什麼的。゚( ´pω・`。)゚。
想看里修啦,一直在卡文QAQQQQQQQ
有人說很甜可是老實說我沒什麼感覺(欸
只是很喜歡鈴蘭的花語就這樣寫下去了((*´∀`))
→番外
「汝的房間不一樣了呢。」晃著雙腿,不停的四處張望,聖女之子說道。「是嗎?我倒覺得沒什麼改變。」將放著小餅乾的盤子放到女孩面前。  
  「唔、該怎麼說呢…感覺多了那盆花就多了一些生氣,整個房間的感覺都不一樣同了。」聖女之子挑起一塊餅乾放進嘴裡,好奇的打量著擺在窗邊的小盆栽,她眨了眨眼睛,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事物般,說道:「哇啊、是鈴蘭呢。吾還以為這個世界只有石楠花呢。」  
  「大小姐知道?」聽見少女喊出正確的花名,瑪爾瑟斯有些驚訝。「吾當然知道。記得花語是純潔吧?」咬著食指,想了想之後她又接著說:「似乎有"幸福的到來"這樣的含意……但那是贈送給新娘才有這樣的意思唷。」  
新娘……那個無賴偵探。  
專心吃著餅乾的人偶,完全沒注意到有人羞紅了臉。
---罷了,為了不讓幸福離去,暫時放你一馬。  
END.  
在古老的蘇塞克斯傳說中,亞當和夏娃聽信了大毒蛇的謊言,偷食了禁果,森林守護神聖雷歐納德發誓要殺死大毒蛇。在與大毒蛇的搏鬥中,他精疲力竭與大毒蛇同歸於盡,他的血流經的土地上開出了朵朵潔白的鈴蘭花。人們說那冰冷土地上長出的鈴蘭就是聖雷歐納德的化身,凝聚了他的血液和精魂。  
古老的中國,鈴蘭又名「君影草」,她生長在溝谷林下,藏於寂寞的深山,花自芬芳,與幽蘭相伴,藏於深山不以無人而不芳,正是「君當如蘭,幽谷長風,寧靜致遠」的寓意。  
五月一日,是國際勞動節,也是法國人的鈴蘭節。在法國的習俗裡,為心愛的人獻上鈴蘭,代表著美麗的愛情,在法國的婚禮上也常常可以遇見,將她送與新娘,是祝福新人「幸福的到來」。「谷中之百合」(lily of the valley),是英國人對鈴蘭的一種俗稱,在英國,她還有「女人的眼淚」(laly-tears)、「天堂之梯」(ladder to heaven)之名,浪漫、清雅而又情意深深。意大利人則給了鈴蘭「世界之福」的名字。鈴蘭(Suzuran),也是北海道最具代表性的花,是札幌的市花。北海道人在每年五月一日時彼此贈送對方鈴蘭花,互相道賀平安度過嚴寒的酷冬,幸福的春天終於重回大地。  
鈴蘭花,是那樣的纖細、柔美,瀰漫著優雅的氣質,林間的微風輕輕掠過,引領著你回到生命中最難忘的那一個五月的春天。她的香味,茫然又幽靜,若有若無,似乎太高貴而不易接近,就彷如是那樣典雅柔美的女性氣質,懷著溫婉、而又無憂無慮的浪漫情懷,緩緩綻放著迷人的氣息。  
鈴蘭的守侯是風中星星若有若無的歎息,茫然而幽靜,只有有心才能感應。鈴蘭的氣質如同風中女子堅貞溫婉的愛的信仰一般純粹剔透,只有凝神才能淺嘗…  
轉自http://www.dk101.com/index.php/18273/viewspace-11236  
分類:心靈

文章堆置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