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一章,潛龍出海

﹝帝﹞
狼心:你必須要了解一件事,這世間的一切都只是角力。
蓮座:包括公平與正義嗎?
狼心:是。論述本身的優勢並不能轉為實際力量。某些論述之所以有力量,是因為它們能說服有力量的個體與組織去支持論述代表的那方。這人間一切角力都只是力量面的角力。
蓮座:嗯,投票也好,影響決策也好,最終確保世界進行方向的,都將是轉換為力量座標系的角力。
狼心:是,是以絕對的暴力能勝過一切論述。
蓮座:然而要維持內部力量不受論述影響的暴力並不容易。
狼心:如我先前所提,你總必須付出代價。維持暴力不崩解需要代價,用高明的論述去說服力量,透過群眾來達成目的,也需要付出代價。
蓮座:端看你用什麼力量去角力,你就得在那方面付出代價以勝出。
狼心:是,這人間的一切,都得用代價去換取。
......
你在夜幕低垂的樓房中,看著手邊螢幕文字,哈,狼心蓮座,角力與代價,有點意思,可以繼續研究。然而同時有人要來了,你不喜歡有過多資訊被他人所知。於是你起身,將手邊螢幕關閉,拿起桌旁廉價的碳酸飲料走向窗邊。那遠方城市的廣場現在透出不尋常的光芒。
這把火要燒起來了。那些尋常政客的差勁處理,再也阻止不了它。
隨後,另一端黑暗夜色中透出一點弧光,將你目光吸引過去。嗯,是一輛飛行梭,準備停到樓層的空中停梭位裡。你遙控開啟罩住的棚子讓他們進入。哈,終於來了不是嗎?比你預估最好的時機還慢兩天,終歸是危機意識不足。但正好,這樣的遲鈍和局勢發展正好能顯示你的價值。
片刻之後,門鈴響起,你走到面向停梭位的那側門前將門打開。
「哎呀,阿帝啊,好久不見了。」迎面而來是一個看似熱情的婦人,但你能自表象之外看見她,這你早已論斷過的人。「跟你介紹一下,我們家小犬。并鴻。小時候你看過。」那是一個你開門同時也注意到的人,衣裝筆挺,朝你敬禮致意。他隨後伸出手來,「帝哥,久仰久仰。」你與之握手,並回應給他一個不帶感情的微笑,就像她母親的熱情一樣。
一陣客套後,你邀他們坐下,從櫃裡拿出一瓶上好的酒,為他們倒個五分滿。「馨姐,睿伯身體還好嗎?」你向婦人問。
「哎呀,你知道,老天保佑,還死不了。」馨姐拿起她的酒杯,帶有風韻地啜上一口。「只是這元氣嘛,就不如從前了。」
你將身體微微向後傾,「我聽說外面和黨裡有一些人在蠢動。這次事情如果處理不好,會燒到不少人。」
「是啊,」馨姐維持她那種看似親切的客套風格,「你睿伯現在還不太能出來,我們想說,這次讓并鴻來選。可是我之前跟你提過,并鴻比較沒有這個經驗,現在又遇到這樣的事情。」
「嗯,但這也是一個機會。」你將視線導向窗外。「牽引民意,鞏固住利益,犬群就會依過來,力量就能維持住。」
「我們也這樣想,只是老實說,這次的事情變數太多。」馨姐說,「所以我和你睿伯討論之後,你睿伯在病床上一直交代我,要我一定要來找你,說阿帝一定能幫并鴻。」
「可馨姐妳知道,我從來都不能保證什麼。」你帶著一抹詭異的微笑說。
「這沒關係,你出手介入,就能讓局勢產生變化。」馨姐說。
「嗯,我的確是有一些想法,只是……,最近有一點忙,手上有不少案子。」你收斂神情,將自己手上的廉價碳酸飲料拿起來喝一口,同時走向窗邊。
「這沒什麼問題,」馨姐起身走到你身旁,臉的方向與你一致,「以後你有什麼要幫忙的,睿伯和馨姐這邊,還有并鴻一定會盡量幫你。」她說完并鴻趕緊也靠過來。
「有馨姐妳這句話就夠了。」你回予一個制式的笑容,「但是我還有一點要求。」
「說。」
「這次事情牽連很大,我需要你們所有的資源都對我開放,黨裡面的人,媒體,名嘴,民間組織,資金這些,我要能暫時揮動這些。」你對他們兩人說。
「這沒問題。這些都沒問題。」馨姐說,同時將她招牌笑容掛上。
你確認後,轉頭向那一直無法加入談話的政二代說,「還有并鴻,你也得聽我的安排。」
「是,帝哥,是。」并鴻很似誠懇地回應你,而馨姐見情況大致底定,便開口將你的視線導回,「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
你看向馨姐。其實你總能看見她笑容裡的算計,但不得不說,你就是喜歡她這樣笑的模樣。
「說定了。」你再往前踏一步,看往外邊這國度,同時導引他們也一齊望向這寒夜中將起的烽火。「我們可以來討論下一步了,這局勢,會很有趣的。」你嘴邊不由得又泛起那詭異的微笑。

﹝雅婷﹞
「啊,學姐,這個是我們最近調查的分析資料,妳要先看嗎?還是我先看一下再報告學姐?」一位穿著正式的男生,站在妳後側對妳說。
「喔,沒關係,先傳給我就好了。你趕快去吃飯,這邊我處理就好。」妳轉頭對他說。學弟還這麼稚嫩,就來妳們公司實習,感覺是個很硬的安排。因此,妳盡量對他好一點。
「謝謝學姐。」這男生滑動手勢,將資料傳給妳,對妳致意後離開。
妳轉頭回來,眼前螢幕彈出接收資料的訊息,顯然這又增添了個麻煩。但……既然現在是午餐時間,早上妳也把一部分事情給處理掉,倒不如趁實習生不在的空檔偷閒一下。妳盤算著,同時抬起頭來觀望四周:
這是一間有各式投影漂浮於其中的辦公室。五顏六色的文字與圖形在空間竄動,從隨設和可攜裝置中釋放出來,凝結於各自的位置。其間能隱約看見一個一個人影。有些移動著,有些則在自身周圍畫出手勢,或敲打無形鍵盤,鍵入自身的忙碌。說來這些人也像那些投影,早已鑲嵌在辦公事務中,腦裡資訊和空間竄動的訊息合而為一,再難分出差別。
可這還只是一半的盛況。
視野中的位置在中午時段空出不少。雖然無人機直送到窗已經很方便,但還是不少人想在辦公室外吃飯。妳們公司自然也設有這樣的區塊,加上一些想出去走走的,現場此時大約有一半的同事不在位子上。而他們帶走的硬卡也留下那些待機螢幕的空白。嗯,說到這「硬卡」,不知道這別稱是誰先取的,有點過度理性,不太像是這個時代會取的名字。不過妳倒是挺喜歡,反正就是那種集結各種身分辨識和功能的微小隨身晶片,實務上來說滿好用的。以這辦公室為例,人們可以把他們的硬卡和公司設備同步,把身分和想分享的資料連到公司雲端,這樣就可以無縫使用公司設備做各種事。整間辦公室實際的主要運算和儲存都在雲端,看不太到什麼機台設備,更不用說實體文件這種東西。所以如果人們像妳這樣抬頭一看,便會只看到各種螢幕和投影,交錯在眾人隨身裝置間而已。
啊,不知道為什麼想起這些。雖然妳也不是白白發呆。在這回憶思索的過程中,妳同時確認了四周沒什麼長官存在來盯著人工作。嗯,看來確實是天賜良機。於是妳用滑鼠點開程式。是的,用滑鼠,這古老的東西,還有螢幕的2D模式。很奇怪對吧,但該怎麼說呢?妳對這類東西帶有一種鄉愁式的喜愛。這可是妳年輕時代的世界之窗。儘管現在科技進步飛速,多數人都用軌跡捕捉,辦公室的輸入輸出也多在空間中進行,但妳仍然喜歡自備滑鼠來用。2D模式也是一樣,妳時不時會啟用螢幕的這類功能。畢竟每當妳盯著這種平面,總有種感覺那後頭是連結廣袤世界的資訊,如同妳們這代人年輕時所看到的螢幕一樣,那麼值得盼望,那麼值得探索。當然啦,妳也不是什麼守舊之輩,妳同樣嫻熟使用新的科技產品,只是多數人在科技上更一去不返而已。
有趣的是,這當中倒是有個例外,就是手邊這實體鍵盤。其物理的回饋手感讓它在軌跡捕捉和觸控鍵盤中仍然保有一席之地。很多人同妳一樣依然喜歡這種回彈的感覺。妳在住處甚至還藏有一把機械式的。想到這裡,妳隨即在那點開的程式裡,輕輕敲打按鍵,讓螢幕上字符不斷延伸,直到長度吻合妳對自身帳密的感覺,然後登入那個介面一點都不友善的論壇,看看有什麼消息和討論。
「觀光景點一份小吃貴三倍。」嗯,不意外。
「料理機器人到南部,會橘越淮為枳加更多糖嗎?」有可能,如果訓練資料來源是不一樣的話。
「你看見幸福廣場的孤獨先生了嗎?」哦,這什麼,好像值得一探。於是妳進入文章查看:
「人來人往的幸福廣場,常常是大型活動的場所。可是今天小矽發現,有一位先生長期在廣場上逗留,幾乎天天都來報到,可能已經達一個月之久。最奇怪的是這位先生並沒有進行什麼活動,只是整天站在那邊看天看地看人群。
以下是我們特派記者實際訪問這位先生。
『……』。
可以看到他並沒有回應喔。讓我們再來聽聽周圍民眾說法。
『他天天都來啊。』『會不會怕怕的?』『會啊,看一個人在那邊都沒做事當然會怕。』
關於這個,網路上卻有不同聲音,網友們看到新聞紛紛表示,『其實我看過他,沒有什麼惡意。』『我覺得他可能是在修行吧。』『我碰過三次了,我們朋友都叫他孤獨先生,我覺得他是用自身來承擔世界的孤獨。』
孤獨先生,小矽也覺得這個名稱很好,不知道大家認為如何呢?
以上新聞矽傳媒,小矽報導。」
嗯,一則神奇的新聞,妳有些驚訝在幸福國度也有這樣的事情。畢竟這種孤獨之人似乎在國外比較常聽聞。出於好奇,妳進一步打開實際新聞,影片瞬間在視野中擴展開來,幸福廣場於當中浮現。妳看著加速播放的影片帶動人來人往,在不斷變動的模糊中間,有一個人影卻維持不變。啊,想必那就是孤獨先生。數秒後,影片畫面切回一般速度,並放大聚焦在那人影上。妳定睛一看,這「孤獨先生」倒是乾乾淨淨,外貌沒什麼特別,但神態之中確有一種不卑不亢的氣息。妳觀察著這種自若,倒想起一個小寓言:聽說當有一個人在那邊久久站著之後,其他人就會跟著他站著。
可妳的偷閒也到此結束了。咚,螢幕上又浮現新檔案傳來的訊息,伴隨一行字出現在它下方:「這個今天下班前可以完成嗎?」於是妳抬起頭來,在滿天光彩中看見遠遠的同事。她似是有所期盼地望向這邊,並且立即發現抬起頭來的妳,於是隨即比出手中軌跡捕捉的模樣,還給了妳一個明示的眼神。呃,好吧好吧,這訊息的叮咚聲,就是呼喊人做事的喪鐘。妳只好重整心智,繼續投入那些煩人工作中。

﹝品涵,小豔﹞
妳在街頭等著。
「風潮新聞為您追蹤報導,最近極為知名的孤獨先生,今天一如往常又出現在幸福廣場。這已經是他連續出現的第29天,究竟什麼時候會停下呢?對此,知名的命理師龍羅表示,9是一個有帝王之徵的數字,孤獨先生很有可能會停止在尾數是9的一天……」
隨身裝置的聲音持續播放,只是後續訊息妳覺得並無意義,於是將右手微微舉起,讓手指和眼鏡裡的淡色方塊重疊,做了個旋轉的手勢。待新聞播報的聲音與投影停止後,妳看向眼鏡上方的位置,嗯,離車子來還剩下1分鐘,也許先不接觸更多資訊,放一點空好了。
於是妳佇立在街道中,看這忙碌的城市。
新的景觀從老舊建築和街道中延伸而出,大多仍是方正格局,少數則帶有較藝術的設計。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地面建築中開始規律出現一條條高聳入天的柱體,依託其上的骨架逐漸在空中建構出另一層平面。新的建案可能直接從這裡開始,一些比較高的地面建築也能貫通到第二平面,甚至有些專門設計風格來與新平面骨架形成搭配。遠遠看就好像一整面牆連成立體的模型。
3D都市計畫正如火如荼展開。
可空中還不只是建築。各種絢麗投影,閃爍的廣告與招牌,都讓這城市化為活生生的彩色煙火。一旁滿天飛舞的無人機,亦如離巢之蜂:個體看似自行移動,但拉遠便能看出群體軌跡,偶爾還可以在這些軌跡裡看到飛行梭。
當然啦,多數的車子仍然不會飛。它們通常是透過柱體的電梯或連接平面間的大型交流道來進行垂直移動。對此妳有稍微聽說,政府比較希望一般車流從大型交流道而非電梯移動,所以他們給無人車的路線設定也有包含這類資訊。
想著想著,妳的視線隨一輛車從交流道回到自己站立的平面。主要車流仍然集中在地面這裡。它們數量繁多,交通卻不曾打結。事實上,自從自動駕駛通過青藍準則面市之後,這城市的交通就不曾打結過。挺神奇的,不是嗎?尤其是這青藍準則,觀其名得其意,青出於藍更勝於藍:當一項新技術由非人類來執行,失誤率和損失比人類還低時,那普遍就認為它的安全性足以通過面市發行門檻。對於這概念妳一開始也有些疑惑,但後來不得不承認其實挺有智慧的:一種機器不用做到完美,只要做到比人類好就可以與應該使用的概念。眼前這車流便是一例:在當今年代的交通裡,多數時候人類的介入對比機器來說已經有更糟的失誤率。面對這情況套用青藍準則,多數政府幾乎都進一步全面開放無人車,並禁止未擁有進階證照的人類開車上路,同時切分出AI用道與人類專用道。如今交通運輸少了大量人類後,整座城市的車流乍看瘋狂無比卻無需出錯。無人載具透過連結彼此及智慧城市的通訊,車與車之間的移動能同步到像遊戲盤上的滑軌般幾乎緊靠。不需要耗費空間來測度安全距離,自然也沒有人類開車才會出現的車流導致塞車的情形。就某種層面來說,這類小型無人車已經算是新型大眾運輸。多數人都不再需要買車,他們只需要叫無人車公司的車就行了,一如妳現在這般。
「預計剩十秒到達。」
妳看著眼鏡裡的投影顯示預計行程,收拾自己東西準備上車。但就在下一刻,有一則新訊息從妳視野中右側新舊建築間彈出。
「快訊,幸福國度發生20年來最嚴重交通意外,一輛載滿乘客的軌道列車早上從……」
這是什麼?是……一樁車禍嗎?就在妳疑惑之時,輕快的音樂響起,一輛圓滑的車輛到達妳跟前。
車門漸漸打開,「歡迎使用運將機動運輸,很高興為您服務。」嗯,說實在,妳聽到無人車公司名叫運將,心裡總有些怪異。不過妳現在管不了這麼多,只想趕緊走進車門找個位置坐下,「到一流大學。」妳坐上座位向車上系統說話,隨後座位邊詢問確認的聲音聚焦在耳際響起,妳則在幾乎同時按下一旁的確認鍵。車門旋即關上。下一刻,車子啟動,妳迅速掃視車上其他乘客,確認沒有認識或奇怪的人後,便將車上虛擬螢幕和鍵盤展開,把自己的畫面同步上去。
「幸福國度列車意外」,妳用投影鍵盤打上這幾個字。這樣的動作雖然也可以用語音來達成,但車上還有其他人,妳覺得比較適合用鍵盤。
「目前證實,稍早的列車車禍已經造成至少12人死亡,超過30人輕重傷。這不僅是近年來最嚴重的軌道意外,甚至可說是自從自動駕駛通過青藍準則我國全面引入後,唯一的一起重大交通意外……」
天啊,這是真的。妳趕緊再劃一下手勢,移到自己社群網頁。只見那迎面而來的投影,是滿滿的R.I.P.。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叮鈴叮咚叮咚叮,門鈴聲響起。
「賢仔,你怎麼來了?」你開門迎接,雖然賢仔三不五時就跑過來串門子,但你倒沒料到他今天會來。
「沒啦,我今天來這附近辦事情。事情辦完想說就來你這邊看看。」賢仔說完拿起一手禮盒,「這個,我那天出差,這餅不錯,想說帶來給你。」
「你這太客氣了,人來就夠了啦。」你把禮盒推回賢仔那邊。
「這個好東西,你收下來。」賢仔又把禮盒推回來。
「好啦好啦。」你勉為其難收下禮盒,「啊你等一下有事情嗎?若沒,來坐一坐,泡一下茶。」
「好啊。」
你們隨後進入客廳坐下,你從櫃子裡拿出茶葉。
「這茶葉高級的耶。」賢仔看著你那包茶葉說。
「沒啦,這阿德送的,那個做批發的阿德啊。」你邊說邊把泡茶器具拿出來。
「阿德喔,啊他現在在做什麼?」
「他早就退休了,現在四處遊山玩水。這就是他去山頂玩帶回來的。」
「這樣啊。」
你接著將茶沖泡二輪,替賢仔和自己斟了一杯。你們邊喝邊談論,經過一段時間後,兩人的注意力都移到正在播放的新聞上。
「讓我們關心昨天列車車禍的最新報導,死亡人數現在已攀升到18人,其中包括在車廂中新發現的遺體、昨晚搶救不治的兩名重傷患者,以及被拖行30公尺的鐵路員工。目前還有六位重傷患者在跟死神拔河……」
「唉,這也是可憐啊。」賢仔的茶杯懸在一半,嘆了口氣,又將茶杯放下。
「喝茶啦,喝茶啦。」你幫賢仔把茶杯倒滿。
賢仔拿起新滿的茶喝了一口。「這種事情我記得很多年沒發生過了。」
「不知道這次為什麼會發生?」你從沙發上坐起,同時問。
「欸,在報了在報了,剛好看一下。」賢仔指著螢幕,你們於是看向新聞現場的記者隨攝影畫面邊走邊說,「關於這起列車車禍的起因,初步判斷是負責維繕修理軌道的外包商員工,現年64歲的張X名,因不明原因在列車行駛時帶著器具與配發的機器人出現在軌道上,造成列車撞擊後滑脫,並衝擊路旁車輛與民宅之後起火燃燒,車體變形又造成逃生困難,才釀成整起災難。」
「我們現場也為您採訪到,張姓員工的遺孀,我們來看看她有什麼話要說。」
畫面轉到一位和你們差不多年紀的婦人,她現在正激動地看向鏡頭,同時畫面外似乎有人在喊著「兇手」。這婦人情緒似乎有點受到影響,但她還是努力用顫抖的聲音開口說話,「我老公……我老公不是那種會隨便亂害別人的人。他這幾十年來我都看他上班,工作的時候嚴謹得不得了。他……他不會出這種差錯啦。在這邊……我給大家看一個東西,」婦人接下來花了點時間尋找自己裝置上的檔案,打開放給眾人看,這投影也立刻同步到新聞畫面的左上方,「這個,這個是我們家裝的遠端健康警示器。你們大家看一下,在車禍差不多的時間,那個這邊,有警示閃燈,是心血管警示啦。」婦人越講越激動,「我就懷疑說,他一定是值勤期間,心肌梗塞了啦,結果倒在那邊,然後他公司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找到他,到時間超過,才會被列車撞到。我跟大家說厚,他最近每天都超時加班,一大堆機器人的班都配給他要跟著出去。請政府一定要深入調查啦,不要讓我老公,人死了還被罵。他這麼嚴謹的人,如果知道別人這樣講他,在天上也一定不好過。」婦人的說話到此結束,畫面回到記者身上。
「關於家屬的說法,稍早時候,張姓員工生前任職的外包公司經理,也有出面說明。」你們看著新聞轉調到稍早畫面。
「我想發生這個事情,大家也都不願意。」這位經理也在投影上放出一份文件,「不過我們勞務分配和規範,都有符合規定。這裡也有我們的班表和值勤守則,大家可以盡量看,都是沒問題的。我想啊,事件的原因,還是要等待深入調查。沒有公司會去刻意出這種疏漏,也沒有公司會期待這種事情。有時候不幸是來自個別員工身體出狀況,在事前是不容易避免的……」稍早畫面到此結束,由記者的聲音接手。
「可以看到喔,家屬和公司現在雙方各說各話,難以釐清。那詳細的原因如何,警方已經展開深入調查,希望能盡快讓案情水落石出。」
隨後新聞回到棚內,「好,真是一個悲傷的消息哦。不過幸福國度處處有溫情,慈善團體已經在第一時間將第一波物資和捐助分送給家屬,同時表明會在罹難者頭七的日子舉行祈福法會,希望能幫助亡者安渡也給家屬一點慰藉。這邊也歡迎各界繼續提供愛心,捐款和物資會用於幫助生活扶助和傷者醫療與其他相關各種事宜。如欲捐款,可以捐至以下帳戶……」
看到這邊,剛剛一度沉默的賢仔說話了,「我想說,這些人應該真的要幫他們一下。」
「你是說……」你問。
「我想說,我等一下應該會去捐一些。」賢仔說。
「你要去捐款?」
「一點點也好啦,一點點心意。」
「這樣你等一下,」你說著,同時從口袋裡拿出點現金,「我也要捐,這樣我們湊一湊,湊個整數。」
「這樣好,我等一下去捐的時候也會報你的名字。」
「好好好。」你將現金交給賢仔,他鄭重地將其收下。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關於戲劇 - 為什麼很多人批評台灣的戲劇 - 2 - 台劇的劇中世界如何奇異
  • 下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二章,過勞國度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