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二章,過勞國度

﹝雅婷﹞
妳身處夜色壟罩的辦公室,按下滑鼠把最後資料送出。
呼,事情終於做完了。妳大大地鬆了口氣,然後抬起頭來觀望辦公室。10點了,不少人已經離開,卻也仍然剩下不少人。不過到了這個時間點妳沒辦法再分析思考什麼,只想趕緊將自己的東西收好,然後下班。
一小段時間後,妳走出大樓,凜冽夜風像平常一樣歡迎妳。面對這蒼天的挑戰,妳將圍巾圍上,口罩戴上,如勇士般用全身衣裳包裹自身,在車陣旁堅實地踏上步伐。有趣的是,妳並不是孤身一人。像妳這樣在寒風中對便利的無人車毫不動心之人,其實不算少。妳們像極了樸實的遠征軍集結,在城市夜晚的迷人光彩裡,整個隊列只朝著征途的方向。但這可不是因為妳們受了什麼感召,而是因為……地鐵更便宜一點。
不久後,妳和人流抵達地鐵站。路程中妳稍微觀察人們的裝扮和型態,嗯,想必接下來這班車就是所謂的加班者和補習生之車。妳同一整群的歸晚人在地鐵站繼續走並穿過感應門。而在經過門口時,妳幾乎可以聽見自己的電子荷包又跳出一筆數字消失的聲音。「幸好」這費用是難以節省的,所以妳對此還算坦然。
隨後,妳同眾人一起登上加班者與補習生之車。大約半小時後,妳的站點抵達,並再一次經歷了感應門之心靈感應。事實上,這次才是扣款的那次,但對妳個人而言,更常是在第一次有心理幻想。
接著,妳和幾個同站下車的人一起離開地鐵站。說來其實妳認識其中幾個,妳們甚至住在同一棟「宿舍」裡。只是通常這種加班後的夜晚,人們幾乎都不太有精神再開口說話。往往如現在這般,前前後後,卻不相搭理,集體伴走一段距離,直到「宿舍」映入眼簾。
這「宿舍」其實就是一棟普通的建築,當初建起時就有作為大型出租住宅的意圖,吸引的正是像妳這種講求CP值的人。雅房層級的有兩人甚至四人房,廁所和浴室也是公共使用,但同時各種安全都符合規定且價格樸實,故其名「宿舍」。這類東西在當今年代頗受歡迎,在城市外圍大量興起。
而在宿舍之前,還停著一輛更特別的東西,餐車。
「餐車剛好在這裡耶。」「運氣這麼好,不知道這麼晚了有沒有特價?」前面一組人看到餐車突然興奮起來,讓妳不禁也有些心動,遂跟著眾人前去。
說到餐車,這東西也是後來才出現的,是自動駕駛和自動料理結合之後的產物。無人車到料理工廠載送原料和半成品,透過即時數據分析哪個時候哪個地點的用餐消費最高,就開到那邊邊煮邊賣。全程幾乎不需人力,所以成本可以再壓低,當然也反映在售價上。這自然使妳成為餐車的常客。通常約莫在晚上的時段,會有至少一輛餐車到妳們「宿舍」附近。有的時候運氣好還會不只一家。但像現在接近午夜餐車還停留在這裡,就不是常常有的了。
餐車其實還有另一個好處,就是自動化和標準化使得流程極快。所以很快地排在前面的人就消化完畢。妳深知此點,所以排隊時已趁隙瀏覽菜單,「雞肉飯便當今日晚夜特價」,嗯,雖然仔細意會就知道是晚餐沒銷完的,不過妳並不懷疑餐車的保鮮能力,或者更明白地說,妳並不質疑CP值的威力。所以當輪到妳的時候,「請點選需要的餐點。」妳立刻在螢幕上選取晚夜特價餐,然後站到一旁等待。
大約一分鐘後,妳的餐號與雞肉飯便當就出現在出口。領取完餐點後,妳走回宿舍,穿過眾人與公共區域到達自己的房間,是一間兩人房。嗯,這麼晚了,室友該不會已經睡了吧。妳用硬卡感應門鎖,然後悄悄打開門。哦,燈是關的,妳還是不要吵醒她好了。於是妳悄悄地把雞肉飯帶到公共區域去吃,悄悄地盥洗完畢,然後靜悄悄地鎖門上床睡覺。
但不久後,門又被悄悄地打開。進來的人先悄悄地觀察一會兒,然後悄悄地帶吃的東西出去,又悄悄地盥洗完畢,小心翼翼怕吵醒妳,就像妳怕吵醒她一樣。妳這才明白,原來今天妳的加班還不夠晚。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清晨的陽光照進房間。你今天早早起了床,梳洗完畢將自己盛裝打扮。等會兒可是要去看老孫和小唐的,聽說他們兒女也會來,得穿得好看一點呢。你一邊盤算,一邊打理好一切,然後踏出家門。而就在你下電梯要走出大樓時,管理員叫住了你。
「雄伯,有你的信喔。」他誠懇地把一封信遞上。
「謝謝啦。」你說,同時把信拿上。
離開大樓後,你到鄰近的叫車站叫上一輛車。車很快就來了。上車之後你有些閒暇,便拆開信來看。
「親愛的同學你好,畢業已經50年了,是不是懷念中學的時光呢?我們誠摯邀請您參加今年的同學會,地點就在我們家鄉……。」啊,是同學會啊。你記得上一次參加是好幾年前,現在已經到50周年了啊,不知道這些老同學過得怎麼樣了?而且這次還是在家鄉舉辦呢,看來你是非出席不可了,或許還可以順便回家鄉看一看其他人事物。
你在車上花了一點時間思考相關東西,之候車子抵達預計見面的地點,一家麵店,老登年肉麵,是老孫介紹的朋友。下了車,老孫和小唐已經在那裡等候。你們寒暄一番後進入店裡。店長阿登一看是老孫來了,便立刻去準備招牌好菜。
「耶,你們家公子今天怎麼沒來?」坐在你左側的小唐,向坐在你右側的老孫問。
「別問了,他今天早上五點才回來。我連叫他起床都於心不忍。」老孫一臉無奈地說。
「怎麼這麼晚啊,是在忙什麼?」你有點好奇地問。
「責任制啊。」老孫維持那副無奈的表情,「別說昨天了,他這個月幾乎天天都12點以後才睡覺。每天都一大堆任務,感覺都超過一個人能做的份量了。像昨天,他們主管臨時又說什麼東西周末前要完成,結果他就五點才回來了。」
「這麼打拼,薪水待遇不錯吧。」你嘗試往好的方面解釋。
「也才多幾個千啊。」老孫用手指比了比手勢,「把他加班的額外費用都扣掉啊,真正的薪水跟基本薪資沒什麼兩樣。我都跟他說,不要把身體打壞了,像你們家阿姍,每天都能七點前回家,多好。」
於是你們目光便落到了小唐女兒阿姍身上,她坐在小唐的更左側。
「沒有啦,孫伯,我每天都七點前就回家是沒錯,可是我的薪水就真的只有基本工資而已。」阿姍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就是啊,而且她這個還不是正職,那些公司都只給那種臨時缺,年資和休假都不能累積的。」小唐接著說,「我跟你講,她跟她男朋友,兩個人的薪水都差不多,小情侶是相處得很好,可是因為這樣一直不敢成家立業。」
「哎呀,媽,怎麼講到這邊來。」阿姍趕緊抓住她媽媽的手。
「沒有,我就是為妳們擔心而已。」小唐用另外一隻手握住阿姍抓她的手,兩個人互看了一下,然後小唐又將視線調回,繼續說,「我都跟我們阿姍講,妳還有之前去國外打工的存款,結婚撐一陣子沒問題,但他們都還是怕。」
「去國外打工很好啊,我聽說薪水是國內好幾倍呢。」老孫說。
「可是聽阿姍說那個簽證都只有幾年而已,所以她就回來了。結果回來之後國內工作都要不低薪,要不過勞,要不又低薪又過勞。妳說是不是這樣?」小唐越講越激動。
「啊……對啊。」阿姍有些尷尬地笑著回答。你觀其情況,準備要接話,剛好此時店長阿登端著你們的牛肉麵前來。
「老孫啊,在談些什麼呢,聽你們熱絡的。」阿登幫你們上餐點。
「在講現在年輕人工作不好啊。」老孫說。
「耶,不只年輕人,現在是所有工作都難做啊。」阿登似乎有一些時間能駐足跟你們談一會兒。
「怎麼說?」老孫問。
「偉華啊,你還記得偉華吧。」阿登似乎提起了一個你曾聽過的名字。
「那個住美滿街的偉華嗎?」你於是問起。
「對,就是那個偉華。」阿登對於你知道偉華似乎感到有點欣慰。「他現在都兼兩份工,結果也只夠剛好過生活而已。」
「我有稍微聽人家講過。」你說。
「他以前要幫家裡還債,所以都沒存到錢,後來原本的工作沒了,只剩下這種工作。啊他還要養家,只好去兼兩份工,聽說有一個還沒有勞健保呢。」阿登說。
「現在工作的確難做啦。」老孫接著說,「像阿登仔這樣最好,自己有店比較好。」
「沒啦,我們這做吃的也很累。我是習慣了,不然沒有人要接啊。」阿登說。
「你不用擔心啦。你這味燒得這麼好,年輕人來拜師學藝都來不及了,更不用怕什麼機器廚師。」老孫說。
「對啊對啊。」你看向眼前的一桌好菜,附和著。
「你們不嫌棄啦。」阿登說。
之後他繼續跟你們談天,直到有一組客人想加點東西,阿登才稍微結束話題去處理那桌客人。而後你們這邊由老孫和小唐阿姍他們接續著聊,這讓你有一點空閒能觀望四周。於是你順阿登背影望去,看他在廚房汗流浹背忙進忙出,看店裡好幾組客人臉上倦容與那些經過店門口的沉重腳步。看著看著,你突然想起老孫那還在補眠的兒子、一旁經濟拮据不敢成婚的阿姍,以及,你自己一雙兒女也遠在他鄉。啊,兒子這早上可能還在輪班,女兒呢不肯屈就卻還沒找到正規工作,只能靠著打零工和存款支撐。
唉,你不由得在心裡嘆一口氣。這店外的街道人來人往,陽光在建築間揮落閃耀,但好像有那麼一瞬間,整座城市都低薪過勞無勞健保。

﹝品涵,小豔﹞
「全球工時排行榜,幸福國度再度名列前茅。」
「幸福國度實質經常性薪資直直落。」
「打工族6成無勞健保。」
「超過七成企業未依規定給加班費。」
「四成工作每月加班超過法定工時上限。」
「醫療報告指出,幸福國度每3天就有一人過勞死。」
「職業醫學科醫師表示,幸福國度真實職業傷病比率可能極高。」
……
妳在螢幕前,看著個人助理阿衿用「幸福國度」、「過勞」、「低薪」等關鍵字搜尋的結果跳出。哦喔,這幸福國度竟然有這麼多事情,但在上大學前妳對此卻一無所知,以至今日諸訊息皆令人眼界始開。於是妳不斷在螢幕中擷取各式資訊,直到下一篇消息帶有些不同的氣息:
「祈福法會在今天開始舉行,我們可以看到群眾在幸福廣場集結。有人帶來鮮花,有人帶來燭光,也有人在現場布置起氣球,讓我們來訪問現場的群眾。」
這似乎值得一看。於是妳把畫面轉到眼鏡,換成實境模式,讓即時報導在3D場景中具現:只見幸福廣場現在被布置得充滿溫馨氣息,720度的鏡頭將妳帶往一位用裝置釋放出「孤獨先生不孤獨,我們來陪你了」這樣投影,同時站在孤獨先生附近的民眾。
「請問一下妳今天來現場,想做些什麼?」那位民眾隨記者的發問發現了鏡頭。
「我覺得發生重大災難,傷亡者和家屬一定會面臨到很大困境,這時候最需要的就是他人的慰藉。」她這麼說。
「那可以請問一下妳放的這個標語,我們特別注意到它很奇特喔,請問這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記者問。
「哦,這個啊,這個就是前一陣子不是有報導一個孤獨先生嗎?我那時候看到他樣子就覺得,哇,氣息好獨特喔,就想說我們今天來這邊,像陪伴孤獨先生一樣陪伴這些傷者和家屬,也陪伴我們這個宇宙所有孤獨的靈魂。希望這些靈魂雖然孤獨,可是並不寂寞這樣。」這受訪者講述這些的時候,神采奕奕,整個人也帶有某種獨特的氣質。
「聽起來是個很偉大的理想。」記者說。
「我只是比較喜歡奇發異想啦。」受訪者笑笑地說,同時站到一旁的孤獨先生後面,並把投影拉得更高。
隨後鏡頭畫面開始移動,似乎記者想轉而訪問孤獨先生。但幾句之後,孤獨先生沒有回應,記者便作罷將畫面轉往別的地方:
「另一方面,祈福法會開始的今天,警方也有了重大突破。張姓員工的死因已經證實為出血性中風,雖然與先前家屬所猜測的心肌梗塞不同,但同樣都可能與過勞相關。」
「關於這項最新發現,我們也採訪到人在現場的張姓員工遺孀。」
畫面上出現上次那位婦人。她現在正站在幸福廣場中央,一旁圍了不少人,且受到記者收音裝置的簇擁。
「感謝警方,謝謝大家,今天終於還我先生清白。他一生兢兢業業,不會去失手危害別人的。就是太認真了,才會這樣過勞。他……他出事前幾天,每天都工作十幾小時,還心心念念想著哪邊軌道還要再整。機器人工班的計畫也排到好久以後。我只是想問問為什麼這麼認真的人卻遇到這種事?就是因為他們公司整個人手都不夠,啊不夠又不多請人,就要靠原本人力去攤超過的工作量。工作業務越來越多,上層越來越開心,結果基層受不了的跑了,剩下的也不補人要舊員工扛更多。怎麼一個企業都要靠剝削員工來維持營運呢?我也要請我老公那個公司,不要睜眼說瞎話,你們拿出來的班表根本就是假班表。」婦人隨後點下手上裝置的投影,一份文件隨即彈出顯現,「我這邊就有我老公出門的時間,你要不要來比對看看,敢不敢?你一定不敢啦。我在這裡要說的喔就是,這次意外,兇手不是我老公,兇手是這些無良公司啦。是它們一手造成的過勞讓意外發生。大家一直在問誰是兇手,我說喔這個幸福國度普遍的過勞才是兇手啦。」婦人說完,現場有人附和有人反對,一時之間群情鼓譟。
報導的畫面似乎停留在此,實境結束,妳看著看著,想到幸福國度的現狀,心裡突然有一股衝動想繼續追蹤事件發展。究竟是什麼造成幸福國度過勞成性,這些背後又有什麼東西,還有好多好多延伸問題……
想著想著,妳發覺自己腦中種種念頭不斷浮現,交織纏繞卻讓人想欲追尋,但一時之間似乎又很難解決。於是在那麼一刻妳忽然明白,這大學開始後不久的閒暇,有什麼值得消耗的方向了

﹝雅婷﹞
周末過去了,世界和壓力再度席捲而來。妳只好打起精神,一如往常地搭上星期一憂鬱列車。
妳來到車廂中不深不淺的位置。周末過度的補眠讓腦袋現在還有些渾沌,於是妳先放空,讓聽覺蒐集外在資訊。
「你有聽說了嗎?」妳捕捉著鄰近的對話。
「什麼事情啊?」
「公司要裁員了。」
「蛤?你從哪裡得到的消息?」
「聽說最近經濟不好,很多公司都財務吃緊,撐不下去只好從人力成本下手。」
「真的嗎,現在經濟這麼差喔。」
「其實不是現在,大概好幾年前就開始了,產業一直在衰退。只是最近好像更緊迫一點。你要注意一下風聲,小心不要被牽連到。」
「真的,希望我們公司不要裁員。」
「但是說實在,這種事情我們自己擔心也沒有用,倒不如轉換點心情。」
「我跟你講,我最會幫人轉換心情了。最近啊我們公司附近又開了一家店,我覺得味道很不錯捏,改天我請你去吃。」
「哦,好啊好啊。」
「先跟你預告,他們那個魷魚羹,喔,超棒,還有那個碗粿,有夠好吃……」
接下來,妳聽這一組人開始談論一些較日常的東西,於是便尋求蒐集其他的資訊。只是似乎整個車廂的談話也都類似。因此剩餘路程妳除了捕捉到日常訊息以及路人個性外,沒能捕捉出太深刻的東西。
之後,車子到了,妳走進公司上班。說來這陣子妳總有種感覺,就是這整個公司的業務量,多到看起來世間不存在什麼經濟不好之類的說法。但面對這種情況,妳也不能怎麼樣,只能迅速將自己心智武裝起來好應付各類麻煩。終於在經過一番戰場般的混亂後,又到了中午能稍稍休息的時間。妳抓緊機會到網路與論壇逛逛。
「勞工團體抵達祈福法會現場,呼籲正視過勞與勞動條件不佳問題。」
「本季最大裁員潮,節省人力成本,企業盼員工理解。」嗯,這和早上車上的訊息不謀而合,或許暗示著背後有更大的東西在後頭,值得一探。於是妳進一步打開連結影片,讓播報聲音在妳耳邊響起:
「受到連續十三個季度出口衰退影響,多數企業虧損連連。康鉖實業在昨天已經開了第一槍,宣布關閉位於科學園區的三廠,裁撤其中百分之七十的人力,部分員工採無薪假方式等待進一步分配。以下是我們訪問到康鉖實業的總經理,陳總。
『啊這個啊,我們公司其實是因應這一波出口困境,來進行內部重組。外界盛傳說我們是虧損透過裁員來止血,其實不是這樣的。一般公司本來就會常常做內部重組,改組舊的部門成立新的部門還有人員調動,這都是很正常的。只是我們剛好在這個時機點而已,請大家不用做過多的猜測。』
『好,但顯然員工不是這樣想喔。今早,受資遣與部分放無薪假的員工來到康鉖實業總部門前表達抗議。讓我們聽一下他們的聲音。』
畫面帶到一位大約五十歲的中年人身上,『我覺得公司高層根本就沒有在乎過我們。我在康鉖二十年,二十年了耶。整個青春都奉獻給公司,結果現在說裁就裁。這樣我們以後生活要怎麼辦?資遣費根本就不夠後續生活啊。』
我們看到喔,受資遣的員工大聲表達他們的心聲。但是近期相關傳言四起,可以想見的是,這不會是僅有的裁員動作。受到大環境與產業衰退的影響,目前據傳包括電子業、金融業、餐飲業等等,都可能透過裁員來減少失血;或採取其他措施來應對,例如調整薪資、遇缺不補,由現有人力cover,以及放無薪假等方式……」
妳將網頁關掉,抬起頭看向妳們辦公室。這波感覺有些真實,不知道會不會燒到這裡來。妳一邊思索,一邊再仔細觀察妳同事們,如果真的燒來了,是誰會受影響呢?是那邊的添哥,還是新來的詩筠呢?可是看他們在那裡認真談論事情,卻渾然不知危機可能將至的模樣,妳還真希望這波不要燒到妳們這裡才好。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自從上次收到同學會消息後,你就開始為此作準備。畢竟是一個難得的機緣,還可以順道回鄉看看。今天你也特別約了阿海見面。他和你在家鄉很早就認識,是當初與你一起到這裡來打拼的人之一。
車子停在阿海靠近港口的工廠。你下車,一位工人看見你便前來招呼。
「雄哥,你來啦。」工人看起來和你差不多年紀,但他現在還在工作。「我去叫一下老闆,你等一下喔。」
工人進到廠裡面,你則四處逛逛看看。你記得這裡之前有很多模具機械,現在很多都沒在動了。人力好像也減了不少,剩下的都和你差不多年紀,或者只比你小一點。
你晃一陣之後,阿海出來向你揮手,「歹勢啦,我剛剛在接電話。來,來辦公室泡茶啦。」
「好。」你說,同時走上前去,跟著阿海去那個你已經來過很多次的辦公室。行走過程中,你忍不住開口問,「我剛剛看一看,你這好多都沒在做了嗎。」
阿海聽到你問,低下語調小聲地說,「我跟你講,其實我這邊都沒在賺了。」
「沒在賺了?」你們邊說邊抵達阿海的辦公室,「這樣你為什麼不退一退,比較輕鬆啊。」
阿海暫時沒有回話。他等你們進入辦公室後把門帶上,「照實講我這邊早就可以收起來了。」
「你是說……」你們找個熟悉的地方坐下。
「對啊,要不是為了這些老員工,我早就可以收一收了。這些人都跟我很久了,你說我怎麼可能跟新聞裡面一樣,說裁員就裁員。不可能的啦。」阿海說著說著從櫃子裡拿出泡茶器具。
「我想也是。」你說。
「其實現在難做的很多,我有很多朋友光成本和發薪水就虧損了。沒辦法,訂單就少了啊,啊毛利又很低。有的想撐下去,就跟員工商量說,啊不然獎金發少一點,薪水先不要漲,有人走了先不要補,都是靠這樣,要不然就要去找資金周轉了。」阿海開始沖第一輪茶葉。
「我聽閭仔說,郵政那邊也是一樣。每年都虧損,有缺都沒辦法補人,就變成原本的員工要多輪班。」你想到身邊也有類似例子。
「就是這樣啊。」阿海有些感概地說,一邊用滾水沖第二輪茶,然後晃一晃茶壺後倒了兩杯,將一杯移給你。「對了,說到這,你這次回去,該不會也是坐列車吧?」
「對啊。」你舉起你那杯茶,喝了一口。
「那之前不是出意外,這樣你不會怕怕的?」阿海說。
「就習慣了啊,」你說,「而且,出大事之後,都反而會比較安全一點。」
「你這樣講也有理。」阿海接著將他那杯茶喝完,並為你們的杯裡再倒茶。就在他準備拿起新的一杯繼續喝的時候,似乎突然想到什麼事,便先將茶杯放下,「啊對了,」他轉頭起身走向辦公桌,從抽屜裡拿出一個包裹,交到你手上,「這個,你這次回去,可以幫我把這個拿給佳萍嗎?」
「這沒問題。」你說。
「這樣就拜託你了喔。」阿海接著這麼說。
「講這什麼話,這應該的啦。」你說。

﹝品涵,小豔﹞
「小豔~~妳明天報告可以借我看一下嗎?」
「幹嘛,缺少靈感歐。」
「對啊,想說借不同題目的來參考一下。」訊息迅速回來了。
妳接著手勢輕輕一揮,將明天要報告的檔案傳出去,「不用謝。」
「感恩。」哈哈,果真不是謝。
應付完同學的要求後,妳接著思考後續行程:既然報告已大致完成,那剩下時間也許可以來做點別的事情。
「幸福國度」,「勞動條件」,「產業」,妳用口語向妳個人助理,阿衿,輸入關鍵字,它立刻撈出不少結果。妳隨性找一篇進入,咦,是一組對話……
蓮座:又見面了,聲稱狼心狗肺的狼心。我們上次談及制度問題優先於個人或個體問題。
狼心:我猜,這次你也不是隨機而來。
蓮座:是,事件的主因若是過勞低薪,那過勞的背後又是如何?
狼心:不如先問,你覺得是什麼?
蓮座:如果依供需面來看,薪資與勞動條件的調高變好,通常是由產業對人力的需求帶動。反面來說,低薪和過勞,以及更多較差勞動條件,則代表對人力的需求並沒有多到促使資方競爭。
狼心:那是什麼造成人力需求降低?
蓮座:幸福國度的產業不若以往,從輝煌時代到今日沒能維持住發展。舊產業持續衰退或轉移,新產業動能不足,整體人力需求遂降低;另一方面,幸福國度目前勞動人口這兩三世代,少子化的情形還不嚴重,勞工供過於求,勞動條件便不易改善。
狼心:的確,面對今日情況,指向產業問題是最直觀的答案。
蓮座:而我從你話語中嗅出別的意味。
狼心:是,最直觀的答案,有時候未必是真正的答案,或者說並不是較後層的答案。
蓮座:哦?
狼心:舊產業衰退與轉移,新產業未能如期成長是今日情況的其中一個原因,但不是所有的原因,也不是後層的原因。
蓮座:嗯。那什麼才是真正的原因?
狼心:不只一個,這背後是多因素多方加成才形成今日結果。或許這人間事物的發展會帶出更多部分,屆時我們可以再來談及。
蓮座:嗯。
對話到此結束,妳稍微接收內中不多的訊息,然後將「產業衰退」告訴阿衿,開始搜尋:
「幸福國度進出口持續退步,連13季黑,退回8年前水準。」
「二十年來,幸福國度貿易量增長持續趨緩,遠遜於鄰近國家。」
「景氣寒冬,企業掀關廠潮。」
「舊工業區現成鬼城。」
「昔日股王,今股價跌落谷底。」
「振興計畫宣告失敗,電子業遭各個擊破。」
「影藝產業重心轉移,幸福國度不再是區域首要。」
「近年來人民最有感調查,過勞低薪,發展機會降低成首要感受。」
……
看來的確有這樣的趨勢。但妳同時也感到疑惑,因為曾有聽說在妳還沒出生前,幸福國度有段經濟奇蹟的時光。這中間到底發生什麼事?幸福國度的產業又為什麼會走到今日地步呢?嗯,看來這題目離完結還很遙遠,值得妳繼續追下去,同時其整體方向似乎有變得比較明晰了。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一章,潛龍出海
  • 下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三章,簡單錢淹腳目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