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3

分享

翻譯版本比較

經典文學作品常有不同翻譯版本,也會進行部分改寫。
譬如文學家林文月翻譯的基度山恩仇記就是改寫後的版本,她文筆好,所以讀起來也十分自然。大陸翻譯家鄭克魯是根據原作翻譯,長度達四本。齊霞飛翻譯的是流暢,但篇幅比較精簡。各自有各自的優點,年紀小閱讀改寫版本合適,但若體會大仲馬的文筆,原作翻譯版本較好。
以下是我上課時,讓學生讀基度山恩仇記同一段落,但不同譯者的表達 :

同一底色是意思相同,但使用不同文字描述

大仲馬當時是以連載方式寫下這部作品,金庸被譽為東方的大仲馬。在鄭克魯版本中也收錄他對大仲馬的文學評價-
金庸:我想是這樣的。以「偉大文學」而論,大仲馬與雨果的作品正是實至名歸。大仲馬能在世界文學史中佔一席地,自然並非由於他的小說中情節的離奇,而是由於書中人物的生動。能創造一個活生生的人物,是小說家極高的文學才能
如果順著這樣的說法,能夠儘量讀到原作者在人物刻畫方面的文字的翻譯版本,自然是更好的。
這是我長久閱讀後的體會,閱讀經典時,有時候了解故事劇情外,可以多觀察他如何以文字描寫人物,鋪陳氣氛,塑造場景。畢竟佔有一席之地的文學家,這是必備條件啊!
所以,別說經典文學不好看,多比較幾個翻譯版本吧!

清惲壽平花卉 軸翠幙盈盈歌舞塵。瓊華珠樹相嬌春。東風著意塗紅紫。肯負花前對酒人。甌香館擬北宋徐家畫法。白雲溪壽平。

分類:親子

在偏鄉小學兼任閱讀與作文教師,也在現代文學研究所進修中

評論
上一篇
  • 上課嘍~
  • 下一篇
  • 融入閱讀策略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