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同志回憶-初戀的那些爛事3

束縛 | 約制 就因為一句話,文字的力量就可以把人約束住,當時也可以選擇不在意那些文字,感情最後只變成了「因為當時說好的」,那其實這樣的存在早已沒有意義可言,如果人跟人的感情最後淪為需要用解釋出來說嘴時,那當時的那份情念早已不復存在。
「我去台北工作可以住你那邊嗎?」因為親戚的介紹,讓我可以去台北的娛樂公司開開眼見,也覺得剛好跟他是同一個工作圈。
之前,L把他的房間形容得美輪美奐,床邊有簾子,然後床頭有用腰帶裝飾....聽他說了一個晚上房間有多漂亮。
「我...我跟我前男友一起住噎,因為台北的房租很貴,所以我們兩個還一起住」L尷尬的回答了這個答案。
一起住,睡同一張床,L的裸睡習慣,可想而知事情是怎麼了。前男友這三個字要不要說白一點,我不是那個小三就是那個暫時的替代品。
「你上來的話,我帶你去認識我朋友啊....」嘩啦嘩啦地說了一堆,轉開了跟前男友同住一起的這個問題,然後說了一堆很美好的行程,說也想帶我去看看不一樣的風景。
然後,北上的這一個禮拜,我們沒有見到一次面
台北 台南 同志

默哀一分鐘

台北的打工結束後,我就忙著南下上大學了。
填寫志願時,一直猶豫不決,好狗屎運的我居然是全國排名第42名(這輩子第一次這麼光宗耀祖?!)想北上台北念書的我,又怕台北的生活費過高我會無法負擔,又不想在中部唸書,於是我就上了當時的第一志願去了。
那時候,我們大概三天一封簡訊,如果L打電話給我通常很匆忙,像是「我要工作囉」「我有事先忙」「我剛工作完 我好累我要休息了」
別人工作忙碌我也知道,所以我不會去硬逼著對方要跟我多講電話,就這樣直到了我住進了學生宿舍後的那一個傍晚,電話響起
「我要去大陸工作囉,我到那邊再聯絡你」就這樣一通簡短的電話,我都還來不及反應你就掛掉了。
那一年,我抽中了還沒改建的舊宿舍,公共廁所跟六人房共宿,一進宿舍有一股酸味飄來。
「嗯,是臭男生的味道」我心裡想。
室友會把洗完沒有烘乾的衣服掛在窗型冷氣機前吹乾,那股衣服的酸味就會飄滿整間房間,房間的牆壁很薄,四處傳來遊戲對打的聲音跟隔壁室友吵鬧的聲音。
這種舊型的男生混合宿舍現在只有懷念,有一個交誼廳,交誼廳裡有兩台舊式映像管電視,然後走廊的兩側最底就是洗澡跟廁所還有洗衣服的地方,馬桶還是那種日式蹲式馬桶外,洗面盆就像是部隊一樣那種一整條長條的。
最讓我到現在還不解的是,常常會在廁所的馬桶看到泡麵碗。有人說「在廁所吃泡麵最香」這點真的是讓我害怕。
開學的第一天,我就拿著牙刷去盥洗,已經是九點多了,我知道第一個禮拜可以不用這麼乖的去上課(因為是加退選週)所以我就避開了人群緩慢的走道廁所去。
「學長,請問那個L棟怎麼走」一個跟我一樣是新生的同學畏畏縮縮的問我。
「痾....我只是長的老 我也是新生」滿口泡沫的我笑得趕快辯解。
到台南的第一週,我沒有像新生一樣這麼勤奮地去上課,我點名完後就騎著車去遊台南了。 當時沒有智慧型手機,你只能用記憶來辨認一切的路。
「我今天騎車去吃冰.....」每天發生的大小事我都會傳簡訊給L,而這些簡訊就像是丟進電腦的資源回收桶一樣沒有回覆過。
「大陸收不到簡訊吧」「他很忙吧」總是替他找了各種理由。
大概兩三個月會收到來自L的一通電話,電話那邊快樂的分享他的工作內容
「我上次回台灣幫蔡依林做造型 ....」啪拉啪拉的說。
「上次?什麼時候」我驚訝又帶有點生氣的語氣問L
「上禮拜啊,我上禮拜回去啊」L很自然地回答了我的問題,口氣沒什麼不妥
「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我傳給你的簡訊你有看到嗎?」我有點失望的問他
「誒,好了 我去忙了 掰掰」 就這樣,一次一次的轉移掉話題,並結束了每次我的質疑。
是我蠢吧,就因為那兩個字「男友」我把自己約制住了,我在台南的第一年,校園裡有許多人,有一進大學就臉上寫著我來幹大事的那種學霸,也有那種一臉寫著「我要來擺脫處女好好談一場戀愛」的人。
而我卻是「抱歉,我有男友,生人勿近喔」。雖然我沒有讓任何人知道我的性向及感情狀況,但我避開了所有的社交場合和社團活動,努力的自己在這個炎熱的台南生活。
#台北  #台南  #同志 
分類:生活

同志生活|回憶|生活分享|昭和臭男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