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龍馬天下(9)刺客驚魂

蕪湖縣 城中 蕪湖 長江 葛香君

原來蕪湖縣城中統領軍隊的縣尉,竟然就是葛香君,她一個嬌滴滴的美貌少女,毅然扛起一縣百姓安危的重擔,錢天馭與岳之龍互看一眼,兩人皆感詫異。之後,裴靖客套了幾句,聊了些家常,很快地一個時辰過去,宴席已畢,裴靖命縣丞安排一間乾淨廂房,讓岳之龍和錢天馭住下。
岳之龍與錢天馭同榻而眠,此時兩人皆睡不著,秉燭夜談中,聊起葛香君一介女流治軍,肩負一縣百姓安危,不禁嘖嘖稱奇;聊到夜半三更,忽然一陣嘈雜擾嚷,岳之龍和錢天馭開門探查,見到縣衙方向一片火光沖天,岳之龍道:「不好,縣衙出事,恐怕有刺客要對縣官不利。」
岳之龍施展輕功,率先往縣衙奔去,錢天馭腳踏八卦方位,八極迷蹤步快如旋風,隨即跟上。
兩人到了縣衙門口,附近房舍皆已起火,錢天馭見一名蒙面人手持短刀,和葛香君纏鬥不休。葛香君胸前衣裳染血,顯然被短刀刺傷
錢天馭道:「葛姑娘,妳受傷了,我們來對付刺客。」葛香君纏鬥正到要緊處,一分神便會被敵人刺傷,她斷斷續續的喊道:「我......不要緊的,縣.......縣官大人危險。」
錢天馭急忙奔入縣衙,看到武夷寨的寨主王剛,正舉刀要殺縣官。錢天馭喊道:「惡人莫逞凶!」隨即腳踏中孚位,轉大壯位,再移大有位,他的八極迷蹤步形隨步轉,身法巧妙的移到縣官裴靖身邊,一把抱起老邁的裴靖,又踏了十幾個八卦方位,已逃出縣衙門外。
王剛正欲殺害縣官,好讓蕪湖縣失去發號施令之人,卻料不到錢天馭這文弱書生半路殺出,以巧妙步法把縣官救走,這一刀撲了個空,鏗地一聲砍在石板地上,黑夜中竟然激起一道火星。
錢天馭抱著縣官出了縣衙門口,見岳之龍和葛香君兩人圍攻蒙面刺客,以二敵一佔了上風,此時縣衙裡的王剛持刀躍出,一刀刺向葛香君後背。
葛香君正和岳之龍圍攻蒙面刺客,沒料到王剛突然從背後就是一刀,這招偷襲算得極準,岳之龍竟來不及救她。錢天馭見葛香君被王剛一刀刺來,焦急萬分,情急之下,把懷中抱著的裴靖一把丟開,腳踩巽位,轉既濟位,八極迷蹤步展開,瞬間移到葛香君身邊,此時刻不容緩,也顧不得男女授受不親,一把抱起葛香君的嬌軀,快步逃走。
王剛一刀偷襲不成,招式收勢不及,刀身直往前衝,竟刺到蒙面刺客的腰間,鏗的一聲,一把魚叉自蒙面刺客的腰間掉下,蒙面刺客被王剛所刺,停頓了片刻,岳之龍掌風呼嘯,一把扯下蒙面刺客的面罩,那張臉孔卻是水賊頭領「江十一」。
王剛對江十一說道:「只有你這種下三濫的水賊才需要蒙面,我王剛是閩國皇室後裔,殺人搶劫都得保持氣度,蒙面這種丟臉的事,我是不幹的。」
江十一道:「廢話個屁,岳之龍這廝掌法那麼厲害,還不過來幫忙。」
王剛這才舉起大刀,和江十一圍攻岳之龍。岳之龍掌勢如雷震電閃,應付兩人綽綽有餘,只是江十一身上泥鰍功滑溜異常,擊掌每每被滑開,甚難應付。
此次一戰,岳之龍知道只能以智取,他一邊打一邊移到江十一和王剛中間,出掌招式頻頻誘引,倏地故意露出身上兩大破綻,岳之龍露出破綻,王剛和江十一見機不可失,各從左右兩側,持短刀和大刀攻了過來;忽然岳之龍身影倏地往上一跳,江十一和王剛兩人攻擊撲空,收勢不及,只見兩人莫名地互刺,短刀刺中了王剛腹部,大刀則砍中了江十一肩頭。
王剛大罵道:「直娘賊,江十一你刺老子幹什麼。」江十一說道:「這岳之龍好狡猾,故意引誘我們互刺。」兩人本來聯手潛入蕪湖縣衙,要刺殺縣官裴靖,他們想著只要殺了縣官,則蕪湖縣群龍無首,就會不戰自潰,叛軍就可輕易攻下縣城;卻沒想到夜半行刺,遇到岳之龍和錢天馭。兩人一個掌法剛猛,一個八極迷蹤步神妙,當真難以應付。
王剛撫著腹部傷口,喊道:「裴靖你這狗官,這次有人救你,下次就沒這麼好運了。」說完和王剛雙雙躍起.,施展輕功越行越遠,逐漸消失在黑夜之中。
岳之龍打退了江十一和王剛,葛香君這才發覺,自己還在錢天馭懷中,臉上一陣紅暈,羞赧道:「錢公子,快把我放下,你這樣抱著我.....可......可成了甚麼樣子!」
錢天馭慌忙將葛香君放下,岳之龍隻手將裴靖扶起,這一夜刺客行刺甚是驚險,裴靖拱手道:「岳大俠,錢公子,多虧兩位相救。」
岳之龍道:「裴大人為守蕪湖城竭盡心力,保護您是我們分內之事。」裴靖還是連連拱手,表示感謝,說完便令縣丞延請醫生,為葛香君治打鬥所受的刀傷。
王剛與江十一既被打退,縣丞加派士兵守衛縣衙,岳之龍和錢天馭見情勢平安,便退回廂房安眠。兩人睡到天亮時分,忽然房門剝啄一聲,打開一看,見葛香君俏生生的站在門口。
葛香君一夜打鬥,胸前受創,雖然敷了刀傷用的金創藥,但失血頗多,一張俏臉已略顯蒼白。她逕自走進房裡,隨即坐到桌前,像是有什麼急事要說。
岳之龍與錢天馭圍坐到葛香君身邊,她指了指房門方向,做了個關門的手勢,岳之龍會意,隨即起身關門。
葛香君拿出一張宣紙放在案頭,紙上畫的是蕪湖城的地形,周圍還畫著布兵圖,錢天馭見他畫的布兵圖,最少以七人為一組,七個代表士兵的圓圈,或以直線,或以斜線相連,這些相連的圓圈旁寫有小字,有的寫著「飛龍在天」,有的寫著「亢龍有悔」,有的寫著「見龍在田」。
岳之龍出身江湖草莽,不懂行軍打仗,但錢天馭在石室中看過九淵秘笈中的兵法圖陣;看著葛香君畫的布兵圖,有似曾相識之感。
葛香君說道:「這是對付叛軍的布兵圖,除此之外,還要配合一個巧妙法子,才可以消滅叛軍。」
錢天馭道:「葛姑娘畫的布兵圖,以七人為一小陣,七七四十九人為一中陣,三百四十三人為一大陣,這種陣法七人組成一龍形陣,應該是「青龍七宿陣」對吧!」
葛香君美目一轉,盯著錢天馭問道:「公子也識得此陣?」
錢天馭道:「此陣我曾在一本書上看過,那本書叫做九......。」他正要將九淵秘笈四字說出,岳之龍從桌子的另一頭用力的踢了他的膝蓋,錢天馭吃痛,唔了一聲,就沒繼續往下說。
葛香君見錢天馭欲言又止,本想追問一番,但蕪湖縣大敵當前,她亦不想多費唇舌追究;她續道:「岳大俠,錢公子,小女子有一個剋敵制勝的法子,需要兩位幫忙,只是這件事只能我們三個知道,對裴縣官,縣丞,幾位師爺都不可洩漏。」
岳之龍江湖經驗豐富,聽葛香君話中之意,應是蕪湖縣城中,混有叛軍的「內奸」,因此這件克敵制勝的機密,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岳之龍會意的說道:「葛姑娘放心,我們兄弟倆決不會洩漏半句。」
葛香君道:「嗯,那我就放心了。兩位,蕪湖城依長江而建,所以我猜叛軍定會以戰船水軍攻城。」
錢天馭道:「蕪湖的兵少,叛軍人多,葛姑娘要如何消滅叛軍?」葛香君用手指沾了口水,在桌上寫了一個火字。
錢天馭自作聰明的說道:「我知道了,妳要用火攻。」岳之龍連忙摀住錢天馭的嘴,壓低聲音說道:「小點聲,隔牆有耳。」
此時一名黑衣人竄到窗外,俯耳偷聽葛香君等三人的對話,只聽見她說道:「這件事得麻煩岳大俠,先離開蕪湖縣城,然後......。」黑衣人正欲再偷聽下去,忽然一隻毛筆射出窗外,他偏過頭去,那隻毛筆力道強勁,射入廂房旁的樹林,射斷好幾根樹枝,接著岳之龍猛地破窗而出,對黑衣人劈頭就是一掌。「兀自鼠輩,竟敢在此偷聽。」
黑衣人戴著一張人皮面具,瞧不清楚面目;岳之龍掌風連連,勢如翻江倒海,黑衣人不敢戀戰;一個後空翻,潛入樹林之中,轉瞬間就隱沒不見。岳之龍正要去追,錢天馭奔出房門道:「大哥,不要追了。」
岳之龍與錢天馭回到廂房裡,葛香君便將克敵制勝的機密和盤托出,三人商量已定,只等晚上時辰到了,便馬上動手。
#蕪湖縣  #城中  #蕪湖  #長江  #葛香君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西遊密碼
  • 下一篇
  • 漫改電影-浪客劍心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