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三章,簡單錢淹腳目

﹝雄哥,阿雄,雄仔,雄伯,雄叔﹞
今天你又起了個早,這天要出門去買點菜。雖然你兒子常常託那個無人機送各種東西到你這兒來,但你有的時候還是喜歡去舊市場看看老朋友。這一趟更是如此。你一到就處處串門子,結果整個早上都在市場晃。除了買菜之外,一路上還收到各種熟人的贈品,肉燥啊、蔥啊、自製麵條啊這些的,最後反而拖著一大袋回家,還讓大樓管理員幫你拿上來。
「謝謝啊。」你把菜拿進屋後,對門口的管理員說。
「不會,雄伯,應該的應該的。」管理員向你致意後離開。
你把門關上,「門關上囉。」唉呀,關門語音總是提醒你門已經關好了,對你這樣的人其實還挺方便的。你接著將菜放到廚房和冰箱的各個位置,然後倒一杯水,回到沙發上坐著,休息一下,開啟螢幕播放新聞。
「真是不寧靜的一個月喔,開心市在今日中午發生一件嚴重意外。位於保庇街的一棟企業建築突然傳出爆炸。爆炸威力驚人,波及附近區域,造成至少6人死亡,20人輕重傷。其中6名亡者都是公司員工,經查皆是非法移工。
其餘20名傷者有4人較危險,包含一名受波及路人。根據現場消防人員表示,該建築內部構造凌亂,且混雜堆放大量未標示清楚之過期化學原料。爆炸原因仍待調查,但初步研判與人員疏失有關。經現場其他不具名移工表示,主管從未告訴他們哪些物質有危害,沒有標準化程序,只叫他們加這個加那個,多問問題便會遭責罵,因此員工從來不知道要避開哪些危險行為。對此,企業總部負責人今天也到現場,讓我們聽聽他有什麼說法。」
畫面接著轉到一個中老年人身上,先響起的是周圍記者的聲音,「請問一下貴公司有對員工做教育訓練嗎?」「為什麼你們沒有配置滅火機器人?」「請問一下你們怎麼通過消防檢驗的?」「員工表示他們接觸化學物質容器都沒有戴手套,請問你們有什麼說法?」「貴公司非法移工這麼多,要不要說明一下。」「化學原料堆放環境可能釋放毒素,你們知道嗎?」「貴公司有沒有SOP啊?」
只見畫面上那人平緩地回答著,「這個我們每年都會辦理教育訓練。」「滅火機器人剛好被借走。」「我們消防檢驗也都有通過。」「那個是移工自己亂來,我們怎麼可能教他們不要戴。」「這些物質保存良好,就不會釋放毒素……」
「好,不知道他的答案有沒有說服各位觀眾喔。另外根據回報,該公司申請的營業項目和補助也與實際內容不合。現在開心市府已勒令其即刻停業,同時要去追查,這間公司內部到底還有什麼問題。」
你在螢幕前看著,心裡卻有種悶悶不樂吐之不快,不只是因為前陣子軌道事故現在又工安意外,而是因為這樣的事情,其實之前都發生過很多次了……
三十多年前,你和同鄉阿年一起到城市打拼。
「我中午的時候再幫你多訂一個便當,我們這邊一起訂比較方便。到時候你再來拿。」阿年那天要出門時還特別跟你說。「好啊好啊。」你回應。
當天中午,你到現場,阿年和其他工人還在鋼筋鐵條上遊走,「便當放那裡,你自己拿。」在高處的阿年看到你來便朝這方向呼喊,「我知道。」你大聲回應,之後找到便當,隨便拿一個,就坐在附近吃起來。
在你吃第三口的同時,聽到又有人在吆喝著,「阿年啊,你那邊等一下到頂面做一做。」
「好啊好啊。」回應的是阿年的聲音。你抬頭一看,他和另外三個工人正帶著工具,跨過車子支撐的地方,移動到另一側做事。你觀察他們一會兒看沒什麼事,便回頭吃自己的便當。可就在你又扒了兩口飯之後,突然聽到一種機械式的摩擦聲,由小小的尖銳音開始越來越大,到最後好像要把整片地板都鼓動一般。之後更是人員激動地吆喝。
「不穩啦,會搖啦,快跑快跑。」
「你那邊快閃啦,啊,會倒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趕緊順聲音看去。只見支撐的車子歪斜一邊,上頭的載物不穩而傾塌,壓到阿年他們站的地方。附近鐵條一時鬆落,連帶阿年和其他三個工人都從高處跌了下來。
叮叮碰鈴碰叮叮鈴碰碰。
那人和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音,你一輩子都忘不了。
後來調查才知道,阿年他們當時根本沒有足夠的防護,那個地方也不是人應該過去的;建物使用的材料內部腐朽,支撐的車體也隨地亂停,指揮工作的人沒照規定,整個一切都偷工減料。事後,建築公司被求償要補償傷亡工人和他處被壓死壓傷的路人,整個工程因此停擺多時。後來終於落成後也總有很陰的傳言,相關幾個計畫的房子久久都賣不好,建築公司宣告破產。
然而阿年也回不來了,那個便當成為你記得他最後的回憶。剩下的,只有便宜行事還流傳至今。

﹝雅婷﹞
妳在辦公室坐,堆積如山的事情仍在不斷生成。不同的是放眼望去今天空間裡似乎多了不少人。
「是新來的實習生。」
「詩筠,等一下這兩個實習生麻煩妳帶喔。」
「妳們就跟在詩筠學姐旁邊,好好學啊。」
「好的。」
妳看了一下,新來的這群和妳先前帶的那個一樣稚嫩。幸好那個學弟經過妳帶一陣後,比較有能力處理一些事情了。妳最近還有收到他寄來的感謝卡,實體的,他說這樣比較能表達感激。其實還不只這個,再上一個妳帶的實習生也是一樣,後來找到新工作還特別請妳吃飯。看來妳對人們應該還不錯吧。嗯,希望他們都能順遂如意。
但說也奇怪,這次實習生竟然不是要妳或其他人帶。妳的工作是很繁忙沒錯,可這次卻請詩筠帶。她實際上沒比這些實習生大多少。當然啦,不用帶人對妳而言自然輕鬆,而且詩筠也算是個好人。誰管那麼多呢?
於是妳低下頭回到自己的工作。嗯,這款你們公司的產品介面,從用戶的觀點來看,目前的版面有太多地方會影響到同樣的設定和結果,應該是先前的人想到什麼就加什麼的後果。但這通常會讓使用者搞混,未必是什麼好事。上次討論說有必要把整個設定都歸在同一體系,或許只要分手勢設定和傳統設定兩種就可以。
還有,整個UI的顏色設定也太過雜亂。最好還是能做成一個系統的感覺,顏色與階層的分配。嗯,還得考慮到投影和螢幕的色彩會不太一樣這點,選用的顏色得在兩者上都有效果才行。空間立體位置也有些重心被干擾,這些可都是麻煩的工程……
妳思考著,然後,有一個人用一隻筆拍拍妳肩膀,「叮叮,雅婷,等一下到人資部門喔。」啊,是添哥,他總是用這種方式來先提醒別人,有點溫和,又有點專業。
「喔,好,我馬上來。」妳回頭說。
「沒關係,不用急,妳有空再去就好。」添哥站妳座位後頭說。
「收到。」妳回應,添哥微微對妳笑一下表示知道,接著似乎就去叫下一個人。妳雖稍有察覺添哥這次的笑容有些變化,可手邊工作實在太多,讓妳無暇多想只希望先把這件事解決。於是妳接著把既定計畫做些整理後,便從系統登出,帶上硬卡走出妳們辦公室,搭上電梯前往人資部門。
一會兒後,電梯抵達。妳離開電梯,穿過一段走廊,與一個神情特殊的人擦肩而過,之後來到人資部門。
老實說,妳每次到人資部門都有一種詭異的感覺。尤其是那種長廊光影和人資部門的色調,就好像這裡是不同公司。妳是出差到這裡來處理工作內容相異的事,然後妳的同事們還在樓下那間辦公室奮戰一樣。
帶著這種奇妙的感覺,妳踏進人資部門。眼前的辦公室和妳們那間比起來狹小許多,斜照進來的日光也帶著某種受箝制的感覺。
「來,裡面坐。」人資部門主管在內中遊走,一看見妳,便把妳請到一間小房間裡。
妳跟著她走,途中瞥見另一個類似小房間也有其他人,但內部情況不太看得清楚。
妳們最終來到那小房間內,人資主管把那房門帶上。
「坐。」她替妳拉出一張椅子。
「謝謝。」妳有點不安地坐上,同時,人資主管到斜對側的地方坐下。
妳們對視了一會,然後她開口。
「妳在我們公司多久了?」
「呃,大概一年多一點。」
「那公司的狀況妳了解嗎?」
「一部分這樣。」
「妳之前轉到我們新的UI小組對不對?」
「是。」
「那妳應該知道我們在對手夾殺下,其實公司營運很辛苦,已經有三個季度都虧損。」
「嗯。」
「所以最近高層那邊傳來消息,說要進行人事精簡。」
「嗯。」
「我很遺憾地要跟妳說,這一波裡面有包括妳們團隊。然後……也有包括妳。」
「嗯。」
……
接著是一陣沉默。
但僅在那數秒的時刻間,妳整個思緒已然經歷一輪完整的起承轉合:先是各種聲音在腦海當中持續湧現,而後諸多想法彼此糾纏。再來是那不斷構築的網路迅速膨脹到讓人整個心智都快爆炸。可最終,一切又恢復平靜,如妳在過程中外表所呈現的一般平靜。畢竟,這不是妳第一次處理類似狀況了。
「這什麼時候開始?」妳開口打破沉默。
「下一周,但妳不用擔心,我們會有多幾天可以讓妳收東西。然後我們實際的資遣日是再20天後,所以這期間薪資還是照付,只是妳不用再到公司上班。」人資主管這時候又呈現一種慈善的模樣。「妳也可以在這期間去找新工作。」
「好。」妳說。
「那有沒有什麼問題想問的?」人資主管這麼問,但一時之間妳沒能做出什麼回應,只能維持沉默。
「沒關係,有什麼問題妳可以問我們小姐。」她說完之後起身,將門打開,指向外邊辦公室的一個職員,「剩下一些離職事務,也是我們小姐在處理的,所以有問題儘管問。」
「好。」妳心想,這決定大概也不是那麼容易被推翻的,妳也不是那種會苦苦哀求的人,於是便不再多言。而就在妳起身準備離開房間之時,人資主管的腳步停駐在門口,「妳可以理解公司的決定吧?」
「不能理解又怎麼樣呢?」
「這是高層的決定,我不能做些什麼,」人資主管給妳一個官方式的笑容,「只能祝你好運。」
「我明白。」妳說,而她聽完後點頭離開。
妳隨後走出房門,到另外那位職員旁邊。
「這邊有一份離職申請表,然後還有其他一些文件,」她打開自己投影展示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填完之後再回傳,我們這邊就會把資遣費和一些東西傳給妳,這樣就可以了。」
妳從隨身裝置看一看文件,發現其中有些蹊蹺,「這怎麼看起來像自願離職申請書?」
職員停頓了一下,說,「喔,選錯了。」然後傳了另外一份文件來。
哦,選錯了。但妳不想在此多作文章,因此確認了另一份文件註明「非自願離職」後便離開。巧的是,妳回程途中,在長廊也遇到一個剛走出電梯的人。妳如妳先前那個人一般回去,而他如妳先前一般前來。
回到辦公室後,妳找到添哥。
「添哥,怎麼不是你跟我提?」妳還是認為這種事由人資宣布,有些情理不合。
「因為我也被資遣了。」添哥臉上有一抹苦笑。
「添哥你也被資遣了。啊這些高層到底在想什麼?虧損了結果把我們小組裁人,他們到底知不知道這年代UI/UX多重要。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些太差,才會讓競爭對手一直崛起……」妳一股腦地使勁著說,好像剛剛在人資那邊沒能說的,放到現在全都炸開來一樣。
「妳講的其實我都了解,」添哥先看妳一眼,之後看向辦公室遠遠的某處,「但高層說我們做的東西很簡單,隨便的人都會,而且太慢,太貴了,所以他們要把整個小組改組。」
「可是現在整組UI糟到一個境界,不像我們那樣紮實來怎麼可能做得好?」
「這我就不知道了。」添哥搖頭說。
「唉,」妳嘆一口氣,「那我們團隊現在剩哪些人啊?」
添哥在此先緩了一下,然後說,「聽說只剩高層和詩筠了。」
詩筠?剛畢業一年多的詩筠?妳環顧辦公室,找到詩筠,看到她正和新來的實習生說話。
嗯。妳回過頭去看向添哥,他神奇的表情就像肯定妳的猜測一樣。喔,妳全都明白了。妳全都明白最近實習生一直來的原因。妳也全都明白妳們公司在競爭對手不斷改善推陳出新,自身卻越來越衰退,UI/UX從來沒搞好,整間公司各種方面也一樣,總是不進則退的原因。
啊,可不是妳們公司啊。是妳們前公司呢。

﹝品涵,小豔﹞
妳坐在螢幕前,看著阿衿將它蒐集到的資料一則則呈現上來。
「全球要素均等化效果顯現,鄰近地區工資上漲,幸福國度商人四處轉進逐水草而居,恐再無工資低廉的鄰近地區可去。」
「萬年cost down,幸福國度企業的一千零一招。」
「產業發展遲緩,幸福國度在全球供應鏈恐逐步邊緣化。」
「觀光業坑殺遊客,殺雞取卵不手軟。」
「我在幸福國度創投的經驗,金主只在乎兩年內是否能賺錢。」
「原來這就是國內企業的售後服務,連保固都在凹,我下次不會買國產貨了。」
「我與外國企業打交道的啟示,最可怕的敵人是我們自己幸福人的超低價搶單。」
「品牌差別待遇,老顧客不離不棄被當北七。」
……
妳看著看著,慢慢地開始從這些資料裡面捕捉出某種規律、某種感覺。可轉頭一想又好像不夠,似乎需要更多的資訊。於是妳打開下一篇連結。咦?好像有點熟悉……
蓮座:或許這次我們可以延續上次的話題:如果幸福國度的過勞低薪往後推是舊產業衰退與新產業未起,那產業問題的背後,又是什麼東西?
狼心:你想從哪裡提起?
蓮座:就我所知,幸福國度的產業在過去一段時間裡,取得輝煌的成功,那究竟為何會發展至今日的模樣?
狼心:從何成功,從何失敗。
蓮座:願聞其詳。
狼心:就你所知,幸福國度當時的成功,原因為何?
蓮座:簡單來說,當時幸福國度搶進全球供應鏈的一部分:先進國家在國內勞動條件上升,與其他例如環保要求等變嚴苛時,將相對低廉勞力與高環境消耗的產業轉包給發展中國家。此時幸福國度很幸運地,同時也帶有大國角力的因素,在全球產業轉換中成為其中一個對象。
狼心:那當時會蓬勃興旺的企業模式,大概會是如何?
蓮座:先在產業鏈當中佔據低階代工的位置。這類位置進入門檻低,技術需求低,可透過廉價勞力、同一模式大量進行、快速擴展等方式降低成本搶入市場;同時藉門檻低好進入的特性,追逐熱潮,近利優先,運用各種小手段例如抄襲在所不惜,以獲取短期利益為最大目標。部分的企業在獲得足夠資本與技術後,可能轉化為自身品牌,但同樣不保證技術的高度。
狼心:簡單來說,怎麼樣最簡單地賺錢,最廉價地賺錢,就是那個時候的企業模式。
蓮座:是的,但這樣發展之後,主要因外銷而提高的經濟和人民生活水準,將會使勞動條件以及環境資源價格如土地和環保成本等提高,如此則類似競爭將逐漸不敵其他更低廉國家。相關產業將轉移到下一個地區,此時便需要提升產業價值,讓相似的競爭對手減少。
狼心:是,幸福國度在過程中,成功將加工出口業提升到電子科技業。但類似經歷的國家也都走往這一步,競爭同樣存在。這內中真正的問題,那我們所要提及的核心乃是:即使到達下一組年代,那種廉價賺錢,方向朝著最簡單賺錢模式的精神,仍然持續佔據幸福國度的主流。
蓮座:你的意思是?
狼心:賺最簡單的錢,因此一切只看短期利益,任何長期發展的潛力都不實際在乎與投入。只在有短利可圖時,再投入低價搶市,運用小手段打壞市場,殺自己人,撈一筆後離開;輕忽軟實力,因為這是表面看不出明確收益的事物;成本管控到品質出問題,商譽受影響,卻眼不見這些損失,只望見能省下的成本;視員工為成本與負擔,用更便宜的人力替代有能力的員工,卻失去有能者能帶來的好處;乃至壓低薪資影響員工產出與投入意願;品質不夠卻只在乎眼前利益;電子產品低規高賣;觀光景點高價打壞整體名聲;房東殺雞取卵;便宜行事行之有年等。這諸般種種,都是想用最簡單的方式去短期獲得最多利益,但長期來看整體利益卻減低。
蓮座:所以產業今日衰退了,經濟出問題了。
狼心:是。在那個年代,這簡單錢的方式,或許是他們當時成功的原因。但到了現在,當世界需要幸福國度提供更高價值的東西時,短視的文化卻無法提供這更高價值,於是便走到產業面臨問題之境況。依此脈絡,過勞低薪不只是產業衰退和新產業難成的果,同時也是它們的因。不在乎員工,那你就提供不出好的產品。
蓮座:有點意思,是果還是因?是果也是因。
狼心:是,看來你還旁通一些概念,不過在此也得明白一件事。
蓮座:什麼事?
狼心:那就是這樣的訊息和論述,在幸福國度幾乎是常識了。然而這也還不是事情的全貌,其背後還有東西,以及在這之外的其他。
蓮座:我想這又會是且待下回分曉。
狼心:是。
妳看著對話結束,同時將這篇文章轉到自己社群上分享。嗯,狼心蓮座,有點奇妙。妳開始記住這兩個名字了。過勞低薪往後推是產業問題,產業問題往後推是賺簡單錢,廉價賺錢的心態。但到此妳還是感到有些疑惑,難道這樣子會導致損失,那些企業老闆真的不在乎嗎?或者背後有更多其他因素,讓這種賺簡單錢的心態持續至今呢?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台灣  #政治  #社會  #小說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二章,過勞國度
  • 下一篇
  • 長篇小說 - 分裂的天空(贖名人版本)第一部分 - 第四章,環境與熱力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