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10

分享

【討論】RE:大峽隨筆life-在台灣,還有人不喜歡日本?

看到大峽的文章,讓我想起從國中開始的自我國族意識建構過程。我花了很多時間去探究政治意義上的「我」是誰,這段旅程到現在還沒有結束,未來我會發一篇關於「中國」意識建構的文章。
因為台灣主權未定論,所以現在的認同問題還是未解,成為政治上激化對立的棋子。但這篇不會討論那麼多,而是跟隨大峽的腳步,從國族認同的角度去探討台灣人對日本的情感。我的前提是,歷史發展基本沒有對錯,而是成王敗寇的邏輯支配一切,所以我不討論客觀上每件事的對或錯;但讀者們必須知道的是,我的認同會影響我的論述,這也是需要保有批判思考的原因。

國民政府 中國 日本 台灣 東亞

Photo by Tianshu Liu on Unsplash

政治意識與國族框架

大峽提到,在台灣有一部分的人,因為當時所受的教育,而對日本產生一種敵意,這種敵意是由於對二戰歷史的陳述。日本對中國的侵略,藉著國民政府的教育而傳到國人思想之中。
這裡可以看到:1)教育是很強大的武器,可以凝聚愛國心;2)國族認同可以建構,而且也是被建構的而非自然生成;3)歷史事實無法改變,但道德上令人厭惡的事情可以被認同形塑以致輕輕放下或大力抨擊。
至於這些影響大眾的論述是否是對的,各個時代都有不同的解讀,因為每個時代的目標不同、政治文化也不同。說實在,社會科學就是用不同的角度得出不同結論的學科,代表其實史實是中立的,不同的只是觀察者的角度。
在這個前提下所得出的結論是,不論喜歡或厭惡日本,這些意見都應該也會持續並存在社會上,甚至一個人的思想中。
我本人就是一個這樣的混合體。
不過,這種意識的出現,是因為我們都把概念扁平化了。上面有說到,歷史其實有很多不同的角度,經濟上、政治上、文化上、民族上、歷史上等等角度,才能構築出一個真正實質意義上的「日本」或「中國」。所以,我可以在政治上、歷史方面討厭日本,但我也可以在雙方的民間交流上傳遞真摯的情意。
然而,因為歷史進程與政府需要,對日本的關係被濃縮到政治中,服膺於一種情緒之下。因為當時的政治意識是繫於(疆域上的)中國的,因此在那片土地上發生的歷史、所受的屈辱,我們應該都要共感,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也共感了。再來,當時的國族框架是「中華民族」而非「台灣人」,所以我們很自然的會認為「大陸人」也是同胞,而我們的同胞之前被日本欺負了,這裡就衍生出來情感上辨別我者與他者。因此,我贊同歷史為政治所用的論點,但我不覺得評斷這種利用的道德對錯是必要的。
當歷史遠離,國族改變,政治意識轉變,也拜科技所賜,隻手遮天的論述並無法包住歷史的火苗,加上現在雙方交流的頻繁,台灣人普遍對於日本的觀感是正面的,但不代表歷史已經過去了。

對「中國」的愛與恨

何以見得?第一,時間上來看,二戰其實離我們並不遠,殖民歷史也是事實;第二,政治上來看,台灣跟中國的關係懸而未決,也會影響到台灣對其他國家的觀感(日韓尤其明顯);第三,冷戰基本上在東亞根本沒有結束
就像大峽說的,中國不是敵人,中共才是。與我們敵對的是政權,不是文化。這裡牽涉到的不只是「中國」是什麼,還有台灣人對於「中國」的理解與態度。承上述概念扁平化,大多數人都會直接將中國等於中共,卻忽略了中國的本質其實不是政治的,而是文化的
這裡有個很弔詭的地方,台灣一方面因為政治而討厭「中國」,一方面又以自己保存了「中國」文化與繁體字為傲。這反映出的便是對於「中國」的認知狹隘。
回到文章本身,這個問題導致了一連串對歷史的分歧、對民族與政權的分歧,甚至導致了台灣人與本身文化的斷裂,導致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從哪裡來,這也是我認為目前社會分裂的其中一個因素。然而,上面有提到,國族是可以建構的,就如同「中華民族」是被建構的一樣,「台灣人」也是對於「中國」各方面反感之下的產物:因為我們渴望知道自己是誰、渴望被區別、渴望有自己的民族意識、自己的國家。但我認為,就像反對黨的存在一樣,我們不能用「我們不是誰」去定義自己,而是要用「我們是誰」來表述。
因此,反對中國、逃避文化同源,並不是非常好的解方。國族的建構,是基於共同的歷史、共同回憶、甚至共同的未來,在二十世紀前半,台灣跟所謂大陸相依,受日本殖民,後又被「光復」,到現在的民主政權強化台灣認同、強化對本土疆域歷史的連結,是一種歷史論述,也是一種與現在的疆域中國不同的共同記憶,所以現在對於日治時代的緬懷與對日本的好感攀升速度之快、對於中共厭惡的轉移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要注意的是,歷史是中立的,也是對錯相依的,政治家會利用日本激起台人對「中國」的連結,也會利用殖民這種跟日本的共同記憶、利用日本與台灣的一貫仇中(共享情感),去拉高台灣人對於日本的好感與對「中國」的仇恨值。所以,並無對錯之分,只是政權需要而已。
對於對外國的仇恨,只要能夠團結人民,一致對外,我都覺得沒有不好,因為對於一個國族來說,向心力很重要;但是如果用這種對外國觀感不一而激化內部對立,我便不能苟同。

區別人民與政權、歷史與現在

大峽文章的留言很多都是為日本平反的,我相信人民的認知跟政府的論述或許存在巨大鴻溝,也相信那些真摯的情感是人性善的表現,不論日本對台灣存著怎麼樣的情感、或者動機為何,我覺得以一個「人」來說,接受到幫助,都要很感謝,不論在其他方面是否有衝突。有點是一碼歸一碼的概念。如果真的要說,在國際場上(特指疫苗外交)我是不認為有國與國的友誼存在的,但執政者要大家這麼相信,加上情感上的交流,大家自然不會深看一層。
但是人跟人之間,國民與國民之間,情感的連結是累加的,指數型的成長,所以對於日本,情感上大眾會多許多包容與喜愛,並外溢到其他面向。
我覺得吧,說厭惡軍國主義、說有反省、說日本人對中國人像德國人對猶太人一樣的愧疚,那也是不全可能的,哪裡都不可能,歷史的包袱該放下嗎?也許吧,但歷史對於建構意識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是為什麼二二八一值被瘋狂提起的原因。不過,社會真的什麼人都有,區分不完的,不用抱太大期望覺得所有人都會因此悲愴或反省,或者基於人道應該怎樣,即便是道德上極為正確的。所以我也很同意大峽說的,要知道自己接收的是好的那一面,同時也不能用此來無限上綱自己的情感。該感謝的感謝,該記得的記得。雖然時間上,歷史已經過去,但記憶上、情感上甚至教育上它不會過去。最重要的是,如果要這麼區分一個國家的人,那麼「中國」人也應該受到一樣的平等看待,畢竟,人民是無辜的,政權才是邪惡的,是吧?:)
感謝大峽在7/7發表這篇文章!拋磚引玉,讓我把自己的想法也寫下來XD
歷史不會被忘記,情感也會永存在心底。
然而人就是學不會教訓。
#國民政府  #中國  #日本  #台灣  #東亞 
分類:心靈

I live in Owl City, not reality; I do Sky Sailing, not sea sailing; I like Swimming With Dolphins and moor at Port Blue. 歡迎交流: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往年】與棒球男孩的青春極短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