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夢到的故事-5

小如不知道這段時間是怎麼過的,每天週一到週五,上學放學、工作室、回宿舍睡覺,週而復始,看似正常,但平日晚上睡前,小傑都會去找她,但完事後就會離開,感覺只是在做每天的例行公事罷了,唯獨週五下課後,小如會立馬回宿舍準備行李,去外縣市朋友家"避難"。
沒錯,因為週五傍晚,小傑會帶已轉校的林林回宿舍來,而兩人的房間就在隔壁,小如根本不想見到或聽到他們兩人的任何動靜,只好每個假日都逃難到各地請好朋友收留她,男性友人也會體貼的將房間讓給小如睡,自己找朋友湊合著一兩個晚上,小如對他們心懷感激,週日晚上再偷偷摸摸地回到自己宿舍,持續好一陣子。
一開始,小如沒有問小傑半夜找他的原因,私心以為本著供需原則,各取所需,僅此而已。但事實證明,小如沒有辦法這麼分明,所以就在某一天結束後,小如問他兩人的關係時,小傑總是笑而不答,或是故左右而言他的迴避這個問題,久而久之小如也不想再追問下去,就這樣放縱一陣子吧,總有一天,要嘛就膩了、要嘛他就真的會回來吧?
"你們明明就已經分手了,而且他還有那隻狐狸精了,為什麼每晚都還要找你阿??"初冬的夜晚,兩個女生走在人聲鼎沸的夜市裡,同學兼閨密的小涵邊喝著果汁,不解的問道。
可能他性慾強耐不住吧,哈哈"小如苦笑著說,其實也是自己犯賤,明知道這樣做也只會讓自己越陷越深,但也是耐不住寂寞與思念,甚至私心覺得小傑還是喜歡她的。
"為什麼要這樣傷害自己的身體呢?而且看你每週六日都這樣大費周章的往外跑,我看的都累了"因為這幾個月的奔波,已經去到沒朋友家可以去了,這週末只好約小涵到學校附近的夜市逛街。
"我也不想啊.....跑來跑去生活費都快透支了,但我就是不想看到他們嘛......"小如咬著飲料的吸管,悶悶地說著。
"唉...傻孩子,都這麼久了,該走出來了吧,離畢業還有一年多耶!這樣閃躲總不是辦法啊!"小涵嘆息道。
"......你說得對,只要我看不到他們兩個在一起就好了嘛!那我搬家不就得了!!"小如像迴光返照一般的抓起小涵手臂,嚇得小涵差點把果汁灑一地。
"唉喲你做什麼啦......冷靜一點!!你跟房東簽長約,現在搬走豈不是違約了,押金會拿不回來誒~~"
"喔.....對厚,沒有把押金拿回來,我會被我爸媽剝皮的"小如像洩了氣的皮球又鬆開小涵的手。
".....不然你換房間好了,起碼不要同樓層,這樣你至少不會被他們一舉一動干擾啦,而且你也不要再像深宮怨婦一樣,每晚等著皇上翻牌臨幸了"小涵心疼地說,想幫身旁這個鬱鬱寡歡的女孩找回原有的開朗笑容。
小如漾起一抹苦笑,感激的點點頭。
隔天假日一早,小如就馬上去找在管理室的房東太太,提出換房的要求,房東太太也很好心的幫她安排,而且不問理由,只要將原房間打掃恢復既可。小如找了兩位住附近的小學妹幫忙搬行李,也請她們不要張揚,很快的,在兩天內就從三樓換到二樓的房間了。
週日晚上,整理就緒後,小如請兩位學妹吃晚餐,當作謝禮。事後就各自回宿舍了。小如打開宿舍大門,往樓梯間走去,剛好小傑從樓梯上正要走下來,小如向小傑扯扯嘴點個頭,就側過身逕自往樓上走。
"等一下"小傑聲音有點冷。
"怎麼了",連兩天打包行李搬家讓她有點疲累,說話有氣無力。
"剛剛看到你的房間有人在打掃,裡面是空的,怎麼回事?"
"喔,我搬到二樓了。"小如故作輕鬆的說。
"為什麼?"寒氣逼人。
"沒有為什麼,只是不想跟你維持那樣的關係了,對你我,還有那個女生都不好"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再越陷越深了,小如只把原因說了一半,連那個女生的名字都不想提。
"看來我把妳想得太好了,妳已經讓林林受到攻擊而離開了,現在還處心積慮報復我,想讓我也成為眾矢之的,對吧?"小傑瞇起銳利的眼眸,冷聲說道。
"我?沒有啊!你誤會了吧,我只是不想再破壞你跟她的感情而已,哪有什麼報復不報復的?"小如被盯得渾身不自在,不自覺的縮了縮身體。
"哼!放心,憑你?怎麼可能破壞我們的感情,我也只是因為你欺負林林而在報復你罷了。"小傑扯扯嘴角,滿不在乎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我了解了"小如聽見心碎滿地的聲音,以為自己還有點希望,原來都是癡心妄想,還被誤會成如此不堪的人,任他糟蹋。"那這幾週的的"報復",也夠還了吧,以後我們兩不相欠,我也不會再煩你了。"小如張著滿是淚的大眼,看著小傑,扯著顫抖的嘴唇說道。
看著小如絕望淒楚的臉,小傑內心揪了一下。
"總之,妳以後少來惹我。"落下這句話,小傑筆直的往外走去。
大門落下,小如依然呆愣在原地,直到小傑的檔車發出低沈的引擎聲,才快速衝上樓,一進入房間,瞬間頹坐在地上放聲大哭,為自己的痴、自己的傻哀悼,也將自己破碎的心一片一片打包,埋在內心深處。
小傑騎著車,在外面漫無目的的遊蕩,冷冽的風不斷的颳,小傑一直不斷想著剛剛跟小如的對話,及她臉上的表情,像是在跟他道別似的。
可惡!他其實不是那個意思啊!!
長相俊美的小傑,擁有著吃香的臉孔、富裕的家世、幽默聰明的個性,通常都只有被女生追的份,在歷屆的男女朋友的關係中,他都屬於被動的一方,所以就算分手了,也不會太難過。
就算剛剛送去車站搭車的林林,像是測試他極限似的,屢次對他說,要跟某男同學出遊、甚至過夜,他也是秉持著無所謂的態度面對,對感情,他一向沒有看太重,開心就好,但對小如方才說的話怎麼就有點在意了?
"該死!我在發什麼神經" 嘖的一聲,小傑完全理不出頭緒,檔位一踩、油門一催,便隨著引擎的咆嘯聲駛入黑夜中。
從那天起,小如真的就如小傑說的,不再跟他有交集,找了份附近夜市旁的豆漿店打工,想將自己剩不到兩年的大學生活,用課業、工作來填滿,就算放寒假,也在家鄉找份打工來做,不讓自己有機會胡思亂想。
很快的,寒假結束。接近傍晚用餐時刻,夜市慢慢湧進剛放學的大學生,小如在櫃檯內忙上忙下,熟練地準備開店動作。
這間豆漿店在當地小有名氣,營業時間有分晚餐、宵夜及早餐時段,除非店長要求早餐支援,小如大多都負責晚餐或宵夜,也結交了一些一起打工的他校朋友。
"誒誒小如!下班後要不要一起去夜衝?"站櫃台的小琪就是她在店裡認識的,個頭矮小,長相跟聲音很可愛,是財法系的高材生。
"好啊!就我們兩個去嗎?"小如邊解開吐司包裝邊問。
"我會找我男朋友還有一位同班男生,他是我好朋友,你會不會介意啊?"
"怎麼會!認識新朋友很好啊!"小如笑著回答,避開跟小傑接觸的幾個月,小如心裡的濃霧有逐漸散去的趨勢,雖然因為同班還是有避不了的相處,但彼此都儘量避免太多的交流,即便同學約唱歌或聚餐,小如都刻意挑選離小傑最遠的位置,同學間都心知肚明,但也沒有說破,就這樣維持"表面的和平"。
唯獨有一次,阿廷約大家喝酒,小如不疑有他的去阿廷宿舍赴約,怎知現場除了小傑,還有許久不見的林林,讓小如一時不知道怎麼反應,只能硬著頭皮坐下。才開始林林就一副喝多的樣子,早早倒在旁邊,小傑也像酒醉了一樣一直逗弄林林,小如看了覺得非常刺眼,只能悶著頭威士忌跟紅酒一杯一杯的混著喝,完全不顧自己酒量差這件事。
混酒的結果就是被扛進廁所吐得昏天暗地、生不如死,小如覺得委屈到藉酒裝瘋的狂罵阿廷白目,實則是針對那一對他不想見到的男女,聲音大到當時還住在隔壁的小傑跟林林想不聽到都難。
待宵夜時段也接近尾聲,豆漿店的工作人員開始打掃環境、做打烊的工作,一群人有說有笑的邊整理邊聊天。整理中就看見拉下一半的鐵門有兩個人影鑽進來。
 "哈囉!你們等我們一下,快好了!"小琪朝他們揮手,就轉頭跟小如說。
"我男朋友跟朋友到了,快收拾一下,等等介紹給你認識。"
"好喔!"小如朝兩位男生頷首,就繼續打掃餐廳了。
鐵門拉下,大家揮手道別,各自離開後,小琪就拉著小如,蹦蹦跳跳的朝兩位男生方向過去。
"跟妳介紹一下,左邊這位是我男朋友,叫阿峰,右邊這位就是我的同學兼好友,小耕,阿峰小耕,這是我打工的同事,叫小如"小琪快速的介紹。
互相打過招呼,寒暄一番後,就坐上阿峰的車,往阿里山出發了。
阿里山啊......自從那次後就再也沒去了呢.........小如心裡想著,心思不由自主的飄向當時的回憶,雖然發生點小事故,但那個時候跟朋友們還有阿傑無憂無慮的玩鬧著,多快樂啊.............。
小耕坐在後座,看著身旁的小如,心裡有點怦然。小耕其實見過小如幾次了,因為小琪在這邊打工,小耕跟阿峰時不時就會來探班,不經意看見小如一頭波浪長髮勾在耳後,瀏海梳成一顆小包包在頭頂,浪漫中帶點俏皮,加上她熱情的招呼顧客、專注的製作餐點,臉上溫暖的微笑及可愛的梨渦,舉手投足間像是冬日的暖陽讓人感到舒服,對她的好感度也不自覺的提升..............(待續)。

嗨嗨~~~啊.......好想去唱歌,好想去逛街,好想去爬山跑步喔.......,雖然第三級延長是預料中的事,但我對微解封這件事抱持著懷疑的態度,雖然每日確診數量都有感的下降,但真的不知道有多少隱性的黑數尚未被發現,所以你各位啊!還是乖乖作好防疫工作,能注射疫苗最好,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期待真正解封,可以在外面正大光明的脫下口罩、大口呼吸的那一天,就這樣,掰。
#男女關係  #大學生活  #阿里山 
分類:日記

紓發個人生活,好事、壞事、爛事。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